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0 年 1 月 13 日

谷歌是留是走?

        今天的twitter上满眼都是#google.cn的关键词,在百度刚被黑,第二天又听说google.cn有可能撤出中国的消息。百度被黑我是后知后觉,因为搜索引擎我一直都用google.com或是google.fr,百度的使用率只是偶尔到一年可能就两三次用来搜索一下音乐,至于google.cn也是被阉割过的版儿用起来都嫌没意思。可是人在国内时,不翻墙那是没办法看到外面的世界的。我们的和谐社会很巧妙,一方面要追求与国际接轨改革开放,一方面又要限制自由,朝着大中国的一个局域网奋力发展。

        昨天我告诉老公百度被黑的事,他显得挺不屑(这个在中国长久生活过的大网民实在很懊恼网络监管),说:“世界上最强的黑客是在中国,咋么中国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反而会被人黑》!”网民也很有意思,给咱中国的黑客取了个极具特色的名字,叫做“中国红客”。

        话说回google为什么有可能撤出中国市场,今天看到了它官方博客里发表的声明。表示他们有足够证据证明去年12月有受到来自中国内地专业性地且有针对性的强大攻击,目标是致力于人权活动者的邮件帐户。谁会对人权活动者的邮件往来感兴趣,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google终于忍无可忍了吧,所以说会重新考虑中国的问题。
继续阅读

三年后的重聚

三年多以前的照片

        三年多以前的十月,我们四个人第一次在巴黎相聚。昨天,四个人的再聚已经有新成员参加,就是可爱的小MAYA。去年四月中旬我和萍萍芥末还有小MAYA是在上海私会过啦,那时芥末妞子都还没成为准妈妈哩。不过我和老公还有萍萍夫妻俩一起聚会可已经有三年多了,以致于我们告别的时候还开玩笑说:“那咱们三年后再会?”
        本来萍萍一家是新年的时候要来巴黎的,推迟到了这个周末。昨天我提前下班,赶去蓬皮杜附近找他们。当时他们正在一家店里买衣服,她把电话给一店员,店员告诉我街名和街号,我就直奔过去了,顺利会师。9个月没见到小MAYA,变化太大了,扎着两个小辫子,一笑起来眼睛眯成月牙儿,超可爱。萍萍嘛,老样子啦,还是那么爽朗,见到面了就聊个没完。萍萍相公毕竟在中国也生活久了,在他面前聊天没有秘密,他会听懂的。他们俩是换个个儿,他老公很爱转各家店,萍萍倒是对shopping没很大热情,最后就变成他老公在店里狂看,我俩站一边私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