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3年02月

情人节

        第11个情人节我在中国,他在法国,我提前两天在Amazon上订了礼物,老公在情人节这天给我发了情书还有他画的漫画,说等我回法国后再收他准备的礼物。老夫老妻了还是没有失去甜蜜,天底下哪有女人不希望收到爱人的心意,现在不互相疼爱那要等到何时?今年的情人节我们就像没在鹊桥相会的牛郎织女,我翻着以前的照片倒让我想起了去年的情人节:我们的第10个情人节。
继续阅读

拜年啦

正月里最忙的肯定就是拜年走亲戚,老家的传统是父母双方两大家庭里两班人马每天轮流请客吃饭,要协调好日子是件非常有难度的事,通常娘家有亲戚来却要去夫家吃饭,于是就有了“派代表”这种事,自己没办法去吃饭就让孩子过来。

老公很羡慕我家这样的大家庭,经常聚会吃饭,正月里更是扎堆活动,尽管他也经常抱怨一回我家就养膘,午餐连着晚餐,他嘛人实诚,给啥吃啥,连啃馒头都啃得津津有味,不发胖才怪。不过这回他远远看着我养膘。

昨天去我舅舅家拜年,三姨一个劲儿地喂嘉容吃菜。我爸妈都和我同一战线的了,也提我阻拦,说嘉容才回来几天嘴都吃刁了,中国菜口味重,对小孩不好的。但是嘉容那无辜小脸蛋往人前一摆,讨吃从不会失败。胃口那么好,绝对是他爹妈亲生的,给啥吃啥,从不拒绝。每个人都好爱喂他吃东西。我爸妈刚接到我们时,在他们看来我就是一个罪人,“怎么被你养得那么瘦啊,脸都小成这样了”,去拜年的时候也被每个人说怎么嘉容瘦成这样。我心想国内的小孩是要养成多胖啊

爸妈带了一天后就明白过来了,真不是他们闺女的错,嘉容那个会吃哟连他们都担心说要给他少吃点,肚子都吃得硬邦邦的,可是人家就是能把体型控制牢啊。他们都说嘉容太好带了,吃喝自然不用说了,他自己一个人都玩那么好,我爸妈在忙的时候我自己一个人陪他在房间里玩,等他们来找的时候都说我自己躺床上睡得跟猪似的(有这么形容亲闺女的么)而嘉容就在旁边专心玩着。睡觉更轻松,我就到家第一晚在房间里陪嘉容坐一会儿,告诉他这里是他要住一个月的房间,等他睡着就出来了。以后就和在法国一样,到点就放他下床,他自己就躺下睡觉了,关灯关门我出房间他就自己睡了。有时我很累自己在睡觉,他外公外婆伺候睡觉也这样,爸妈说怎么有那么乖哦,在国内像他这么大的基本都带身边睡的呀,哪有可能这样,从小养成个好习惯太重要了。所以他们一天到晚就把好习惯挂嘴边,生怕嘉容的好习惯因为环境改变而失去。我看他们爱嘉容爱那么紧,不会真把嘉容扣留下来吧。

我们家出去拜年两辆车齐出动,因为饭局后爸妈基本都要玩牌娱乐一下,我们小的先自行回家休息。老公没跟着回来那就拿老弟当车夫了,谁叫我不敢开呢,乱无秩序,小城里更是杂乱无章,对能在这儿开车的人再次表示佩服。趁拜年空挡,我和我弟还一起出来看看电影吃吃夜宵。其实过年根本就不知道饿的,就是口空想吃而已。

嘉容出去一趟就收红包,我都给他记个帐,人民币就留中国花掉了,回法国后我和他爸给他折合成欧元存着。

除夕

        除夕这天没有像天气预报说的下雪,不过气温仍然低,快10点了老妈把我们叫醒,她和爸爸都从超市回来了,说替我把正月里走亲戚的礼品都买好了。又啃老了,爸妈总给我打点好一切,回国我什么都不用带,人到家就行了。冬天回江南是挺让人受不了,但是过年了就想和家人在一起,年味儿才浓。等以后嘉容上学了也没办法带他回来过年,趁现在能回来就一定回来,我知道爸妈都希望这个时候能一家团聚。

        和往年一样,妈妈烧10个菜,祭祖、放鞭炮,然后一家人听着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吃年夜饭。今年嘉容都自己坐上桌了,妈妈说时间过得就是快,去年还抱着他在怀里今年他就和我们一起坐着吃了,明年过年他都会自己夹菜了。每当吃到一半爸爸就开始给我们每个人发红包,老妈拿到红包问:“今年有多少啦?”爸爸笑着说:“去年我包多少来着?”我答多少多少,他说他都不记得每年都给了多少压岁包。因为去年是历史新高嘛,我记得。爸爸说:“那今年更多。”压岁红包收得一年比一年多了,是不是表示着咱日子一年过得比一年好呀。妈妈说那今年着红包捏上去怎么那么薄?爸说都是新钞嘛。嘉容这小家伙是个小财迷啊,吃完饭了下桌他竟然还记着要把红包带走。

