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07月

在产院的日子

产后第一天,抱着儿子的时候还觉得不可思议,怀胎十月的宝这就已经在我怀里了。当时老公还没来医院,我好好地享受了和宝宝的第一个清晨,边看着睡在旁边小床上的他,边享用了产院的第一顿早饭。产院每天上午会有护士来“点餐”,真跟馆子里似的,拿个触摸屏幕,报一遍当天的午餐、晚餐和第二天的早餐,问我需要哪些。产院里探访时间是下午3点到晚上8点,但是配偶允许早上9点到达。我当时是没准备让老公陪夜,想到父母语言不通,留他们单独在家里我不放心,可是后来我一个人晚上带宝宝实在是累,最后还是让老公加床陪夜了。

老公当爸爸之后的心情相当激动,迫不及待地要去市府办宝宝的出生声明。我说你能不能先来这儿啊,反正有3天时间去办理,也不差这么一会儿啊。我还等着他过来给宝宝洗澡呢。给宝宝洗完澡后他就去市府把出生声明办掉了,中名选了3个,我公婆的名以及儿子的中文名,本来姓氏想把我的也加上的,后来想想其实我也无所谓的,那么长个名字叫叫也麻烦,干脆就只用他爹的姓氏了。在产院的那几天会有护士来带宝宝去洗澡,我们跟着过去学。我体力还没恢复,主要是生的时候用力过度,导致第二天全身肌肉都酸痛,这就是平时完全不运动的后果。还有因为失血多,偶尔会有头晕的感觉。侧切伤口倒是不痛,但是没办法长时间站立,会感觉很胀。每天上午会有医生来给我验血、有护士来量体温和血压,结果发现血红蛋白下降太多,怀孕时我都能保持住不贫血,一生完就下降到最低数值一半都不到,也难怪会头晕了。所以在医院那几天都输液、口服铁。学习给宝宝洗澡的任务就交给老公了,不过我也很想去看看,就跟着去了,在洗澡之前宝宝接受儿科医生的检查。头部还是我的盆骨压迫形成的形状,还被产钳夹,儿医说需要1个月左右恢复。第一天体重减了100g,医生说新生婴儿头几天体重下降都正常的,只要不超过出生体重的10%。
继续阅读

Naissance de Mon Fils

我又抓紧时间来上一会儿网,把宝宝出生那天的照片拿出来晒几张。
2011年7月5日:

被产院接受后办了入院手续,在产房里做胎心监护。

继续阅读

小儿报到

法国的预产期是7月4日,这一天宝宝都还没发动,早上去产院做胎心监护,sage-femme帮我检查了一下,说应该快了,宫口已经变薄了,不然的话在48小时内要让我的医生下指示催产。接着就和妇科医生有预约,他也说快了,于是把催产日定在7月7日(星期四),看我在这两天里会不会自然发动。当天下午我还陪爸妈去河边散步,走了两个多钟头,晚饭后腰酸得直不起来,这是孕后期的第三次,我遗传了我妈的宫缩反应,她生我时也是腰酸。我以为这就要发动了,没想到泡了个澡洗了个头后宫缩就消失了,又是假信号。睡下后,凌晨3点钟被腰酸胀得难受地醒来,老公给我按摩缓解,当时还是间断性的,每15分钟左右来一次,到5点半时已经连续性的了,我根本连起身都困难了。我俩决定马上上医院,我爸妈要跟着来,我让他们在家里等着,不然医院里老公在产房里陪我,他们在外面又没人照顾我也不放心。我妈帮我扶上车,我那时自己走路都走不了了,没力气直起腰身,整个人都挂我妈身上,老公带着待产用品,一踩油门就向医院奔去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