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0年06月

东京发回的报道

东京台东区的浅草寺前

今天傍晚人在原宿街头,这儿是年轻人的时尚装备淘宝地。

日本,我来啦~!

没时间更新博客,就是在自己博里踩个脚印,留个日本的IP。

今天傍晚到达东京,航班严重晚点,比预计到达时间晚了3个小时。以后都不敢坐美国的航空公司了,折腾人啊。本来还想到东京后还有一下午一晚上的时间可以先溜达溜达,可是这么一折腾吧也没那个精力了,吃完晚饭就在酒店附近走了走,逛了家药妆店,一走进去老公拉我都拉不出来了。荷包啊,要严重受伤了。

义乌

        第三天我和老公陪婆婆他们去义乌,家里人都叫我们自己开车,可是我在义乌不认路,而且我一直都很担心老公在中国开车太危险,这儿根本就没交规可言,所以还是决定坐大巴前往。中国人就是勤劳啊,法国人觉得8点半出发已经很早了,结果我们只买得到10点以后的票,10点以前的票早卖完了,去义乌做生意的人肯定都是最早的几班车。法国的早上7点钟街上人影都没见几个,我们这儿是热闹得不行了。商量了一下,虽然晚了一点,还是坐10点钟的车过去好了,尽管还得再等一个半小时。婆婆他们反正也不识中国字,特别怕热,哪儿空调开到最足就往哪儿钻,大候车厅里是肯定不凉快的,他俩就顾自走进了快客候车厅。得,里面空位挺多,我们就在里头耗着好了。

快客候车厅

继续阅读

端午

        回家第二天就是端午节,粽子已经吃了,大姨和我家保姆都有自家包的粽子拿来我们吃。我以为老公不喜欢吃粽子,可是那天早饭我妈让他尝了尝,他竟然非常喜欢。当然,喜欢也白搭,我又不会包,回了法国就没得吃,外面买的不好吃呢。阿姨们早已在石门槛的酒店订了个大包厢,全家聚会吃饭。本来三姨走不开,因为诺诺在这天动了个小手术。不过到了晚上看诺诺还行,而且在医院里也呆不大牢,她和姨父就把诺诺从医院抱出来吃晚饭了。
继续阅读

摘杨梅

        这次回家刚好赶上杨梅季节,前些日子总是下雨,气温偏低,导致杨梅成熟也推迟了时日。在家第二天我们就上山去摘杨梅了,兰溪产杨梅也是出了名的,去马涧山区的一路上都是杨梅摊。我还是在很小时候摘过杨梅,平时都懒得上山,买着吃就好了。为了让婆婆他们也体验一下摘杨梅的乐趣,全家人都出动了。中国人8点钟出门都算晚了,法国人嘛度假的日子能晚则晚,9点钟出发都还嫌早,最后定了时间9点15去酒店接他们。

乡村美景,坐车上抓拍的。

继续阅读

女婿和岳母的对话

岳父在拉板胡,女婿拍了video下来,转头问岳母:“妈,Yan会些什么?”
岳母不加思索地答道:“她一样都不会,就会吃!”
女婿大笑,加说:“还很会睡!”
他们自己笑翻了,留我在一旁挂一头黑线。

旅途

飞在阿姆斯特丹的上空

        在家两天了,时差倒得很快,今天就感觉正常了,晚上有时间来更新一篇,先说说这一路旅途情况。

        只睡了4个小时,15号大清早我们出发去机场。这次订的是KLM,去阿姆斯特丹转机。我的意思是转机时间留一个小时够了,阿姆斯特丹转机还是挺简单的。可是婆婆男朋友坚持要提前飞过去,一次差点误机经验让他特别谨慎,搞得我们要在阿姆斯特丹希普霍尔机场等了3个多小时。

继续阅读

情绪需疏通

        情绪不佳的时候,什么倒霉事都跟着来。昨天上午我急匆匆地出门,我叫老公帮我跑趟驾校拿一下7月份的驾驶课预约。之前我也不知道7月份什么时候会有空,现在知道了吧我们星期一一大早就出发了,星期天驾校关门,也就星期六可以去预约。可是我磨蹭到快错过一班车了,自己没时间过去。我随之一想,要他专门跑过去也麻烦,要不就直接打个电话过去吧。我边收拾包包边冲向门外,结果他来一句,说:“你就不能自己打电话呀!”我一下子就火了,其实我也很少发脾气,可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昨天就像灌了火药似的。“对,我是可以自己打,可是驾校电话我都没存手机里。这不快错过车了嘛,叫你帮我办件这么简单的事你就那么不乐意!好啊,以后别叫我帮你办事!”我甩门就走人了,一路上老公给我打了几个电话我也没接。