        今年过年我没活动,同学老友们都成家有小孩了,不会出来热闹了。爸妈也不出去打麻将什么的,就老弟和他朋友聚会去了。嘉容睡下后我就和爸妈一起看春晚守岁,有了围脖后看春晚也更有意思了,一边看一边刷围脖,各种吐槽好欢乐。你说要是春晚取消了也挺可惜了,那就真的要一家四口凑在一起搓麻将守岁了。老公一会儿来微信视频一会儿电话,要是他在我们身边多好。嘉容睡得很淡定,鞭炮焰火那么大声都没吵醒他。今年焰火很漂亮,零点蛇年到来时我站在阳台上看焰火,风景独好。

        我凌晨3点半才睡,大清早7点半嘉容被新一轮的鞭炮声吵醒了,我也就起来了。爸妈和弟弟去上新年坟,嘉容带上山很麻烦,我就带他在家呆着。午饭后我和我妈带他去中洲公园晒太阳,好多好多人哪,估计嘉容心想他是第一次见到人山人海。在儿童乐园里嘉容自己就要冲进去玩了,超可爱,一本正经地坐在旋转椅上转方向盘。就是实在太挤了,卖票的地方就排超长的队伍,幸亏有人说票买多了退了我们一张,否则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勇气去排队。我在旁边给他们拍照,每次别人一轮玩下来,门一开我妈就抱着嘉容冲锋一般上去抢位置,真的,人口大国太不容易了,做什么事都那么挤,连小孩玩个秋千都排队等半天才轮上。玩了一圈嘉容不肯走,把他拖去兰江边他又要蹦进去玩水,教他往江里扔小石子他又玩high了,最后又是把他硬拖走的。

        什么是幸福?家人身体健康,家庭和睦美满就是幸福。

年前

        带着孩子本来就没自由,加上年前事多,想办的事一件没办。昨天和三姨和表妹先见了一面,本来叫我一起去做SPA的,我刚好来大姨妈。一起在必胜客吃了顿超不爽的中饭,三姨和我妈都发飙了,服务质量太次了。然后老弟载我们去超市买零食,大堵车,小城城小,在外地工作生活的人都回来了,好多都是外地牌照的车,把小街道都占满了。我们先下车买,老弟去停车,嘉容刚进超市就在推车里睡着了,等我们买好东西了我弟弟才刚进来。置办年货的热潮达到顶峰了吧。

        我们一回国就降温了,今天干脆下起大雪。我已经很不习惯没有供暖的冬天,客厅那么大打空调也打热不少多少,我恨不得一天到晚都宅房间里,穿着我妈给我新做来的花睡衣。嘉容有点感冒了,把我爸妈又心疼得不行,又来口是心非说下次别回来过年了,大冬天的孩子不习惯这里的气候。

        老弟叫我陪他去逛街买衣服,我说他没女朋友了就来找我这姐姐当陪逛了。姐弟俩跑去金华银泰逛一下午,去的路上在下小雪,回家的时候已经是鹅毛片片飞了,一路上开得很小心。

        我本来想趁这次回来拿法国驾照去考个理论拿个中国驾照的,现在根本就没想法了,拿到了驾照我也不敢开,妈呀,不是说驾照越来越难考了吗?我怎么觉得车都越来越乱开啊,那个恐怖哟。可能一直以来都这样,但是不会开车的时候没太多感觉,自从自己会开车且在一个相对开车秩序还不错的环境里突然回到天朝,无交通秩序的感觉就太明显了。加上年前到处忙碌,到处塞车,到处乱停车,那叫一个热闹啊。

回国

        2月4日晚近11点半的航班回国,为了让嘉容上飞机后好好睡觉,托儿所接回家后就故意拖着他让他熬,洗澡、吃饭,老公送我们去机场,路上嘉容没熬住,睡了一会儿。行李超重一点点,没事,和老公依依不舍,入关,一切顺利,法国海关蛮宽松的,尤其是对待着小孩的人,我带了大瓶的依云矿泉水,还有喷雾,另外一堆吃的喝的。免税店里逛一圈,给家人买点东西。带着孩子又有好处,提前登机。航班爆满,我坐在第一排,左边右边是西班牙和英国过来转机的上海人。左边大姐一副十足上海女人的腔调,吹嘘着她家有多赚钱,她女儿有多漂亮多有气质,我心想关我屁事。右边的妈妈带着俩小孩,和别人换了位置坐过来的,挺sympa的一个人,她带俩小孩都比我带一个的轻松,大的4岁有座小的6个月有睡篮,我是抱了嘉容一路。飞机一开始滑行嘉容就睡了,一睡睡了一路,可怜我两条胳膊,现在都还酸得抬不起来。真觉得独自带这般大的孩子回国是自虐。
继续阅读

The Voice

        法国第二期The Voice今晚开始了,在围脖上和大家边看边讨论蛮有意思的。其实我要写的和The Voice无关,只是让我想起了橘子。她是学唱歌的,第一期The Voice开录的时候她和我说起过,本来想去参加的,导师只凭声音来判断选手,但是她发现就只是刚上台的那两分钟是这样而已,她就觉得挺没意思的。那时她正积极减肥,吃饭计算卡路里,糖分淀粉偏高的东西一律out。看着她瘦下来,我都在想这一期的The Voice会不会出现她的身影,我去问问她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