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11月

申请入籍Ⅱ

上个月从préfecture回来后马上让我爸去代办所需要的公证书,再寄到杭州让AVA帮忙去省外办办理双认证,光是办个公证书就够折腾我爸妈的,公务员在哪都一个德性,不折腾下人他们就不痛快。上个礼拜我收到这3份公证书,材料都准备齐了之后今天一大早我又去préfecture。9点开门,我8点40到门口,已经有一大溜队伍了,估计我前头有30多号人,但是我想都是办其他事情的多,果然不出所料,开门后走去申请国籍受理处,我排在第6个。而且以结婚为由来申请入籍要么在唯一一个受理窗口交材料,要么会有一个工作人员专门接待,于是我便成了第1个被受理的人。虽说9点开门的,但是公务员们可不会准点就绪的,正式开始都已经9点15了,而且我眼睁睁地看着某工作人员在接待窗口上把必须先通过法语水平测试的新政策贴上,难道就是从今天开始执行的?虽然之前也早在说2012年1月开始,申请入籍者需要参加语言考试,其法语水平要相当于一个法国中学生(现在的中学生不是我说哈,法语拼写总体水平真不高)。但是94省就是这么变态,对任何新政策新动向的敏感度和执行度都特别高,咱离2012年都还有1个多月内。
继续阅读

生日午餐

月初收到惠子的邀请,参加她和她老公的生日聚会。我和惠子其实并不算熟,去年通过绫子认识的,一起出去喝过下午茶,也时不时地见个面随便聊聊。地点定在惠子家附近的一个餐馆里,还蛮好找的。我可真会掐时间,准点到达。进门后正想说预约在谁谁的名下,店家一看我就把手往里挥,敢情都是亚洲面孔就知道是那日本人一堆里的。惠子着装狠隆重,和服都上了。有另外两个日本女孩也到了,问题就是她们的法语实在是太有限了,连组个句子都很吃力,我都没办法和她们交流。按着惠子请求,在她给她老公准备的礼物上留下了祝福话语。法国人真都是迟到大王,我就知道没人会在约定时间内到,等大家都到齐入座都已经下午1点多了。一头都是日本人,另一头都是法国人,我和绫子夫妇俩就座中间段,就像是过渡席位似的。

这小餐馆真不错,价格便宜,味道鲜美。因为大家都AA的,我是酒鬼一族,除了自己点的东西之外最后再摊到1/3瓶的酒钱。其实我和绫子都不确定是人家请客的还是各出各的,因为收到的邀请信上并没有说明清楚。而按照我以往朋友圈的来往定律,若说是“邀请”那是主人家买单的,不然的话就不叫邀请,只会说一起出来吃个饭聚个餐。不过反正每个朋友圈的规矩不一样,了解各圈规矩就好了。

继续阅读

旧货市场

昨天在围脖上看到国内有妈妈说给宝宝买个专门的洗衣机,我的惊讶程度应该不会低于偶遇外星人。啥?洗宝宝衣服还得另外配一台专用的小洗衣机,真够奢侈的啊。结果国内好多妈妈都说,要么有另买洗衣机的,不然的话就手洗,和大人的衣服用同一台洗衣机太脏了。我被雷掉半条命。这么一比较,我和他爸真像继父继母来着,想到一个半月前去T城逛旧货市场,看到有人卖宝宝洗澡用躺椅,花3欧买了。这差距啊,买旧货给宝宝用的父母在国内会被口水淹死不?
继续阅读

