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2 年 12 月 20 日

Sola

        婷婷提议去Sola吃饭,我们局太多,一拖再拖拖到了12月份才去。特地让她预约了传统塌塌米的厅,是在地下层的,木想到连手机信号都木有。巴过氛围还是挺妙的,像是酒窖改造而成的。下楼后先换鞋,有服务生把外套挂好,看我脚的大小告诉我穿哪双拖鞋。我趁婷婷和Fiona到达之前先拍了一通照片。
继续阅读

病了

星期天晚上开始嗓子痛,一觉起来后感觉头晕头痛,妈呀竟然发烧了,不过就一点点热度,我很自觉地吃了药。当妈以后更重视自己的身体了,生病了就自觉吃药,不会像以前一样还要老公催促,因为身体是带孩子的本钱。药吃过以后就感觉好一点,星期一傍晚去托儿所参加圣诞爬梯,刚到托儿所就被通知说第二天中班关门,老师人手不够,我头又痛了,我还和婷婷、Fiona她俩约好了吃中饭的,这下要么在家带嘉容一天,要么就带他一起去约会,完了之后回到家我感觉病得严重起来了。

第二天早上起都起不来,浑身酸痛地像被人揍过一样,赖床到10点钟,嘉容也睡到这个点才起来。我还是发低烧,就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出去吃饭啊,心里是很想去的,可是就怕带着孩子吃不消。吃了药之后感觉舒服多了,于是决定依照几乎赴约。吃完饭后我们还一起去老佛爷逛逛,结果那可恶的电梯慢得要死不算,我和Fiona带婴儿推车的还每次都挤不上去,分开行动后都还没等到集合婷婷就只能赶去接她儿子了。

逛完回家后我更累惨了,继续发烧,太贪玩的结果啊,睡一觉起来赶紧预约医生。没什么大碍,就是普通感冒,喉咙有点红,但是扁桃体没有发炎,配了止咳糖浆、doliprane等药,今天起床后总算活络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