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12月

圣诞节前的周末

周六晚上去yarui家聚会,带儿子出趟门跟搬家似的,尽管都已经轻装上阵了。嘉容不认生,托儿所里见的人也多,到了他干妈家见谁就笑。把他扔地板上他自己叽里呱啦说个没完,到点了给他喂水果泥喂奶,换了尿片扒了衣服套进睡袋,抱进房间让他睡yarui他们床上,本来我还担心他是否因为环境改变一时半会睡不着,也才不到5、6分钟就听不到他“讲话”,呼呼大睡了。接下来就是我们大人滴自由时间。


继续阅读

五个月整

12月5日嘉容满5个月了,他爸爸不止一次跟我感叹道:“自从咱们儿子出生后我感觉时间过得更快了。”我不禁得瑟下,说明你日子好过嘛,不然可就度日如年喽。得瑟完我也一边感叹去鸟,产房里的惊心动魄早已如浮云飘走,这个被产钳夹出来的小人儿如今都一副大宝宝相了。每一个月宝宝在成长,我们也在成长,看到他的每一个小细节变化我们仍然保持着难以形容的激动。

4个半月时的常规体检时又打了疫苗,之后也没有特殊反应。从他出生到现在每个月打的疫苗他都没闹过,很是省心的宝宝。儿科医生一直强调要给他耳朵清洗干净,这一次终于说完全清理好了。我以前没这个概念,给嘉容洗澡的时候都特别小心,怕水进他耳朵会难受。后来是医生要求在洗澡的时候应该让水随意进去,不然耳朵里不清干净,万一宝宝生病了会很麻烦,得中耳炎什么的。我们对这个儿科医生很满意,可惜她搬家了,下一次的体检我们就又换其他的儿科医生。现在一看到宝宝手臂上那个BCG疫苗留下的伤疤就让我们气愤那第一个儿医老头,不光收费特别贵,就打了这一针BCG和割了一刀舌根那条经就收了我们100欧,而且现在随便谁看到这疫苗伤疤都说这一针打得太烂了。我们也不明白为什么注射一针也有水平高低问题,问了其他医生才知道,一针下去注射在不同的皮层就有不同的反应,嘉容这一阵是被打得过深了,所以过了好久才爆皮出浓,而且还起了俩包,到时候会留下俩伤疤。现在都已经5个月了,伤疤还没完全好。另外他的长势保持平稳上升,身高69cm,体重7790克,头围44.9。大家都说他个儿真大,我以前都没多大的概念,都是在他和其他小宝宝在一起的时候才看出区别来。但是他不是胖宝宝,肉肉是结实的那种,主要就是拔个儿。
继续阅读

奶酪火锅趴

一个半月前在我小姑子家举行的趴梯我刚翻出照片来,受邀时小姑子说可以在她家过夜,我想宝宝还是太小了点,在陌生环境里过夜怕他睡不好。老公说让我决定,那自然还是回家吧,大不了我不喝酒了,晚上我来开车。我们傍晚到的,给他们当个助手准备party的东西。其实这个party是特地给他们的一朋友举办的生日会,他们也常跟我们说,需要举办大party的话可以在他们家搞,场地够大。他们一年里头在聚会上的花费是相当大,每次的场面都搞得相当壮观。告诉小姑子我们晚上回家,她把我们领到客房,说可以随时改变主意,她都给我们准备好了,宝宝的东西也一样不缺,婴儿床也就在房间一角。于是老公说也别约束自己不喝酒了,就住下么好了。

妹夫正在准备晚餐,这男人真了不得,生意做得很大,美国有分公司,经常出差,但是还有时间去学他感兴趣的做菜课程,老婆孩子又照顾得妥妥贴贴,简直一超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