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0年07月

Dumpling原来不是饺子

        昨天晚上去yarui家聚会,小两口特别有心,最后一站旅行地点布拉格回来还给带回来当地的特色,请我们一起去尝尝。我和老公本来打算傍晚5点出发的,网上查了一下交通状况,吓死人鸟,这一天是橙色警戒,度假热潮正走向高峰。我们晚了一个小时出发,刚开进巴黎环城路Porte de Bercy口老公就大叫:“什么?!去Porte d’Auteuil要57分钟!!”与其在BP上堵着,还不如穿巴黎市区。老公很果断地下了BP,我在iPhone上一查,避开市内堵车的街道。运气很不错,而且一路基本上都是绿灯通行。去yarui和xin家聚会老公现在都有点怕,她们家住得离市区实在是太远鸟。路上他就在说,下次能不能直接在巴黎找个餐馆吃个饭就好。我说人家大老远带东西回来给我们吃,你还那么多废话(开车的人不是我,估计换成是我我也要抓狂)。一个半小时后总算到达。xin和seb随后也到了,我都大半年没见干女儿了,小人儿出落得越来越可爱越来越漂亮,那一头柔软的自然卷越发衬托得像外国小孩。回家路上老公也说Ania混血混得太有水平了,特别可爱。
继续阅读

昂贵的电影

昨天一大早9点多就被yarui小妞的电话给吵醒了,我说:“你疯了吧!我休息的日子扰我睡觉。”电话里她贼激动:“小妞我回来啦!!周五晚上来我家聚会!”“我大脑还昏睡中,不能思考,等我醒了再给你回电话。”我睡到中午打电话给她,除了确定周五晚上的聚会外,我也想见她一面,半个多月没聚了怪想她的。她说刚旅行到家太累了,被我引诱出来看电影了。我本来想去看《南京南京》的,她说要看《Toy Story 3》的3D版。我反正都无所谓看哪场的,就由她决定了。我本来就不应该相信她,这人龟速啊,我都已经在路上了她电话来说赶不上两点多的那场,于是她忽悠我看4点钟那场,改道先去desigual逛逛。再去电影院时发现4点钟那场并不是3D,她认准了非3D不看,我们就临时决定看《The Last Airbender》。前两天我和老公在我们家这边电影院看3D,终场时想把3D眼镜还回去,结果被告知眼镜是留给我们自己的。我昨天还特地带着这两副眼镜去,Les Halles电影院不能用这种眼镜,原来还分那么多种技术啊。每人花1欧租两副眼镜就进去了。

就是这两副3D眼镜,看来只能在我家这边的电影院用。

继续阅读

Aquarium de Paris

        上星期日中午和刚认识的俩同胞聚会吃饭,地点定在福源丰。发起人lijun想得特别周到,还事先预定了它家的左宗棠鸡。刚认识lijun的时候很好笑,我以为他是华裔,他也没认为我是中国人,互相说法语。有一次在传真机旁边我看他在鼓捣着不会用,被我瞄到他正准备发出去的信上签名是中文名字,我连忙问:“你也是中国人哦。”同胞这才相认。然后每次经过他那边,我总看到他泡茶喝,他常问我要不要。吃饭时liujia美女也说起她总看到他喝茶。liujia美女呢是lijun介绍认识的,我们肯定有擦肩而过过,因为互相都觉得似曾相识。吃完饭没急着散,决定一起去水族馆。饭前老公打来电话问我们要不要去香街看环法,我想肯定人超多的,现在不太喜欢挤热闹了,不想去看。不过我们还是没能躲过终点赛的封路,因为lijia美女提议骑Vélib’去水族馆。
继续阅读

世博会

        世博会开幕时老在开心网上看惊天动地的帖,世博以肉博闻名,我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当我们到达上海后,老公非拉我去逛世博,他说都已经到人家大门口了(去日本前一天傍晚到达上海)不去走走实在说不过去,反正就是去体验一下气氛也好。酒店里有个柜台专门提供世博会的咨询,我们在那儿问到地铁哪条线过去、从几号门入最方便(我现在也不记得我们是几号门入的了,大概就是世博园区的南面)。出了地铁站后先找售票点,我滴妈妈呀,光是去售票点就得走那么多路,那时我们根本就无法预知在园区到底大成什么样。
继续阅读

锡婚

        我们可还远没到庆祝锡婚的时候哇,上周日是去法国北部皮卡第地区参加老公的表哥表嫂的结婚纪念日。上周六天气都还挺凉快的,周日突然爆热。我们走得太匆忙,我把防晒霜给忘了。老公说,反正是往北方走的,过一会会儿太阳就在我们车顶了。结果太阳是一路挂在副驾驶车窗旁,晒得我右脸右臂通红。傍晚又一路照着我回到家,我后悔不迭。话说我们准时到达表哥家,聚会设在他们家后花园,表嫂家那边的亲戚我好像都见过,就是记性太差,老记不住他们名字。老公家这边的亲戚也就这几个,老熟了。他阿姨又一一把我们介绍给他们自己的朋友,最怕就是聚会时的吻面礼,行得我晕头转向。老公外婆也在,2个月没见老人家,感觉她清瘦了些。当时和外婆bisous的时候看到她花白发间有很多黑点点,脸上也有,还在想这些煤灰哪飞来的呢,后来才知道那其实都是写小飞虫,聚会从头到尾我都在不停地拍走脸上身上的小虫虫,痒得难受。

