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0 年 1 月 4 日

10年的第一篇流水账

        感冒症状一直拖拉着从09年陪我过渡到10年,直到今天才真的感觉有好转。这一个多礼拜和朋友、同事都不敢行贴面礼,怕传染给别人,就只有老公具有大无畏精神,不肯跟我拉开距离。我好像还是第一次感冒来得那么猛烈,擤鼻涕擤得鼻子两翼都发红蜕皮了,嗓子也哑了一个礼拜。在家就懒得开口,和老公打手势,结果他说我是个天才演员。

        今天昨天天气都特别好,可是晴朗的日子就特别冻。早上出门我赶车没注意,晚上回家才发现霜冻那么厉害,路上的积水都是冻得严严实实的,我还忘了戴耳罩,耳朵都快被冻掉了。

        昨天我又犯错了,在找洗衣球的时候没注意到佳能单反也搁在桌子一边,堆了太多的东西,连相机一起滑落到地上,只听到闷闷的一声喀嚓,我心都抖了一下,强烈预感相机摔坏了。赶紧趴地上,镜头直直砸在地面上,摔成两半了。把我那个心疼哟,这个颗镜头还是很久以前我送给老公的礼物,peggy研究推荐的性价比超高的小定焦。我把怨气出在这颗洗衣球上,还不是因为找它,摔坏了我心爱的礼物(说是送给老公的,其实我玩得更多)。还是老公淡定,就说:“没事没事,我们可以再买一颗嘛。”问题是意义不一样嘛,我心疼的是这个点。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