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0年11月

路考

昨天中午在驾校集合,由一教练载着我们几个考生去Maisons-Alfort考点。
天气挺好的,难得的露脸的太阳,但是对路考来说并不是个好天气,阴天最好。
快到目的地时,教练把车停一边,给我们再简单过了一遍车外装置的介绍。
考试出发点已经有其他2个驾校的人在等着了,气温很低,等候室就是个很简陋的铁皮小屋,连扇门都没有。
我们干脆就坐车里等了。每个人都是花了大把的钱来考试的,就是这么个条件,汗!

快到点了,4、5个考官一起走过来,大家赶紧下车,各驾校的教练一一和考官握手问好。
因为我们几个都是第一次考试,对考官不了解,不知道最严格的M.Corse是哪个人。
派给我们驾校的考官有点年纪的,他坐进副驾驶位前对我们说,他现在核对一下材料,
完了他会叫第一个考生上车, 其他人在铁皮小屋里等着。
等待过程显得挺漫长,而且实在是很冷,手脚都冻得冰凉,早知道我穿羽绒服去了。
继续阅读

考前练习

        10月底在第28个学时上做了模拟考试后教练说可以预约考试了,我就一直在催驾校秘书给考试日期,说会给我马上约位置,叫我别急,可是我没拿到convocation就是放不下心来,我也不能干等着等考试日子,这中间肯定要继续学,每个礼拜2小时磨蹭到上个礼拜一才给我convocation,就约在这个礼拜考试了,而且考试地点换了,今天作为考前的2个小时突击练习,教练带我专门在考试地点转悠熟悉。发现那边有好多处陷阱:巴黎很多大圆盘内是没有优先权的,相反地要让行给右边入圆盘者,今天练习时我入了个圆盘就没出让优先权,因为我根本就没注意到这个小圆盘内竟然也是没有优先权的;某接近T形交叉口教练叫我左拐,待我要拐弯的时候才发现与我开出来的街道近乎平行的地方还有一条街,而我需要左拐进去的就是这条,这样的情况下我必须要挂回一档,左右顾到死角以最慢的速度拐进去;还是T形路口左拐,只不过是在大道上,平时练习的时候都会要求开到底再狂打方向盘往左,而这个路口却要马上向左倾斜开过去,因为正对面是条实线,禁止过车,看到虚线再撵过去;上高速时我总是有点紧张,因为巴黎近郊的高速路段实在太繁忙,况且我要考试的地点所在地高速路口非常之变态,加速带很短不算,左边还筑有一道与车身差不多高的围墙,完全看不到高速上的车况,所以在这儿入高速不能马上踩油门,相反在快入道时要踩刹车,见准时机油门踩到底插进车流里去,实在叫一个惊心动魄。练习完后教练跟我说,有些拐弯我太过谨慎而把速度放太慢了,对别人造成危险,还有我的状态太过亢奋,考试过程中还是要冷静点,可以更好地分析路况。
继续阅读

6 Years in France

        在法国整整6年了,与家人的离别、到另一个国度的新鲜、从零开始打拼生活的努力,这一切的一切都历历在目。这一天也是我们的纪念日,过了暧昧期正式成为男女朋友8周年的日子。第一年在法国的生活感触颇多,不论是生活的环境,还是语言的沟通都是一个颠覆性的变化。在父母的万般呵护下长大,不知柴米油盐酱醋茶,如今在异国他乡才真正开始学着独立。老公逢人就讲我太依赖父母,没经历过磨难挫折的娇娇女。我看他是没见识过真正的娇弱女子。不过这6年的成长,我是真的比原来更独立坚强,说这句话我并不惭愧,除去父母对我们的帮助,我俩也算是白手起家。对于法国年轻人来说,能在巴黎这样一个地价昂贵的地区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是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而我们在短短的2年半内也做到了。坐在这个不算小的家里写这篇文章,竟也很怀念我们初到法国时的那个蜗居,小小的40来个平方承载了我们太多太多的感情。我很知足,所以我容易快乐。

不能陪在父母身边是我最大的遗憾,父母放手让我追求自己的幸福我深深感激,也懂他们那笑容后面的心疼。费了大半天劲终于办好了签证他们却忙得只有拿一个礼拜时间陪我到法国,无非就是想亲眼看着我安顿下来。

继续阅读

Tokyo Love 第六回-新宿都厅

        东京也有座“双子塔”,就是新宿都厅(The New Tokyo City Hall)。我们慕名而来,是因为在它的45层楼设有观光厅,可以360度欣赏东京全貌。这里可是东京都最高行政机关所在地啊,却设有随便出入的观光点,而且还是免费滴。我们是从新宿高速客运总站直接步行过来的,沿路走走停停,还被淋了一场雨,这东京的天翻脸没比巴黎的慢,说下就下说停就停。

这两座共48层高243米的双子楼相当气派,看过介绍才知道设计者是参照巴黎圣母院相似的设计,我就说嘛日本人也是相当哈法国的。

继续阅读

Tokyo Love 第五回

        从老公的母校出来以后,我们要去新宿。正是中饭时间,先把温饱问题解决掉。上智大学大门附近的桥对岸就有一片饮食区,当年老公常喝他同学来这儿吃饭。这回他领着我觅食来了。


继续阅读

Ya家流水本

早就想写博客了,可是一屁股坐在电脑前就开始看连续剧,一拖二拖我也不知道该写什么了。
日子仍旧过得飞快,除上班外或和老公宅家里看片子,或和朋友在外面聚聚会。
天气变冷了以后,我更愿意呆家里了,冬天完全让我成了个宅女。
有时老公叫我出去吃饭我都想赖在家里,要么外带回来吧,要么自己在家做。
我还借此搞个贤妻形象当当。
该看的书也懒得翻了,日语都好多天没学了,动力无所踪影。

大发外带回来的中餐,它家的外卖比一般的中餐外卖店贵,但是味道确实好一些。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