继续阅读

和阿九聚上了

        我已经被人冠上成天吃喝玩乐的罪名了,可是文采太有限,给日记命个名都是件困难事,还是继续以“聚会”为题吧。今天会的是阿九,早在我回国前阿九就联系我了,还怕我刚好在国内聚不上,一算时间她在我回巴黎后才来,聚会就这么定着了。阿九指定去福来居吃中饭,自从去年11月大聚会后阿九对它家的菜念念不忘。我起得有点晚,换A线等了大半天不来,本来还能准时到的结果要比12点的约晚个十来分钟,我连忙给阿九打电话,她说正要给我打呢,她要大迟到呢,还正在进巴黎的路上,准备逐个给聚会的人打电话通知。我就放心了,就慢慢来好了,到了Les Halles还一路逛过去,到饭店后正推门进去就有人问我:“你也是来见阿九的吧?”“对对!”我猜她就是阿九和我提过的Avec KM了,她们是战法老战友来着,她儿子真可爱哟,和阿九家小珈米差不多大。坐着闲聊,先等来了大聚会上见过的红猪,我还是没办法把这么美滴人儿和这网名联系在一块。阿九带着小珈米好不容易才找到饭店,此时已是午后1点多。我们在她赶到之前先点好了菜,我没把她念叨着滴干锅肥肠忘掉。我以为阿九父母也一块儿来,占了店里的一张大圆桌,原来就我们4个大人,这也好,坐着开。4个人里她们都已经有小孩了,就我为了第一个小孩还在做思想工作。聚会照片我一张都没有,阿九带了单反来拍了几张,到时候就等她更新吧。
继续阅读

又和peggy聚会了

        Peggy和他家老贝是名副其实的行动派,话说上周末我和Peggy煲电话粥时还说着秋天聚会的事,眨巴着眼睛过了两天老贝在facebook上联系俺了,说他们这周末来巴黎。我啊啊激动了大半天,本来还觉得挺遥远的事突然就在眼前了。和老公说起周末聚会的事,结果他提醒俺说这周日咱不在巴黎,要去法国北部他表哥家,早在我们回国前他表哥表嫂就邀请我们了,咱没办法临到周末取消。所以和Peggy同学商量了一下,就定在星期六晚上一起吃饭。Peggy想得特周到,因为她给我运来一批书,为了方便拿给我,她把酒店定在了我们家附近,她说已在网上查过了,距离2.7公里。他们周五下班后出发的,我没有多少距离概念,总觉得巴黎-卢森堡开车少说也得5、6个小时,没想到3个小时的车程,早知道把他们的星期五晚上也预约下了,而且我有强烈预感他俩在附近的餐馆集中地解决晚餐,今天晚上从他们酒店去我家路上经过那儿,我对Peggy说上次我们马赛回来就是在这儿buffalo吃的,同学相当激动说:“对!!难怪我觉得特熟悉呢,猜就是这儿。”3个小时的车程把我和老公也激动到了,那下次咱俩来个突然行动,去卢森堡找Peggy他们玩去,这一下子离我们上次去卢森堡玩都已经3年了。
继续阅读

在家的日子很幸福

        这次在国内呆两个礼拜,可是陪伴爸妈的时间真的很少。我就更舍不得抽时间去外面,本来我俩很想一起回趟宁波的,可是婆婆他们在的时候已经占去了不少时间,我们就想在家好好呆着陪我爸妈。即便是没有特别的活动,就在家里坐着看老妈绣十字绣,吃个家常饭,看看广告多到叫人抓狂的电视,过后再回想起来这就是天伦之乐。人越长大就越觉得,在父母身边的日子好幸福。

十字绣的主力军是我妈,但是老爸也经常帮忙绣几阵,尤其是拉线绣字什么的都是老爸的任务。

继续阅读

回老家

        在国内一个多礼拜后婆婆和她男友先回法国,金华有直接去杭州萧山机场的高速大巴,我让老亨头帮忙买了票。老公陪着婆婆他们,我自己一个人去金华取票,和老亨头一起吃中饭。正是梅雨季节,也麻烦去其他地方了,就近在他公司附近的必胜客里吃。来了法国后我就吃过一次必胜客,吃pizza有那么多选择,必胜客的pizza实在是不合我口味。但是国内的必胜客口味不一样的,况且也好久没吃了,想当年我和老公在宁波的时候经常在必胜客里喝个下午茶看个书读个报的。以前吧我不吃蜗牛,后来喜欢上吃蜗牛之后却没在必胜客里尝过。这次就点个来试试,肉质感觉偏老,让我怀疑是田螺。还有一块“小心烫”的牌子,也让我新鲜大半天,上了pizza之后两块牌子都对着我了。


继续阅读

俩小妞的午后

        上个礼拜和yarui一起shopping时都给相公买了衣服裤子,请允许我再表扬一下咱,soldes先想到的是给老公买衣服。买了后结果不合身,yarui说今天去退衣服,我俩就约好了再聚聚。她本来是急着赶回家的,要去邮局取挂号信。想到她接着就旅行去了,我实在不舍得就这么放她回去。便给她安排了一下:挂号信明天早上取嘛,今天下午就咱俩过了,先去看场电影,再去吃拉面,顺便去3区买点东西。我知道小妞她想吃拉面想了好久了,我就这么把她给引诱牢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