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5 年 2 月 20 日

又一年除夕

         连续两年不能回国过年,还是那么不习惯。去年在忙碌中这一天也就过去了,今年我拿了两天假,早上起床(实则已近中午)后给家人打电话,老弟已经在他未来丈人丈母娘家吃了一顿带上我未来弟媳回家继续团圆饭。是的,曾经跟在我后头的小孩子已经长大快成家了,上个月订婚,我们今年秋天回国去参加他们的婚礼。电话里传来鞭炮声声,更显得我这边的凄凉,早知道还是上班好,在家呆着越显冷清。挂了电话,看到我弟弟给我传来的年夜饭我眼眶一热,泪就滚下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