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3 年 5 月 15 日

你吓死我了

凌晨两点睡下,两点50分我被惊醒。老公不知为何全身发抖,抖到床都在颤,我就在“模拟地震”中醒来,问他怎么了,他答好冷,冷到不受控制地发抖,棉毛衫棉毛裤都穿上了,家里暖气都一直开着,可是就是冷。我也被他吓得开始发抖,生怕他出事。给他量了体温37.8,应该算正常。

他最近减肥体重一下子掉太快,加上他follow的Dukan食谱我一直都觉得不靠谱,没有什么医学常识的我判断他可能低血糖了,马上让他嚼了一块白糖喝下半杯可乐。我想打15急救,老公说没那么严重,可能被传染了流感,我再一次被惊吓,各种胡思乱想,难道是最近刚在法国出现的SARS?!新闻说就在里尔啊,不会传来巴黎了吧。对着老公我面不改色,实则心里都已经怕得要死。62岁的邻居就在几天前突然觉得心脏不适,接着呕吐,就这么离开人世。我不敢再继续往下想,老公如果没有了你我怎么办?

我决定先打电话给médecin de garde(值夜医生)来家里看看,老公说打给他妈妈吧问她知不知道这症状是怎么回事。我心里又怕又急,可是也忍不住OS打你妈有个屁用啊,当然得问医生。打通省里médecin de garde的专线,说明了情况后对方说他们医生都出去了,如果病人情况严重的话叫我打15急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了糖喝了可乐真有补充到糖分的关系,老公居然不发抖了,他说可以等到天亮,不用打急救的。我想这时候他也没必要和我逞能,他停止发抖我也能镇静下来了。问他还有没有其他症状,他说就全身酸痛,而且有拉肚子,没有什么医学常识的我进行第二次判断他估计得了gastro,老公自己也这么觉得。看他裹在被窝里虽然不再发抖了,但是我也睡不安心,继续在网上查症状。过了一个多小时后他真的开始发烧,起来两次跑厕所拉肚子,应该就是gastro了。

清晨5点左右我累得重新入觉,6点半嘉容居然醒了,居然这么早就醒了。我挣扎着起床,这一夜伺候完大的又继续伺候小的,把我累得一点耐心都没有,嘉容自己玩玩具都会火大,他一火大我也火大,过了他又来亲亲我,搞得我很内疚。出门时给他穿鞋子被他瞧见书架上我们的结婚照,他发现新大陆似地指着照片上的我开心地喊:“妈妈!妈妈!”我又抱起他狂亲一顿,真觉得自己跟神经病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