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2年10月

科隆

        在还没有嘉容以前我是老公的跟屁虫,他去出差老带着我。自从当妈妈后我就嫌麻烦了,嘉容平时都在托儿所,我要跟着去出差的话就相当于人在外头还得单独照顾他。这回老公再提出来让我一起去科隆的时候我犹豫了好多天,最后还是觉得不能因为有了孩子就作出过多的妥协和改变,所以在出发前两天我拿定主意去了。这是我第2次来科隆,上一次是4年前的10月,同样的季节、同样的行程,唯一不同的就是车里多了我们儿子。
继续阅读

秋色渐浓

        阴雨连绵一个礼拜,昨天终于放晴。等嘉容午觉起来,吃了点心,我们一家三口去Forêt domaniale de Notre Dame走了走。开车过去不算远,住了那么多年竟然是第一次来这儿,发现还有卡丁车场,另外农场边还有很多马,小朋友来这儿一定特开心。
继续阅读

Toulouse

        往Toulouse的高速一路堵,老公果断决定下高速走国道,沿途欣赏着法国西南的美景,在快到Toulouse时我们跟着前方一辆车一起开上了公车道,我立马喊停,责备他也不看路,不能光跟着别的车啊,老公倒退出来。此时我看到前面那辆车牌号是03省Auvergne的,想起以前Le Petit Journal上播的一则Auvergne来的车把老佛爷前的地铁入口当成停车场入口开进去的新闻,我和老公都快笑死了,说再教给Auvergne省的人一堂课,这不是快速道,是公交车道。我们把车停在Toulouse市中心的收费停车场,烈日炎炎下推着嘉容一起游玫瑰之城。
继续阅读

饯行

        娅娅妈妈的饯行会在福源丰热热闹闹地召开,一大堆妈妈和宝宝坐一张大圆桌都坐不下,我们自动把队伍分成了两部分,带宝宝的大圆桌,没带宝宝的旁边小桌。婷婷在饿晕之前赶到饭店,但是直呼被坑,因为不怎么会吃辣的她被我们点的全是辣菜围攻,小脸蛋儿红得直接把腮红都省了。吃货如我,照例积极,和Wangzhen约好11点45在地铁站见,我提前到了,接到她电话说会晚一点点,马上冲进地铁旁边的麦当劳喝个咖啡吃个早饭,忙了一上午连早饭都没时间吃。此时Coco也来电话了,她找不到路,我让她来麦当劳找我。看着窗外的地铁出口上来一白衣女生特像丹雨,马上打电话过去没人接,然后看到这个女森侧脸有戴眼镜,几次和丹雨见面我记得她不戴眼镜的呀,估计认错人了。过一会儿她给我回电话了,也找不着路,我问她你今天穿白色外套吗?是!戴了眼镜?是!从Cadet地铁出来的?没错!果真是她呀,平时也戴隐形的今天带个框架眼镜出来。她也干脆来麦当劳和我会合。敢情我身边围了一群路盲,以前我真以为我是路盲,自从认识了一帮真正的路盲以后我才意识到我多么具有方向感。打电话给娅娅妈妈她就在附近等Chenyin她们,好吧,集合地点真的就成麦当劳了。然后大部队一起开往福源丰,进了餐馆不知道有没有把别人吓坏,这一顿饭妈呀太热闹了。
继续阅读

马拉松式会友

        期待了一个多礼拜,今天终于见到了Lilei还有她家那两位美少女飞扬、伊人(简称飞人),以及好nice的飞人姥姥。为什么说是马拉松式呢,因为我和Lilei认识有5、6年了,一直都在博客上交流联系,如今才有真人兽,史上之超强耐力马拉松朋友见面会,远距离恋情难,交友也不容易啊,木有我们这般森厚滴网络情成就不了今天这场美丽相会,有木有。这让我更加坚定把博客好好经营下去的决心。不少性格投合的朋友都是在这儿相识,我很喜欢这样的交流方式,彼此码几行字互通信息,现实中见到了就如同很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对彼此都熟悉。我事先查了天气预报,难得的大晴天,嘉容也不用送托儿所了,一定要带去见面的。
继续阅读

妈妈团每周一聚

昨天托儿所罢工,虽然不关门,但是人手减半,天气不大好,倒是没下雨,犹豫了一下下决定不送嘉容去托儿所了,带他一起去聚会。妈妈团每周一聚,人口众多,只有山西饭店装得下我们,老板娘真该给我们办个VIP卡,三天两天去那儿吃饭。

嘉容在车上专注地看着窗外,小小年纪总摆着一副很淡定的模样,他爸说他总在思考人生。

继续阅读

吃吃吃

        快一个月没见绫子,总算看到她小腹微凸了。都7个月的身孕了看上去像我那时4个月的样子,按照她孕前的体重来算,到现在为止她其实也只不过重了3公斤不到,头5个月太辛苦,天天狂吐到出不了门,体重直线下降。貌似我还没写她怀孕的事,反正也超神奇的,仍然是yarui给我的我没用到的验孕棒,当绫子告诉我他们打算要宝宝了,我就说把这些棒棒给她,结果刚给她她已经怀上了,这是第3起相似事件。yarui可以开个好孕棒棒专卖了。
继续阅读

中秋

        今年的中秋无比热闹,受Coco一家热情接待,大伙儿有吃有喝有聊,玩到大半夜才回家。幸亏我们是提前一天庆祝的,不然男士们第二天上班肯定很悲惨。为了衬中秋这个主题,dress code是旗袍。我有两件长款旗袍,当年结婚的时候在老公的怂恿下做的,他说要长款的,传统、经典。可是我真没法穿出去,否则那晚上我估计只有端盘子的份儿,个个都会想使唤我,太像饭店服务员。想到茵同学送了我一条旗袍都还没机会穿过,一试还真合身哪。我让老公也配合一下,穿唐装参加聚会。下次回国给嘉容也整一套唐装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