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2年12月

Goodbye 2012

又到了和旧年挥手say goodbye的时候,
2012又是收获满满的一年,在我们的计划中不紧不慢地进行、完成。
快半岁的嘉容长成了快一岁半的嘉容,
一年的时间本来我度量不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累积,
如今看着他就知道了。
他带给了我们无数个第一次体验、惊喜,
也让我们真正懂得了为人父母的辛苦,
同时也体会到了另一种幸福。

这一年我们回过中国、漫游过布列塔尼、
踱步在南法骄阳下、重温科隆的十月,
还有那无忧无虑的巴塞罗那休闲假期,
所有的这些,不再只有我和老公一起,还有我们的嘉容。

谢谢老公对我的包容、理解与支持,
你让我时刻感受到什么是爱,
也让我经常感动,
和你在一起的日子真的真的很开心。
我爱你!

我亲爱的家人,你们一如既往地爱我,为我付出,
我今生都无以为报,
我会继续爱你们!

2012年我同样沉溺于各种吃喝聚会中,
保持着和老友们的联络,也认识了一批真诚可爱的新朋友,
感谢你们陪着我走过了这美好的365天。

我一直都很感恩,很珍惜我所拥有的一切,
我也很用心地过着我想过的生活,
告别2012,带着期待走进2013,
这一年又会有完全不一样的生活,
一种我们等待了很久的新生活。

圣诞爬梯

        圣诞节前老公公司举行了一个圣诞爬梯,有孩子家庭一般都会带孩子来参加,我们也带着嘉容去凑热闹。事实证明嘉容还是太小,对过节没有概念,其他孩子都专心看演出的时候他在一边捣蛋。爬梯内容每年都在变,今年请来了魔术师。大人在位置上就座,孩子们都在临时搭建起来的小舞台前席地而坐,小小孩在父母的陪同下也可以坐在前面。刚开始嘉容坐我怀里倒也老实,目不转睛地看表演,大概过了半小时就坐不住了,先是沾花惹草调戏周围的小朋友,后来又一个劲儿往前面钻,也想加入表演,我在后面拼命拽着他衣服。要圈住这个小小孩实在是辛苦,换老公来陪他。最后老公也受不了了,干脆把他的推车推到前面,他坐推车上就老实了。
继续阅读

老公的生日


博客上记录的内容都是每年圣诞后紧跟着老公的生日,有人说日子过得幸福就感觉时间过得更快,我确实挺满足我们的小日子,两个人在一起之后这时间快得完全不知觉,细数一下这已经是我俩在一起后的他过第11个生日了。真的可以成为老夫老妻了,但是我们俩都还是很喜欢给对方制造点小惊喜。就比如,我这次提前预订了Benkay的位置,没透露给老公,今天早上就是告诉他带他去个地方,他问我穿什么衣服,我说休闲就行。当他知道又要去Benkay吃饭的时候他超级开心。其实我本来是想预订Meurice的,听了婷婷介绍后就一直想去,木想到提前那么久还是预订不到27号的位置。辣么还是Benkay吧,对于老公这个超爱日本菜的人来说去它家吃饭会让他更开心。
继续阅读

Joyeux Noël

        如同过去三年,我们在老公大妹妹家过圣诞。今年我们一门心思想着搬家的事,对过节没热情,看着家里乱七八糟的样子连圣诞树都不想装饰。礼物也拖拉到最后一天才来弄,而且在出发去妹妹家前才发现少准备了两份礼物,我公公的女朋友的孙子孙女忘了算进来了,又急急忙忙先跑去商店买礼物,然后再顺道去他妹妹家。刚下车,我问老公有没有把sac à langer带上,他说你没让我带啊。真要疯掉,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忘掉了,儿子吃的用的全在里面,爹妈当得越来越不靠谱了。我们还专门给嘉容买了一套平安夜穿的红色的圣诞睡衣,结果都落在妈咪包里了。我叫他赶紧来回跑一趟,他嫌麻烦,要去附近的商店买,幸亏妹妹家什么都有,连尿不湿都还有呢。吃的么反正嘉容从不挑剔,给什么吃什么,就让他和我们吃一样的了。将就一晚上吧。
继续阅读

Sola

        婷婷提议去Sola吃饭,我们局太多,一拖再拖拖到了12月份才去。特地让她预约了传统塌塌米的厅,是在地下层的,木想到连手机信号都木有。巴过氛围还是挺妙的,像是酒窖改造而成的。下楼后先换鞋,有服务生把外套挂好,看我脚的大小告诉我穿哪双拖鞋。我趁婷婷和Fiona到达之前先拍了一通照片。
继续阅读

病了

星期天晚上开始嗓子痛,一觉起来后感觉头晕头痛,妈呀竟然发烧了,不过就一点点热度,我很自觉地吃了药。当妈以后更重视自己的身体了,生病了就自觉吃药,不会像以前一样还要老公催促,因为身体是带孩子的本钱。药吃过以后就感觉好一点,星期一傍晚去托儿所参加圣诞爬梯,刚到托儿所就被通知说第二天中班关门,老师人手不够,我头又痛了,我还和婷婷、Fiona她俩约好了吃中饭的,这下要么在家带嘉容一天,要么就带他一起去约会,完了之后回到家我感觉病得严重起来了。

第二天早上起都起不来,浑身酸痛地像被人揍过一样,赖床到10点钟,嘉容也睡到这个点才起来。我还是发低烧,就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出去吃饭啊,心里是很想去的,可是就怕带着孩子吃不消。吃了药之后感觉舒服多了,于是决定依照几乎赴约。吃完饭后我们还一起去老佛爷逛逛,结果那可恶的电梯慢得要死不算,我和Fiona带婴儿推车的还每次都挤不上去,分开行动后都还没等到集合婷婷就只能赶去接她儿子了。