入托手续

按照居住城市的规定,在孕6个月的时候去crèche(托儿所)注册,托儿所位置很有限,巴黎地区人口又多,等待名单相当长。我孕6月时是今年3月粉,当时注册了4家托儿所。5月时筛选委员会审核出入托名单后会在6月份收到答复。我们是宝宝出生后,7月份才收到的,毫无悬念地是封拒信。跑去离家最近的托儿所咨询,说5月份时我家宝宝还没出生,不在材料审核中,让我们把出生证明送一份过去。好吧,法国人奇怪的做事方式又出现了。那我们就只好乖乖地送出生证明去,等9月份的委员会审核结果。我们并不存希望马上有位置,也早就有了其他的对策,我上班后宝宝姑姑会帮忙照看,等到明年2月份前又一轮入学开始时找assistante maternelle(把宝宝送去baby-sitter家)。而且我们核算过,找assistante maternelle的费用其实并不比托儿所贵,大家看到的就只是每个月付出去的钱,其实这种照看方式会有CAF补助,而且这比开支还能减税,所以对家庭收入超过某金额的家庭来说找assistante maternelle比送托儿所还能便宜一些。因为托儿所费用不是固定的,CAF按照家庭收入来收费的,收入越高交得越多,反之则交得越少,而且据我们所知这笔开支并不能减税。但是我和老公观点一致,最倾向托儿所照看,希望宝宝的成长过程中能接触到更多的人。
继续阅读

八年之交

人与人的缘分奇妙到无法用语言形容,我怎么和T相识的,已经无从追溯了,当老公问起的时候,我俩都没办法想起来,她说好像是ICQ上认识的,那时我刚和我老公认识不久,而T的约会对象是个荷兰人。后来我和老公结了婚,一起来到法国生活,而T一直留美国发展,几年前认识了美国人M并结了婚。忘了说了,T原籍越南,我们从ICQ上交流换到了MSN,还有SKYPE,再最后就是facebook,其间还偶通电话,8年多下来一直保持着联络。我们上次去美国没办法和他们聚会,今年他俩来欧洲玩,总算在巴黎见上面了。只是我没想到他们是跟团来的,原来团对旅游在哪个国家都一样,都是走马观花,10多天的行程把他们赶得要死要活的,就到处拍照留个纪念而已了。他们在巴黎也就一天两晚的时间,连最出名的景点都看不了几个,昨天上午10点多进的卢浮宫,12点钟和我们约在卢浮宫前见面,我心想只看镇宫三件宝也都得用跑的吧。
继续阅读

四个月整

11月5日,嘉容满4个月。整理他从出生到现在的照片,才发现他的变化有多大。原来他曾经那么小一个,现在麻麻我已经快抱不动他了。小宝宝本领学起来特别快,一个月里他突然就会这样会那样了,粑粑麻麻始终对宝宝带来的这些惊喜保持着激动情绪。

3个半月时的体检一切正常:数据基本都超的,就是个6个月大的宝宝的体型,不过体重总算回归到生长曲线范围内了,只是仍然踩在曲线最高点。身高67cm,体重7170克,头围43.9。

仍然从饮食说起,对我来说最理想的是能母乳到6个月,结果上班后母乳就急剧减少,顶多就保留了一早一晚两餐。于是我又心想:能喂到4个月也行。事不如愿,到嘉容3个半月大时我就不产奶了,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嘉容断母乳了。奶粉我们就买Gallia的,因为他出生时在医院里喝过挺好的,帮忙带他的老公大妹给嘉容准备的液体奶是NIDAL的。虽然医生建议宝宝只喝一种奶粉,但是我们看他两种同时也并没有特别反应,就这么持续下来了。他一天喝4顿,早起一顿、中午一顿(13-14点)、傍晚一顿(17-18点)、晚上一顿(21点左右),每顿喝240ml。一个多礼拜前,大妹说中午那顿给他喂完240ml他大哭,还要再喝,于是又给他喝点,结果他干掉了150ml,我都担心胃被撑大了。大妹建议我开始给嘉容加辅食,从胡萝卜泥开始,她给她小孩也都是4个月开始加的,而且嘉容体型就是6个月大的宝宝,早加也没关系。我总觉得还没满4个月吃胡萝卜泥什么的有点早,于是就从米粉开始。大口的奶嘴早已经准备了,现在已经喂了一个礼拜米粉了,一天当中就加一顿,宝宝喝得很快很喜欢。我给他喂奶瓶的时候他老是把我手指往后掰,力气大得哩我手指都要被他掰断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