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年06月

上山摘杨梅

我们在杨梅成熟季回国,必然会安排上山摘杨梅的活动的。
只是今年带着嘉容我本来是嫌麻烦的,那天爸妈晨练结束被他们的太极友们一怂恿就去了。
兰溪杨梅也很出名,每年都有杨梅节的啦。
我一回国家里就已经几框杨梅备着了,嘉容也吃了很多,可怜老公吃不着,视频聊天时我还不忘在镜头前显摆显摆。
然后,我就口腔溃疡了。。。。。
继续阅读

妈妈去哪儿

回国这几日每天都好忙,忙着到处吃喝玩乐。
带着嘉容上山下乡,就好似上演着“妈妈去哪儿”。
嘉容外公外婆对于嘉容任何一点小事都津津乐道,和家人邻里即时分享。
到达第一天,外公外婆就带嘉容去理了发。
这几年我都没在夏天时回国,都已经忘了有多热,是应该给嘉容理个短发清爽些。
我每天早上都带上嘉容陪他外婆去买菜,说是早上,其实都已经在他外公外婆晨练回来。
大约都快9点了,嘉容先在家喝了奶,再陪我一起去外面吃早饭。
早饭家里也有,可是我就是馋那些家乡味,比如:水索粉、天津包子、清汤面、大饼油条和豆浆……
嘉容这个小吃货也必定参与瓜分我的早饭。
继续阅读

回国玩喽


时隔一年多我们才又有时间回国玩。
嘉容外公外婆是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外甥盼回去了。
一年里就这么些日子能在一起,对他们来说真是太不容易了。
直到飞回国前一天我还在上班,行李也没准备。出发前晚整理到后半夜。
我自己没什么好带的,无非就是给家人的礼物以及嘉容的食品。
继续阅读

青梅竹马

嘉容从3个多月大起就入了托儿所,第一天去就碰到了Eva。当时Eva是个光头爱哭鬼,每次去接送嘉容都看到她流着鼻涕不停地哭。后来,嘉容和Eva一起慢慢长大。Eva也越来越漂亮,不再是那个爱哭的小女孩。再后来,老师和我们说Eva特别喜欢和嘉容一起玩,他们这堆一起成长的小P孩中就她和嘉容形影不离。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么。我想想都觉得浪漫。(感情好丰富滴麻麻)
继续阅读

中世纪节

        周末,我们家附近举行了一场很小型的中世纪节日。天气不差,至少没下雨,我们带嘉容去转转。刚好是六一节,法国没有庆祝儿童节的传统。当我来到法国后才发现我们被“骗”了很多年,六一国际儿童节原来根本不“国际”,大多数国家都不庆祝。不过我们小时候因此而有放一天假我们也赚了。
继续阅读

        围脖上吃货真多,然后小吃货如我就被引诱。和婷婷的闺蜜之夜要安排起来不容易,她晚上基本不得空,突然有了机会就马上约起来,也很幸运地预约到了位置。就是传说中的“仁 Jin”,2013年初开业,已经赢得米其林1星。它坐落在巴黎1区,离Opéra不远,就在歌剧院大道平行的小街上。
继续阅读

共度母亲节

        法国的母亲节比多数国家都晚,5月的最后一个礼拜天(也有例外,如果刚好和Pentecôte重合,母亲节就推迟到6月的第一个礼拜天)。母亲节礼物我已经提前收啦,嘉容在托儿所也有做礼物送给我,是一盘植物,旁边有嘉容画的小人,还有一首诗。我没看出来是什么礼物,老公说大概是葱。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