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10月

聚会

最近这一个月里每周都有聚会,先从最早的那两个说起。9月底和萍萍一家聚会,时隔上一次的相聚也就近两年,我们都有了大变化。萍萍夫妇带着闺女玛雅还有我们头回见到的她家二公子悠瀚一起来了巴黎,我们也有个小拖油瓶挂身边了。不知道这些年的时间都过哪去了,看着身边一群娃娃就找到了答案。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见面时我们两家人都还是二人世界,在卢浮宫门口发生第一个拥抱;第二次再见萍萍时我们在上海,她先我一大步当了妈妈,带着3个多月大的玛雅奔赴约会;第三次我和老公仍然保持着自由,萍萍夫妻俩带着1岁大的玛雅来重聚了。终于,这第四次聚会我也当妈了,萍萍家二公子都比我儿大半岁多了。

4个大人加3个小孩,推车就占不少地方,找个地方吃饭都不容易。我想到那家韩国餐馆有个天井的,应该能搁得下,两家人就约在那了。见面前我和老公在星巴克里喝东西,顺便把儿子喂饱了,我们吃饭时就不会被他闹。萍萍一家四口出现的场面很威武,两座的推车上小美女精神地东瞧西瞧,儿子在打瞌睡,和萍萍再来个热情的拥抱,真佩服带俩小孩(包含两个)以上的父母,出来游玩得有多少工作量啊,我们现在应付一个就觉得每次出门跟搬家似的。他们的推车单扇门开着还推不进,服务生得把两扇都打开。我们儿子小睡神才刚跟他们打个对眼就瞌睡了,一睡睡了整整一顿晚饭时间。萍萍家闺女越来越漂亮了,儿子又很帅,绝对是凑成一好字。而且他们中文德语都听得懂,双语环境下长大的孩子就是不一样。饭桌上光顾着聊天了,照片都没拍过,告别前在大街上掐了几张。我家儿子一直在睡一直在睡。


继续阅读

第一次的迪斯尼

我生日的时候RATP送了一张迪斯尼门票,那个周末我看天气很不错,决定带宝宝去玩玩,其实纯粹就是去散步的,这个年龄的宝宝哪里知道玩。叫他爸一块儿去,他说我和儿子都不玩,就他一个去人挤人没意思,等宝宝再长大些一家人一块儿去。我想,我有时候要和朋友聚会潇洒也都是他爸独自看小孩,轮到我带宝宝出去玩给老公一人在家清闲下也好,于是就娘儿俩前往,爸爸晚上过来和我们会合在迪斯尼村吃晚饭。

我们已经把nacelle换成座椅了,这样他能坐着东瞧西瞧,所以不会一出来就睡着了,新鲜劲儿能持续挺久。

继续阅读

申请入籍Ⅰ

要不是中国政府不承认双国籍,偶可早就把这事给办了。早在3年前我就可以提出申请了,一来自己太拖拉,二来放弃中国国籍也不算件小事嘛,结果就拖到如今了。后来就想干脆等宝宝出生吧,结婚那么多年却还不要小孩,若要被移民局当作假结婚来看就白申请了。正当要拿出行动之际,又有移民新政策出台了:从2012年1月份开始,申请入法籍者要通过语言考试,要求达到同等于一15岁法国中学生的水平。得,我就是这么倒霉,正当我够格申请十年长居时也改革了,从婚后在法国住满两年改为三年;好吧那我等住满3年去申请了,在那一年新出台的什么移民融入合同啊、生活在法国的培训课啊、语言水平测试啊全都得补齐,法国政府部门的工作效率又那么低,等我这预约那预约的全补齐了,十年长居到手了,也就到了够格申请入籍的时候了。当时没马上去申请,也有一小部分原因是不想再连续着又和政府部门继续打交道。80年代出生的人伤不起,在中国时从上小学开始到升初中再到高中最后高考上大学,遇上改革的这批人说的就是我们了,没想到来了法国还是继续充当被改革的先锋队。

大约从两年前开始提交入籍申请就由préfecture直接受理了,我和老公事先查了居住所在地的préfecture主页,每周一、二、四早上受理。明知第二天要去交材料,拖拉惯犯硬是拖到了当天早上8点起来准备,把该想到的都带上了。再把儿子弄醒喂完奶,到达préfecture已经10点多了。第一次来搞不大清楚门路,也没个提示,入籍申请处左边一溜队伍,右边窗口就3个人,问了已经在排队的人也搞不清楚,那我们先排短队吧。刚一会儿就有个女工作人员来这短队一一问来者是第一次来的?补交材料的?我们属于前者,配偶是法籍,她问我们材料都准备了吗?答:准备了,并给她看service public上打印下来的清单,人一看说这清单不详细,实际要求得更多。这就是法国政府部门的效率,从不知道他们具体到底要求些什么,每个地方都会有差异,遇上不一样的人也会有差异。幸运的是我们遇上的人不错,她说不管怎么样,等一下帮我们一起研究下材料,就把我的居留卡拿走了,让我们排到左边那溜队伍里去。我看了一下,大多数是单人来的,前面有两对貌似夫妻,也带着小孩。果然,出来收走我居留卡的人只接待配偶是法国人的夫妻,所以虽然当时我看了下前面有12个人,但是我们是第3个被接待的。只是研究材料都费好长好长时间,我们等了1小时3刻钟才轮到,下次去一定要在9点开门时到达。