逛完回家后我更累惨了,继续发烧,太贪玩的结果啊,睡一觉起来赶紧预约医生。没什么大碍,就是普通感冒,喉咙有点红,但是扁桃体没有发炎,配了止咳糖浆、doliprane等药,今天起床后总算活络过来了。

不想生了

和我妈聊电话,她说这次我回国过年后就把嘉容留下我自己回法国吧。不是一次两次这样说了,打从我怀孕开始她就老希望我们送孩子回中国让他们养。我生孩子的时候他们来法国照顾我,我看我妈偷偷带嘉容回国的心都有了。不过我们永远都不可能接受这种事,既然要生,就必定要留身边自己带。我妈就“假装”好意给我出主意:“你们回去再生一个不就得了。”这也已经不是一次两次说起的话题了,事实上,结婚后她就一直催我快点生孩子,等我生了嘉容后又一个劲儿地催我生老二。最近我都有点怕和她讲电话,因为讲不了三两句就给她绕回生老二的话题上去。我实在是太佩服她了,以前都没发现她口才那么好,说什么事都能扯到生老二。我说我不想生了,我就只要一个孩子,她就骂我贪图安逸。一户人家人丁不旺哪行,我说我的妈呀,这都什么年代啦,你要催就催我弟去吧。她说我弟成家后媳妇就是媳妇,她逼不来的,她也就拿她女儿来催催。我怎么就那么无辜啊!

我说我爸都心疼我,说一个就够了。她非跟我狡辩说他没说过这样的话,我爸说的是让我自己拿主意。这不就对了,我早拿好主意啦,我就只生这一个。我就又被她一顿批,还说理解不了现在年轻人的思想了。确实啊,代沟是存在的,人和人之间差异本来就很大,每个人想要过的生活也不一样,都会有自己的模式,不用谁来说服谁,我也不是个没有主见的人,老需要别人来指点。相反,我就是个什么都有自己主张的人。我看我就拖到奔四,我妈总不会让我去当高龄产妇的。

温州一家人

听人说《温州一家人》电视剧很好看,我没什么耐心follow连续剧了也禁不住看了起来。头几集蛮好看的,我一把鼻涕一把泪啊,尽管有些情节拍得很不自然很假。温州人真的太牛逼了,为了赚钱什么苦都能吃。这个不是电视里看的,现实中我们都看得到。而且感觉他们特别抱团特别有凝聚力,出门在外都像一家人似的。

某些情节我很有共鸣,周万顺和员工一起扛着他工厂产的皮鞋进商场的时候有人议论说他不是老板吗,怎么老板还亲自动手。那时我爸妈白手起家,什么都自己来,装货卸货哪样不干,我那时还太小,不懂事,爸妈在忙的时候我跟在旁边玩,我记得别人也这么议论。

像《温州一家人》播的80年代初还不允许私人办企业,我爸在村里挂个名开一个小工厂,虽然是“集体”的名义,可实则是他一个人操劳起来的,当工厂发展稳定后,当时的村干部却把工厂强行占走了。我那时才3、4岁,长大后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国家允许私人办企业后爸妈开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工厂。这一辈人创业都是吃尽苦头走过来的,没有背景没有后台,只靠自己。

电视剧总共30几集,我看到10来集就吃不消看了,后面都是快进看掉的,像多多说的,看了开头就可以看结局了,中间没意思。

给老师送礼

去年邻近圣诞时听围脖友说给托儿所里老师送礼物了,我来了法国后根本就没把这种礼节给记着。跟老公说我们也去给带嘉容的老师们买礼物去,他说他没听说过过节家长还给老师送礼的,叫我别把这一套中国风用在法国。那时嘉容才刚入托两个月左右,我说反正不是大礼,就是小礼物意思一下,她们也开心,我也心理安慰点,觉得她们会照顾嘉容些。老公说既然我坚持这么做的话就我自己拿主意。于是我给负责带嘉容的老师们每人挑了份L’OCCITANE的小礼盒,少了我送不出手,多了我送不起,礼盒里我给选了一支护手霜、一块香皂和一支唇膏3样东西不多不少。其他的老师呢就送去一些糕点一起分享。

这下又到圣诞了,我今年也不打算单独送了,买些macaron之类的糕点去意思一下算了。

SFR客服

老公说他刚发现以前跟SFR签的爱疯合约到现在都还在继续扣每月6欧的保险,我们换到FREE都已经快1年了,我得把这一年的保险要回来。早上把儿子送去托儿所后我就开始给SFR客服打电话,打了N久后接线员说可以退,把我连线到另外的部门,当然连的过程中少不了听半天音乐,再接通后客服人员问我当时签的是什么类型的保险,在forfait的合同上会有些,那我哪还记得啊(也真是奇怪,为什么他们系统里没有详细信息呢)。她说银行账户走账单上也会注明,我又赶紧登银行账户去查,告诉她是SPB,她又告诉我一个专门处理保险的电话号码,说这事不归他们客服管。

好,我接着打电话,客服人员说这事不能直接在电话里办,要么信件、要么email,我说email吧,快一点。客服把他们的email发给我,让我把free的合同扫描发过去,因为他们要看具体是哪天从SFR换到FREE去的,同时email里向他们提出撤消保险和这一年的退款。

早饭都没吃就跟这些客服耗了半小时,还是没了了这事,我都不知道FREE的合同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