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2年11月

申请入籍Ⅳ

2月21日带着1月初拿到手的预约单子第四次来到préfecture递材料+面试,之前来可以我单独一人,但是这次必须要夫妻共同前往,因为我是以婚姻而申请入籍的。排第一个预约,不用等,接待的办公室很简陋,一张老大老长的办公桌把我们和工作人员隔得老远。旁边一桌的接待人在发脾气,因为来交材料的人迟到了10分钟,对,迟到是他的错,可是也不想想看你们自己也不经常迟到么,好意思这般态度?接下来她对那人讲话可凶了。

我和老公又把事情想简单的,以为这次就过来聊一聊我们情况,然后就把材料收走了。太叫我们意外了,第一次来我们拿着préfecture网站上给的材料准备的,说我们缺材料我们认了,就当过来取了正式的材料单子;第二次来就按照他们给的单子准备的,都给过目了说齐了,又说我必须先参加法语考试;第三次来考试也考了,材料他们又重新看了一遍,还是说齐的。怎么第四次来,这工作人员又拿出一张单子,在上面刷刷刷打了些叉叉指出要我们再提供好多材料之外,她还手写加上去好多。老公都在压着火气和她沟通,尼玛我真想就此放弃申请了。可是花费了那么多时间精力走到这一步了放弃也不甘心。法国官僚太变态了!!!!!你们玩人玩很痛快是吧,为什么就不能一次性和我们说需要什么,都来过3次了这回还要加材料。
继续阅读

语言问题

去托儿所接嘉容的时候碰到了Sarah小朋友的妈妈,她问我和嘉容在说什么语言,日语还是中文。我说是中文。她又问是普通话吗。我答没错。她觉得我这样做很好,让孩子自然掌握两种母语。她挺后悔没和Sarah讲阿拉伯语,现在她一点都听不懂。她和她老公都是法籍摩洛哥裔,但是她老公在法国出生长大,不会说阿语。他们家两个大一点的孩子每周末送去学阿语的。

我对将来嘉容是不是能把中文同法语一样掌握好一点儿都不确定,因为在我认识的中法夫妻家庭里成长的孩子还没有遇上过一个中文也说得很溜的,都是上学之后习惯了法语环境,可能中文听得懂,但是却已经条件反射似的用法语对话,渐渐地,中文也就说不来了。

我并不要求嘉容以后要会读会写,我觉得像Dango那样把中文说溜、交流无碍就行了。所以我还是要坚持和他说中文,不然他中文也不好的话我爸妈会把我列为罪人。

后来在停车场我和Sarah妈妈又遇上了,她说再问我个问题,觉得我的手指非常漂亮,问怎么保养的。她给Sarah母乳时间太久了,觉得钙质缺失很大,手指都变得很脆弱。我说我也没有秘计哎,可能我吃得太好了。

申请入籍Ⅲ

根据préfecture要求我必须要先去考法语,在2011年圣诞节前很幸运地注册到考试位置,就是针对入籍的TFI™ Naturalisation,我要加急出考试结果的服务还多付了点钱,总共花了近100大洋。老公强烈认为这都是法国政府想出来的赚钱手段。入籍肯定会有面试的,法语水平如何在面试过程中就看得出来,何必多此一举还设个考试呢。我们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还只能是乖乖被宰割的那种。

考试无从复习,我也不担心我会考不过,只是看能考多少。我们可能是第一批考试的人,因为当天还有电视台来拍摄。当时记者想采访我们,几乎都拒绝了,我在考点门口还碰上了上一次去préfecture遇上的摩洛哥女孩子。决绝采访的人很不屑地说:“拍这种考试有意思吗?你们怎么不去拍一拍préfecture门口辛苦排队的情景。”我太赞同她了。后来考完从考场出来记者问我可不可以采访下,我潇洒地答:“没空!”走人!
继续阅读

巴塞罗那Ⅲ

        来巴塞罗那之前我们买好了guide,但是我是在路上开始翻的,看到有种Barcelona Card按天售价的,有效3天的Barcelona Card好像35欧,在大的tourist office都有卖,这卡乘公共交通无限制、买一些景点门票也打折,所以我们就觉得买两张卡。离我们酒店最近的大的tourist office在plaza de Cataluña,我们先从酒店附近的地铁站买了单程票过去。这一天的行程就从plaza de Cataluña正式开始。
继续阅读

吃火锅看电影

        女友聚会有增新项目—看电影,比如Twilight这种青春偶像剧老公们都嫌弃的,女生一起去看再好不过了。刚好舌尖美味新推出特色四川火锅,让我们的新项目又增色不少。午饭一起吃火锅,接下来就是电影。吃货我总是最积极,几乎每次都是第一个到达,饭店都还没上完菜,可是那一桌已经让我流口水了,也可能是因为我还没吃早饭。好可惜tingting来不了,本来5人份的量我们4个人吃,:em82:爽歪歪。
继续阅读

Le Berkeley Brunch

        我和tingting经常一起吃饭喝茶,yarui平时上班很难凑,就找了个周末带着老公孩子一起Brunch。星期天上午出门真是太空了,巴黎都不像巴黎了,我们一路绿灯畅通无阻,20多分钟就到餐厅了。今天的天气也特别好,难得的蓝天白云大太阳,秋高气爽的典范,虽然已近11月底,但是我觉得今年巴黎的初冬一点都不冷。
继续阅读

巴塞罗那Ⅱ

        住在Gràcia区让我们遇上了这儿一年一度的夏季欢庆节日,酒店前台的人告诉我们那是最后一天,实在是幸运哪。顺便和前台打听了附近有什么推荐的餐馆,她说离这附近有个什么什么广场,那一圈都是餐馆。好吧,我本来就不会西班牙语,况且记性也差,别说现在不记得那广场什么名了,当下我也想不起来,反正就跟着老公走啦。
继续阅读

巴塞罗那Ⅰ

        来巴塞罗那度假前我和老公还特地翻出Woody Allen的电影Vicky Cristina Barcelona重温一遍,我发现任何东西不管是书、还是电影,每重温一遍都会发现一些新事物。这次我总算是搞清楚了法语里面Catalan、Castillan和Espagnol三者的区别。平常我们说的西班牙语就是就是Espagnol或Castillan,Catalan是西班牙自治区之一加泰罗尼亚的第一母语,用咱中国话说就如方言吧。巴塞罗那作为加泰罗尼亚自治区的首府城市,公共地点的语言介绍都以Catalan为先,其次是Castillan。比如加泰罗尼亚在当地被称作“Catalunya”,西班牙语叫作”Cataluña” 。电影里Vicky就是研究Catalan的。
继续阅读

家庭聚会

        Toussaint长周末回了一趟诺曼底,本来打算Toussaint节当天就回去的,临时决定周五下午再出发,因为托儿所不连休假,周五我们把嘉容送去托儿所,好不容易有了个二人世界的机会,一起去看了电影Skyfall。傍晚来到诺曼底婆婆家,还没进门我心想,坏了,我又忘了不能穿丝袜来,带来的两双丝袜又进垃圾桶了。总是阻止不了狗狗的热情,每一双丝袜都活活牺牲在狗爪子之下。
继续阅读

托儿所纪念照

        负责带嘉容的老师下周开始休假,一直到明年1月底回来。我们呢计划12月底或1月初搬家,那时候嘉容就要离开现在的托儿所了。嘉容3、4个月就入托,老师看着他长大到现在,就像自己孩子一样,要分开了总有不舍。我问托儿所是不是可以把相机留那儿,替我拍些照片来,他们很爽快地答应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