虽然préfecture受理入籍申请都成立有两年了,可是竟然都还没有正式的接待办公室,对法国人的效率再次汗颜,接待我们的地方就是一个楼道口,简陋到就只有一张木桌和三把椅子。尽管我们已经把材料准备得相当齐了,没有任何悬念得我们照样缺好多。总而言之,就是要把我入法国境那天为止到目前的生活提供最详细的证明:在哪里居住过,哪里上学,哪里工作,具体的时间……无犯罪记录证明光有法国的还不行,要在中国也申请一份,因为要求是近十年内的,我只在法国生活了7年不到,前3年的就得由中国方面出。连出生公证都得重新做过,因为上面只有我父母的姓名,要求还注明他们的出生地址和出生日期。老公的出生证明也需要,不过他们的就很简单,直接去出生地市府申请一份就寄过来了,不像咱中国的需要公证并双认证。这些材料都要在近3个月内出具。等我把这第一步的事完成了再来具体写材料清单。工作人员让我们尽快把材料准备齐,争取下个月再过去,目前还是分3个阶段:第一次研究材料,其实就是按照他们出的清单让我们回家准备齐;第二次交齐所有材料;第三次就是面试。但是明年1月份起就不知道了,问她到时候到底会是个什么形式的考试,她说他们完全不知道,目前还没有任何信息传达。我倒是不怕一般的语言考试什么的,怕的是别来搞传说中的法国历史政治类的测试,我对这些可一窍不通啊。反正都拖到这个时候了,无论如何都要遭遇这次变革,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幸亏家里这位对什么历史政治类还挺有研究,真要考试的话就由他来帮我临阵磨枪了。

饯行

9月中旬我的泰国好友Toei在彻底离开法国前搞了个饯行会,在这之前每次聚会结束我总觉得很伤感。我俩在巴黎一块儿混了5年多,虽然她以前有提过将来可能会回泰国,可是我总还是以为她会在法国生活下去,因为5年多前她是为了她男友才来法国的。但是这两年里她妈妈身体很不好,几次入院治疗,这是她下决心离开法国的主要原因。
也不知道是谁出的主意,饯行会以塞纳河边野餐的形式举行。即便我带了毛衣,还是差点被冻伤,第二天灌了不少热开水才打败感冒。去塞纳河边前先陪Toei去买东西,我都怀疑她能不能把行李全带回去,不说给她家人和朋友带的东西,就光是她自己的就囤了一大堆。是我祸害她的,自从她被我引诱进护肤界就掉进无底洞了,我推荐给她用的东西她都超喜欢的,然后她再去祸害她家人和朋友。本来她也不用香水的,自从我送她一瓶后也爱上了,这次又买一瓶回去,说用完了再在泰国买不划算。亚洲人民伤不起啊,什么牌子到了那儿身价就都高了。
继续阅读

三个月整

10月5日大清早,我和老公还在开卧谈会,惊觉嘉容这天满3个月了,一激动也不管儿子有没有睡醒,两人就起身冲进儿子房间,他正安然睡着,每次看到儿子的睡脸我内心总会升腾起无限幸福感。嘉容被这对还跟孩子般的父母吵醒,冲我们展放一个大笑容。宝宝成长的速度快到远不够父母来细细品位,尽管我一直在努力抓住他每个变化过程。这一个月最大的变化就是由嘉容外公外婆在身边陪着到完全由我和老公独立照看,虽然在他们去意大利旅行时我们已经有体验过一个礼拜,不过这和从今以后就开始三人世界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的。我自己认为我俩转型还算成功,有我父母在旁边,另外嘉容真的很容易带,使我们并没出现手忙脚乱的过程,一切按部就班,一一上手。
继续阅读

家庭聚会

又拖了一个多月才来记录,9月初爸妈都还在法国,婆婆催了好几次让我们带他们去诺曼底。拖到9月初的那个周末才去,周六天气相当好,蓝天白云阳光普照,结果周日来个大变脸,狂风暴雨,原计划婆婆要带我爸妈他们去海边玩然后吃海鲜的,只好改成去市中心吃日本料理了。

在我婆婆家后花园,那时的嘉容就要满两个月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