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3年05月

财产继承的话题

今天去公证处办点事,完了我们的公证员问有没有兴趣立一个财产赠与的公证。他就根据目前我们的继承模式讲解了一遍,然后解释了一下另立财产赠与能改变的继承方式。不排除公证处想挣钱的动机,但是粗粗一聊真了解到不少东西,挺有意思的。
继续阅读

吃货精神

        法国今年的天气如屎一般叫人作呕,冬天徘徊不去,三天两头降温下雨刮大风。在几天阴雨后我和Wangzhen吃饭逛街那天奇迹般放晴了,本来我们有4个人,其他两个都来不了了,就我们照计划进行。我也临时换主意叫Wangzhen一起去吃云南菜,因为滋味云南这家饭店太小了,平时我们一聚会就呼啦啦一大帮还有带孩子的,没多少饭店能装得下我们。恰好滋味云南还出了新菜,它家一出新菜我就强烈被引诱。
继续阅读

家庭日

        5月的公众假日非常多,抽了一个假日回了趟诺曼底婆婆家。失策的是我们假日第一天出发,一路堵车,1个多钟头的车程花了3个多钟头。幸亏嘉容一向淡定,看看车外风景思考思考人生,累了睡个大觉。我们晚一天到也是因为我小姑子带着她仨孩子也回家了,人丁兴旺我婆婆家已经住不下那么多人,所以小姑子这天回家而我们这天到达,如此交错。
继续阅读

YUZU

        YUZU是一家坐落在巴黎7区的日本餐馆,门面不大,里间是个吧台,就像在日本一样食客可以围坐在木制吧台前边看着厨师制作食物边吃饭,外间座位不多,和大多数正宗日本人开的餐馆一样很袖珍。这天我和婷婷约了中午12点半在YUZU吃饭,幸亏约得早,没一会儿就坐满了,后来甚至有人排队。
继续阅读

你吓死我了

凌晨两点睡下,两点50分我被惊醒。老公不知为何全身发抖,抖到床都在颤,我就在“模拟地震”中醒来,问他怎么了,他答好冷,冷到不受控制地发抖,棉毛衫棉毛裤都穿上了,家里暖气都一直开着,可是就是冷。我也被他吓得开始发抖,生怕他出事。给他量了体温37.8,应该算正常。

他最近减肥体重一下子掉太快,加上他follow的Dukan食谱我一直都觉得不靠谱,没有什么医学常识的我判断他可能低血糖了,马上让他嚼了一块白糖喝下半杯可乐。我想打15急救,老公说没那么严重,可能被传染了流感,我再一次被惊吓,各种胡思乱想,难道是最近刚在法国出现的SARS?!新闻说就在里尔啊,不会传来巴黎了吧。对着老公我面不改色,实则心里都已经怕得要死。62岁的邻居就在几天前突然觉得心脏不适,接着呕吐,就这么离开人世。我不敢再继续往下想,老公如果没有了你我怎么办?

我决定先打电话给médecin de garde(值夜医生)来家里看看,老公说打给他妈妈吧问她知不知道这症状是怎么回事。我心里又怕又急,可是也忍不住OS打你妈有个屁用啊,当然得问医生。打通省里médecin de garde的专线,说明了情况后对方说他们医生都出去了,如果病人情况严重的话叫我打15急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了糖喝了可乐真有补充到糖分的关系,老公居然不发抖了,他说可以等到天亮,不用打急救的。我想这时候他也没必要和我逞能,他停止发抖我也能镇静下来了。问他还有没有其他症状,他说就全身酸痛,而且有拉肚子,没有什么医学常识的我进行第二次判断他估计得了gastro,老公自己也这么觉得。看他裹在被窝里虽然不再发抖了,但是我也睡不安心,继续在网上查症状。过了一个多小时后他真的开始发烧,起来两次跑厕所拉肚子,应该就是gastro了。

清晨5点左右我累得重新入觉,6点半嘉容居然醒了,居然这么早就醒了。我挣扎着起床,这一夜伺候完大的又继续伺候小的,把我累得一点耐心都没有,嘉容自己玩玩具都会火大,他一火大我也火大,过了他又来亲亲我,搞得我很内疚。出门时给他穿鞋子被他瞧见书架上我们的结婚照,他发现新大陆似地指着照片上的我开心地喊:“妈妈!妈妈!”我又抱起他狂亲一顿,真觉得自己跟神经病似的。

Jardin d’Acclimatation

上礼拜二我让嘉容逃学一天,让他和小胖、大萌一起去Jardin d’Acclimatation去玩。我想开车去,老公叫我坐地铁,公园在巴黎另一边,傍晚回家走环城公路回家肯定堵车堵得一塌糊涂。这种时候我就觉得带着小孩在巴黎生活真不方便,开车遇堵,乘地铁吭哧吭哧上上下下抬推车。耗了40分钟,换了两次地铁线后顺利到达公园的那站,刚好Yin带着小胖、Shali带着大萌也到了。嘉容心情不大好,因为出门的时候他非得带着他的小皮球,我说他拿不稳要掉的,硬塞到了推车底下他就开始哭,我威胁他说要么你在家玩皮球不出去了他才作罢。见到小胖和大萌时他也没马上高兴起来,直到后来吃午饭了才阴转晴,吃货还得用吃的来安抚。
继续阅读

我们爱聚会

        上周四Wangzhen邀我和Coco去她家聚会,我一大早先把嘉容送去托儿所,回家后化个妆,悠哉地等到快11点出发,都快到她家了才想起来手机在充电忘了带。我又掉转车头回去取,比约定时间晚了快半小时,没想到Coco比我还晚,让Wangzhen家的孩子们先空欢喜一场,他们每次都迫不及待地等着Coco家俩孩子,一听到门铃就冲出来。
继续阅读

Hôtel Daniel

        上礼拜二和婷婷、Lorena一起吃午饭,在香街附近的Market餐厅。我吃饭通常都很准时甚至提前到达,这天我磨蹭到错过两班车,晚了快半小时才到,不过有婷婷给我垫底。让准妈妈Lorena等我们两个真是不好意思啊。婷婷来过Market一次,说菜色不错就服务不好。我一进门就感觉到了,餐厅爆满,服务生却没几个。我站在柜台前等领位,一个人接电话接了半天,另一个回到柜台转个身又走了,我在柜台前等到Lorena都看到我了的同时才有人过来领我过去,刚入座婷婷也到了。
继续阅读

巴黎农场

        总算是有点初夏的样子了,老公迫不及待地把短袖都穿起来。这样的周末在家里呆不住,我们就把嘉容带去巴黎农场玩了。Ferme de Paris是在Bois de Vincennes里面,离我们家很近。等嘉容睡完午觉我们就出发了。
继续阅读

去Yin家春游

        上礼拜天气好得让我一度以为夏天到了,穿短袖、凉鞋都适合。Yin邀我们去她家吃午饭,我先查了路线,开车去的话也1个小时,坐火车的话也1个小时,正当我犹豫怎么去的时候老公建议我坐火车,因为傍晚回家的时候巴黎环城路上肯定堵车,都不知道几点能到家。这样我就和Wangzhen、Coco约好了在St-Lazare车站见面,我原本想提前到的,先去老佛爷买甜点,又磨蹭到最后时刻才出来,只能赶在火车出发前10分钟到达,错过这一班就得等半小时。Coco最早到,已经查好了站台,我收到消息后就直接跑车头找她们。Wangzhen带着她家小妹妹一起来滴,小妹妹打扮得像个小公主,还抹了她妈妈的指甲油,女生爱美的天性真是生来就有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