月度归档:2010年01月

Going back to China

最近忙得我连更新博客的时间都没有,上班下班,还要忙着把一长溜list全都买齐。明天的飞机回国,我今天晚上还在完成最后的shopping任务。原本我是想用个中型大小的行李箱的,结果怎么都装不下,一大半的箱子全都被那些化妆品护肤品给占了。我只好联系朋友们,给她们说我只能去掉包装盒给带回去。再试着装箱,还是装不下,没办法,用了个很大的箱子装,问题是这个大箱子有一个轮子不灵光了。打算直接丢弃在国内,重新买个大箱子回法国。

晚上和老公还有他表弟在LE LOUCHEBEM吃晚饭,我们到得挺晚了,快十点钟了,可是还要排队等。我们好久没去它家吃饭了,看到那大盘大盘的肉可把食欲都勾上来了。这几天我俩因为肠胃不好都不敢在外面吃饭,总算好好大吃了一顿。回到家里半夜了,继续理东西,还有好多照片没挑出来resize完毕,今晚的任务就是把照片都处理好存到卡上,老公自从买了送给爸妈的电子相框之后就一直催我选照片,我硬是拖到出发前一晚才开始搞。

好了,其他不多说了。下一篇更新就将在中国了。

与peggy再聚巴黎

        从07年开始,我和Peggy保持着一年一面的记录。只不过,2010年的这一面大力提前了(言下之意,这一年里还得找机会再聚聚,反正巴黎卢森堡说远也不远)。这次聚会我们其实是早就定下了,去年8月底我俩一个电话粥就策划了十月份维也纳“私会”。大约过了一个礼拜,Peggy同学又给了我一个惊喜,他们订了印度歌舞Bharati在巴黎演出的票。维也纳分别后,期待了三个月终于盼来了再相聚的日子。而且这次不再没良心地“私会”了,携家属出席。Peggy早就发话了,要去吃地道的中餐,我列了一个单子,把我觉得好吃的餐馆都写下来了。结果,在巴黎的这几天我们就去了川外川吃火锅。是个啥情况呐,请看下面详细分解。

Peggy和老贝是星期六到的,第一顿晚饭就是火锅。大冬天的吃火锅就是爽啊。

继续阅读

十年

        回国前我的饭局很多,连老公都一起来凑热闹,约了他的好友来家里做客。他的这位好友Foued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也不见得有多奇怪,他有很多朋友我都还没见上,大家都忙,而且我们不管是登记仪式还是婚礼仪式都是在中国举行的,他没办法邀请他的朋友大老远去中国参加。很奇怪的是,老公自己和Foued都已经有十年没见了,他俩是初中时的好朋友,几乎天天混一块儿的哥们。老公少时搬家N次,那个年代都还没有网络,手机也都没有,联系起来可见有多困难。而且老公他是个到处跑的人,上了商校后又去日本读了两年书,接着跑新加坡跑泰国,最后跑来中国,所以和以往的朋友他几乎都断了联系。多亏了网络越来越发达,使得他年少时的朋友都一一取得了联系。

        他约了他朋友来家里玩的事两天前才跟我说,我是个懒主妇,能不动手则不动手,所以家里一年365天至少有350天是凌乱状态滴,这还是很保守的说法。于是今天中午起来后我俩还得先把家里大致收拾一番,起码把客厅里搞得有那点样儿。他朋友准时到达,初见面时感觉还挺腼腆,聊开了就发现也是个挺爽朗的人。十年没见,有多少年少的事可以回忆啊。他俩还翻出以前的照片来看,容貌都没什么变化。唯一的改变就是两人都发福了。F结婚比我们晚,可是已经有个2岁多的儿子了,很多结婚比我们晚的朋友都已经赶超我们的进度了,我们还不慌不忙地享受着二人世界。
继续阅读

La vie之1月21日

昨天晚上和yarui小妞煲电话粥煲到凌晨2点半,老公都看不下去了,说我们两个怎么像小情侣似的说不完的话。还凑到电话旁边来说:“Yarui,yan明天要早起上班的哦。”我们直接忽视他,继续聊八卦。于是国宝就没有任何悬念地诞生了,早上为了把那宝贵的几分钟为懒觉所占有,只好牺牲了梳妆打扮时间,擦把脸刷口牙就往车站冲,甚至都没时间挑衣服,直街扒上昨天的那套。这一天过得那个辛苦哟,站着都能睡着了。下班是挺早的,不过没回家补觉觉。和泰国好友约好一起吃晚饭。
我下班比朋友早,去电影院看场电影吧,最近没什么片子吸引我(这两个月的电影卡费都是白交的)。就在外面小逛一圈,逛得我自己又有罪恶感了。就那么一会儿又囤了一套CLARINS,从卸妆、洗面奶到早霜晚霜全买了,钱包里厚厚一叠刷卡凭据,这个月的工资基本上就这么刷出去鸟。囤护肤品这个坏习惯真不是一天两天能改得了的。最近烧瓶烧得我自己都不好意思把成果全亮出来,衣服没以往买得多,可是也已经9件入手了,靴子也两双了。护肤品化妆品我就更没脸提了,幸好有一大部分是要带回国的。这张“万能打折卡”简直可以说是祸害,像我自制力那么差的人要怎么去抵挡诱惑。
继续阅读

