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年04月

会师啦

        和XO妈妈认识至少8、9年了,那时她还不叫XO妈妈。我和老公在国内办婚礼那年也是她和她先生结婚的那年,两位男士坐了同一个航班到上海。我在筹备婚礼,没能去上海接机,她去了,我老公先我那么多年见到了她。几年来我们一直都保持着联系,从博客、到围脖、到微信,今年总算在巴黎会师啦。
继续阅读

国际农业展

        第一次带嘉容去看巴黎的国际农业展,他还没出生的时候我和老公已经去过,这一次纯粹是为了带嘉容去和动物近距离接触,顺便我是为了去吃(可能这个原因更多些)。
继续阅读

物理治疗

怀孕的时候麻醉师给我做基础检查的时候说我的脊椎不正,建议我生完孩子后去看kiné,就是做物理治疗。我总忘了这事,一直拖到嘉容都2岁多了才去找全科医生让他给我开个处方。全科医生也确认我的脊椎有轻微不正,给我开了看kiné的处方。然后,我又拖拉了半年没动。上礼拜老公给我拿了预约,是前年嘉容看过的整骨医师,他同时也是物理治疗师。
Pendant la grossesse, mon anesthésiste m’a fait des examens basics, en me disant que je souffrais d’une toute petite scoliose. Elle m’a donc conseillé d’aller voir un kiné après l’accouchement.
Depuis, je n’y ai plus pensé, jusqu’aux 2 ans de Flo. Là, je me suis décidée à consulter mon généraliste. Celui-ci m’a confirmé que j’avais bien une scoliose et m’a donc prescrit un RV chez le kiné. Encore une fois, j’ai oublié et suis restée 6 mois sans rien faire. Et ce n’est finalement que la semaine dernière que mon mari m’a pris un RDV avec l’ostéopathe/kiné de Flo.
继续阅读

元宵大聚会

        每一次大聚会都多亏了贞的组织和忙碌,她绝对是女人中的典范。我没见过哪一个女人能像她般精致耀眼同时带3个孩子还能家里家外一把手打理得井井有条,她散发出来的才是真正的正能量。总之,我们几家人的元宵大聚会在她的安排下热闹度过。Liuliu也从外省赶过来一起,她和贞最忙碌了,给大人小孩粗粗一算20多口人准备了一大桌美食。我们不光现场吃到胃都要爆炸,聚会完还都大包小包打包回家,连第二天的午饭晚饭都全包了。
继续阅读

情人节

从我们在一起,每一个情人节怎么过的我都记得很清楚。
这一点就不用考验老公了,男人能把生日结婚纪念日情人节之类的重大日子记牢绝对可以颁奖给他了。
老夫老妻了可能也用不着清楚地数着这是我们的第几个情人节,
可我仍忍不住掐指一算,哇,第12个。
继续阅读

参加小朋友的生日会

        第一次我们作为嘉容的陪同去参加了小朋友的生日会,我一同事M和我同一天入职的,她女儿过生日,邀请了我和另一个同事珍带着孩子去参加。M的好友儿子也一起过生日,她们在15区的Une mère, une fille à Paris租了场地,类似这种室内亲子乐园的地方我以前也带嘉容去玩过,大人可以在一旁吃饭喝茶小孩在一边玩,很适合有小孩的家庭。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