        火气下来后心情也没好起来,我去PARASHOP帮青青买一套NUXE的产品,在店入口的收银台旁边我心不在焉的,一瓶多功能护理油滑落出手,啪一声摔个稀巴烂,油渍溅满一地。我非常非常羞愧,给收银台的店员连声道歉。整家店没几个店员在,没人能马上过来收拾,我就没马上走开,怕有人走过来没注意到近乎透明的油渍还有一地碎玻璃。我想是这样想着,可是真的有个40多岁的女人快步走过来时我却没来得及拦住她,我已经张嘴想要告诉她小心,她已经朝后仰了,我没能扶住她,还是一屁股跌坐在地,裙子一边被油浸湿。我可内疚可内疚了,问她有没有摔伤。她还笑着跟我说:“没事没事,没摔着。”店员拿着大卷的纸巾冲过来,收拾残局,替摔倒的Madame做清理。收银台的店员唤我过去,轮到我付账了。在法国,商店里摔破了东西不会叫顾客赔,可是我实在是太内疚了,还害得其他人摔倒,我主动和她说,摔破的那瓶我会付钱,她还是笑着对我说:“没事,不用。”我道了无数次歉意。今天幸好是撞见都很和善的人,尽管我犯了错,人也没追究。
继续阅读

态度问题

        这一个礼拜只顾着跟连续剧,连老公都疑惑了,我怎么一点更新博客的热情都没了。再是,正做着回国的准备工作。朋友们把lists发给我,我正狂shopping呢,可惜没到大打折。今天中午我又抽时间去完成那一溜list,非常迅速地在L’OCCITANE和DIOR囤了需要带回国的东东。多多让我帮她带和我同一系列的Dior的粉底和散粉,她皮肤超白,都要首号系。BA说这一系列的粉底是2开头的,最白了。我说没关系,就拿最白的给我。我看也没看就付了帐,出来后我想想不妥,把粉底拿出来一看,我用的就是这一号色系,可是多多比我白多了。于是联系上多多,她说还是给她换其他系列的好了。我就马上跑回去换了,人家一点都没烦,还说这是很简单的事,换好了后微笑着说再见。这服务态度,叫人绝对还想再光顾啊。

        再看看SWAROVSKI的店员,那档次真叫人火大。思佳和多多分别叫我帮她们带一个经典款小熊和心型吊坠,走进店里,全是游客,店员有4个,个个都板着个脸,跟谁欠了她们似的,法国女人很多都如此,非常叫我看不顺眼。而且招待了这个就走掉做其他事,一点都不体贴顾客。我瞅准了一个有空了,上前打招呼Bonjour,人连回声bonjour都没有,这是在法国最基本的礼仪啊。我暂且当她们一天到晚面对大堆游客心烦就原谅一下:“请问您还有小熊吊坠吗?”“没了!”“那有和我一样的粉色心型的吗”刚好我今天戴了这条项链,指给她看,要和我这条一模一样。“有!”她接着给我拿了个白色的,我强调:“我想用粉红色的!”她连声道歉都没有,换给我另一个盒子,我打开一看,是大红色的。很久以前我买的时候我特喜欢粉红色,可是现在看看发现红色更正,我本来想我给多多拿主意,买这个颜色好了。可是我必须再给店员强调一下,她拿错颜色了。没想到她瞥一眼,继续她手里的事情说:“没拿错,是粉红色!”我又不是眼瞎的,两个吊坠颜色差别那么明显。如果她是瞎了眼的,那我还能原谅她。瞧那态度,我根本就不想买了,拽什么拽,又不是就你们一家店而已。若不是我赶时间,我都要叫她们上司了,这是对待顾客的态度吗?NND我把盒子扔在柜台上,走人。

在巴黎申请日本签证

        今天下午去日本使馆领来了签证,3个月有效期,根据我所申请的出入境时间就只给了15天的逗留期。不过反正给多了也是浪费,我们就是计划去玩一个礼拜。我们俩磨蹭来磨蹭去,一直想去日本玩,却挑了个最不好的时机:欧元因为希腊信贷危机爆跌,想想我来法国那会儿欧元和人民币都1比11了,如今才1比8.3上下。现在出欧元区旅游真不划算。夏天又正是旅游旺季,再加上上海世博,上海和东京之间的机票便宜点的都找不到,最便宜的机票我俩买到的都要800欧了。加上巴黎到国内的机票,我俩这次出游光是在机票上就折损了一笔。其实应该订巴黎直接去东京的机票,那反而便宜一点。我也想过直接从国内网站上订票,很多特价机票网站查过了,便宜点的票折合成欧元都超860欧,欧元跌得真不是时候。东京的消费不比巴黎低,金贵的地价让看得上眼的酒店价格都在每晚70欧以上。那种很便宜的抽屉式卧房我是绝对不要住的,看到法语网站上都把它叫做capsules还把我俩笑个半死。我是地理盲,订酒店这个事就由老公处理了,我们订了家很靠近东京市中心的酒店,房间是小小的,不过照老公说,像这样的都已经不错了,我们也不可能每晚花个2、300欧住酒店吧。日本的这次旅行只一周,机票加住宿再加一日三餐饮食(我俩价值观都挺一致,出去玩就不能省,要玩得舒服玩得痛快),最保守的估算我们的费用也已经达到2000欧了,还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管住自己荷包,别狂买东西。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