琐碎就是生活

        上个礼拜收到范晓萱来巴黎办小型演唱会的消息,同台的还有卢广仲巴奈,我当下就订了两张票子,打算近距离去目睹一下个型、低调的范晓萱。难得在巴黎有华人歌手来举办活动,对范晓萱的情感累积来自于我读初中时那支《稍息立正站好》和她改变造型和风格路线后的第一盘卡带。票子订好过了两天,我又发现这个周末我们没时间。正打算把票子在网上卖出去,小桃在QQ上问我是不是订了范晓萱的票,她也刚发现有演唱会,可惜已经订不到票了。那正好,我可以把票转让给她。于是就约了昨天下午见面。

        和小桃也是通过博客认识的,博上来往多年,现实中第一次见面。现实中的小桃比我想像中的要文气一些,讲话温温和和的,标准的江南女生。我昨天在6区上班,要回到Saint-Lazare这一站转车,所以我们约在老佛爷见面,顺便小桃她想买支口红和粉饼。我给她推荐了我钟爱的Dior,色系选择多,而且非常滋润。像我这种很少用口红的人,比较来说也还是用Dior家的频率最高。之后在附近的哈根达斯里吃冰激凌聊天聊了好久,以后巴黎又多个朋友出来玩了。
继续阅读

yupoo审核

国内的朋友经常flickr相册里的照片,今天我干脆注册了国内正走红的yupoo相册。发个代码验证一下我的blog。
5e57d0ad-e77b-4a99-97b6-8df650615ae0

刚刚试用了yupoo的相册,真强大,完全在拷贝flickr的风格啊。所以说,外国人怎么和中国人斗,他们出什么,在中国一定能翻版出什么来。

男人和女人的差别

人们经常讨论男人和女人的差别,
好吧,google果然强大,
以最直观的方式告诉了我男人和女人的差别在哪。

打开google.fr法国站,搜索“Comment convaincre”,中文意思是“怎样说服”。
搜索率最高的结果马上显示在头一条,google此时给出搜索率最高的是:
Comment convaincre ses parents d’avoir un chien” (如何说服爹妈养条狗狗)

继续阅读

南法的盛夏→朝圣

我不是教徒,老公也只是小时候受过天主教的洗礼,实际上他是个无神论者。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们带着凡人的心去体验一下朝圣者的心情。话说我并不知道从何时起我婆婆变成了一个虔诚的教徒,而且在南法时她和Alain聊得很投机,因为几个人中就他俩是信奉神灵的。婆婆所信笃的是Marie Madeleine(法语里以Marie Madeleine称得较为普遍,或者叫作Marie Magdala)。南法长假的第5天,我们陪同我婆婆去圣博姆高原(Massif de la Sainte-Baume)的La Grotte Sainte Marie Madeleine岩洞去敬奉这位传说中的耶稣他内人。
继续阅读

当妈的不能大意

        当妈的如果很大意,直接倒霉的就是孩子。今天发生的事也把我吓到了,一位妈妈推着婴儿车下扶手电梯,她根本就没用安全带把她孩子固定在婴儿车里,而且她下电梯的时候还不把婴儿车保持平衡,而是占了两格楼梯处于倾斜状态,结果她的小孩就一头栽了下去。只听到尖锐的喊声:“Noooonnnnnnnnn!!!”接着就传来了小孩的哭嚎声,幸好电梯下头有位先生挡住了小孩子,不然还要继续往下滚。当时几个保安就冲过来了,抢救起她的小孩,抡起婴儿车,扶起瘫软的妈妈。接着消防队员也马上赶到了,检查小孩有没有出事。妈妈和小孩都一直在哭,看得我好揪心哦。希望小孩没受伤,这位妈妈一定很自责。

打折进行时

        打折持续了一个礼拜,我一直都处于不温不火地匀速小败状态,天天上班虽没时间shopping,周末又不想出去挤;二来上班休息时间去shopping太方便,不过毕竟时间有限,所以今年的soldes收获积少成多。买衣服买鞋子其实倒已经买得没什么热情了,最叫我兴奋的就是发现化妆护肤品专柜的折扣诱惑。那是远比再多买一件衣服的感觉来得痛快。而且尤其是这一段时间的保养,加上很长时间停用粉底液,皮肤又明显感觉比以前好了很多。可见,坚持保养对皮肤年轻真的是有效的。不过同时又觉得,化妆护肤品行业有多暴利,尽管如此却还是心甘情愿砸钱下去,女人哪,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
        今天买的东西都不是给我自己的,是为回国做准备。多多见我买的碧欧泉礼盒那么便宜,便让我帮她也买两套回去,她的肤质和我不一样,而且我发现法国女人也是干性皮肤居多,适合干性皮肤用的套装卖得特别快。今天去L’OCCITANE专柜时经过碧欧泉专柜,看到有货跟上来,马上买入。自从我介绍L’OCCITANE给我妈和我姨之后,她俩也成了粉丝,所以每次回去都要运些东西回去。有目标就很迅速,午餐时间我冲进老佛爷彩妆护肤专柜,都不用研究,伸手就拿了去付账,这种shopping的感觉真好。女人的虚荣被钩上来,若是花的天上掉下来的钱就更爽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