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0 年 7 月 22 日

锡婚

        我们可还远没到庆祝锡婚的时候哇,上周日是去法国北部皮卡第地区参加老公的表哥表嫂的结婚纪念日。上周六天气都还挺凉快的,周日突然爆热。我们走得太匆忙,我把防晒霜给忘了。老公说,反正是往北方走的,过一会会儿太阳就在我们车顶了。结果太阳是一路挂在副驾驶车窗旁,晒得我右脸右臂通红。傍晚又一路照着我回到家,我后悔不迭。话说我们准时到达表哥家,聚会设在他们家后花园,表嫂家那边的亲戚我好像都见过,就是记性太差,老记不住他们名字。老公家这边的亲戚也就这几个,老熟了。他阿姨又一一把我们介绍给他们自己的朋友,最怕就是聚会时的吻面礼,行得我晕头转向。老公外婆也在,2个月没见老人家,感觉她清瘦了些。当时和外婆bisous的时候看到她花白发间有很多黑点点,脸上也有,还在想这些煤灰哪飞来的呢,后来才知道那其实都是写小飞虫,聚会从头到尾我都在不停地拍走脸上身上的小虫虫,痒得难受。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