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05月

孕8月产检

昨天孕满8个月产检,我把和麻醉师的预约也弄在了这一天,就不用多跑一趟了。一大早9点钟老公先陪我到麻醉科,接待的是产院里8个麻醉师之一,一个有点年纪的女大夫。我的基本资料产院里都有的,主要是再了解些最近的血检报告以及最新体重,到时候麻醉剂量都是按照孕妇的身高和体重来控制的。最后医生检查了我的脊椎,叫我以注射麻药的姿势弯腰弓背双肩放松,她测试了下我的脊椎骨骼打开情况如何,说很好,到时候就按照这个姿势做。
继续阅读

麻醉课

4月底预约了麻醉师,在会面之前先收到产院发出的有关麻醉的一个课程讲座,于是5月初的一个傍晚去产院听了2个半小时多的麻醉知识,受益匪浅。

来讲课的是一个老麻醉师,非常耐心,还很风趣。我们产院有8个麻醉师,而且每天晚上必然有一麻醉师值班,所以绝对不用担心半夜入院生产。老麻醉师还说,即便忙不过来也不用担心,他家就在医院旁边,有急事他骑个scooter就过来了,5分钟就到。他从什么是麻醉开始说起,从局部麻醉说到整体麻醉。然后再着重介绍了无痛分娩的麻醉方法、过程等等。给我们看了注射脊椎的麻醉针头,哇,好长好粗的一根哦,不过在注射它之前,会先局部麻醉,所以到那时候孕妇本身感受不大到。他还说,这针头不算恐怖,是欧洲标准的长度,美国标准的麻醉枕头才更可怕哩,她们体型更庞大。像我们比较瘦的孕妇,欧标的枕头也就只打进去一点点而已,所以完全不用紧张。枕头有点粗是因为当中会通进一条细软的管,留在体内持续输入麻醉剂,有些医院是孕妇自己手动控制剂量的,当然达到一定剂量时也就不能再加了。我们医院是电子自动控制剂量的,孕妇不用管这个。宫口开3指后可以注射麻醉剂,但是有些孕妇若是宫口开太快,没时间注射这一种无痛分娩的麻醉了(因为这一过程包括消毒注射范围皮肤,大概需要20分钟左右),医院也可以采用另一种麻醉方式,只需要1分钟,但是这种麻醉法会让孕妇不仅消失疼痛感,而且对那一整处都失去知觉,所以需要有强大的意志力来完成push的过程,因为你会感受不到你在push。
继续阅读

参观产房

前天傍晚和老公一起去医院参观产房,这是我怀孕满6个月后和医院预约的生产理论课之一,医院建议夫妻最好一同前往,让老公对生产过程也有个了解。我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多孕妇,好壮观哦。给我们讲课的助产士先跟我们道歉,说因为好多孕妇预约得太晚了,医院每半个月举行一次参观活动,所以她只好插了很多人进来,所以我们差不多有20来个孕妇吧,有一半是老公陪同的。

在进入产房前,助产士给每个人发了鞋套。因为要讲的内容蛮长的,产房里又相当干净,我们就干脆席地而坐了。我的医院有5个产房,每年接生差不多1600个宝宝(上次来上麻醉课的时候,麻醉师说他们一年差不多给1500个孕妇打无痛分娩针,这么说来有100个左右的孕妇用不上麻醉)。顺产过程有一个妇科医生、2个助产士和一个麻醉师在场。所以每天晚上都会有妇产科医生、助产士和麻醉师值班,以保证即使半夜也能保证生产过程的顺利。上次产检我问过医生,到时候会是谁给我接生,他说我们医院都是孕程跟踪医生接生,所以我将会由他负责,除非我晚上生,那就不一定了,得看轮到哪个妇科医生值班。送入产房后,会在肚子上安2个监测器,一个是监控宝宝心跳的,一个是监控宫缩的。
继续阅读

孕7月产检

4月28日去妇科医生那儿产检,当时孕7个多月。照例把血检尿检结果给他看,一切OK。宫口闭合很好,B超时听了宝宝心跳。我一直以为胸部下面那一块老被拱出来的是宝宝的头,这回我问了医生,才知道那是他的脚,头已经朝下了呢。我还又像妇科医生确认宝宝性别,别到头来又来个大逆转啊,因为我还没从两天前jiayi的生产惊喜中缓过来。回想起来,26号早上收到她的短信,说她儿子小白兔已经出生了。我那个激动哟,但是再仔细看她短信,怎么是儿子呢?难道她激动到打错字啦?和她确认过之后才知道原来她家小白兔成功滴给所有人带去大惊喜。但是我这回产检妇科医生没办法给我确认了,宝宝个头太大了,私处被大腿挡着。除了胎位低的问题,其他情况都很好。体重重到57公斤,比孕前重了9KG。医生继续给我开了一盒补镁的一盒补铁的维生素,虽然血检指标都在正常范围内,但是孕后期给宝宝供血会很多,所以还是继续额外补一写。已经和社保确认了我的产假日期,从5月12日开始,于是医生又给我开了病理假,从4月29日连到5月12日,不用回去上班了。
继续阅读

波尔多(Bordeaux)

我已经完全没兴致具体写波尔多的游记了,直接上照片意思一下吧,所以法语版也懒得写了,反正就几张照片而已。

我和yarui从Arcachon到了波尔多后,绕了一大圈才找到酒店,其实酒店位置很方便滴,走几步路就到tramway车站了。我俩都很累啊,就在酒店休息到晚饭时间。在酒店附近找了家餐厅,分量很大呢,我俩都撑得甜点都免了。

继续阅读

复活节&跳蚤市场(Pâques & Brocante)

今年复活节我们是在老公大妹家过的,因为她住的地方有搞跳蚤市场,她也租了个摊位,婆婆也趁机过去卖点旧货,问我们要不要去,我是早就想体验一下跳蚤市场上当卖家,这几年里都很懒啦,懒得忙活租摊位的事,既然有那么好的机会,那我肯定要去试试的。星期天出发前才开始收拾东西,我本来觉得也没多少东西,结果衣服、包包等整了一大堆,老公也收拾些他的东西拿去卖,他的都是电子产品,这些东西更新换代实在是太快,买的时候都贵,现在也值不了多少钱。有个松下的DV也想拿去卖了,可是充电器买不到了。

Cette année, nous avons passé la Fête de Pâques chez ma belle-soeur. En effet, dans sa ville a lieu une brocante où elle a loué un stand. Ma belle-mère y allant, elle nous a proposé d’y participer. Depuis très longtemps j’avais envie de vendre des choses à la brocante, néanmoins, ma paresse repoussait toujours cette échéance, ne voulant pas m’occuper de louer un stand. Cette fois-ci, puisque j’en avais l’occasion, je souhaitais essayer.
Dimanche matin, jour de Pâques, juste avant de partir, on commençait à ramasser les choses dont nous souhaitions nous débarasser. Je croyais qu’il n’y aurait pas grand chose mais finalement il y en avait beaucoup, comme des vêtements, des sacs, etc. De son coté, mon mari préparait également ce qu’il voulait vendre. Il a essentiellement ramené des produits électroniques. L’ennui avec l’électronique, c’est que ce que nous payons très cher un jour et bon marché le lendemain. Il voulait vendre un caméscope Panasonic mais n’a pas pu en trouver la batterie à temps pour le vendre.

复活节晚餐我们吃烧烤,除了牛肉和羊排之外,妹夫还准备了上好的鸭胸肉。
Le dîner de Pâques était un barbecue. En plus du boeuf et de la côte d’agneau, notre beau-frère nous a aussi préparé du magret de canard.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