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生活杂记

妈妈去哪儿

回国这几日每天都好忙,忙着到处吃喝玩乐。
带着嘉容上山下乡,就好似上演着“妈妈去哪儿”。
嘉容外公外婆对于嘉容任何一点小事都津津乐道,和家人邻里即时分享。
到达第一天,外公外婆就带嘉容去理了发。
这几年我都没在夏天时回国,都已经忘了有多热,是应该给嘉容理个短发清爽些。
我每天早上都带上嘉容陪他外婆去买菜,说是早上,其实都已经在他外公外婆晨练回来。
大约都快9点了,嘉容先在家喝了奶,再陪我一起去外面吃早饭。
早饭家里也有,可是我就是馋那些家乡味,比如:水索粉、天津包子、清汤面、大饼油条和豆浆……
嘉容这个小吃货也必定参与瓜分我的早饭。
继续阅读

回国玩喽


时隔一年多我们才又有时间回国玩。
嘉容外公外婆是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外甥盼回去了。
一年里就这么些日子能在一起,对他们来说真是太不容易了。
直到飞回国前一天我还在上班,行李也没准备。出发前晚整理到后半夜。
我自己没什么好带的,无非就是给家人的礼物以及嘉容的食品。
继续阅读

中世纪节

        周末,我们家附近举行了一场很小型的中世纪节日。天气不差,至少没下雨,我们带嘉容去转转。刚好是六一节,法国没有庆祝儿童节的传统。当我来到法国后才发现我们被“骗”了很多年,六一国际儿童节原来根本不“国际”,大多数国家都不庆祝。不过我们小时候因此而有放一天假我们也赚了。
继续阅读

共度母亲节

        法国的母亲节比多数国家都晚,5月的最后一个礼拜天(也有例外,如果刚好和Pentecôte重合,母亲节就推迟到6月的第一个礼拜天)。母亲节礼物我已经提前收啦,嘉容在托儿所也有做礼物送给我,是一盘植物,旁边有嘉容画的小人,还有一首诗。我没看出来是什么礼物,老公说大概是葱。
继续阅读

嘉容的第二次迪斯尼之旅

        因为托儿所罢工,我们临时决定带上嘉容和方严他们一家人一起去迪斯尼玩。我临时去CE买票没买到,卖完了。去迪斯尼时临时买的,以前去都是CE特价票,真不知道门票要那么贵,成人票一天两园的84欧,加上15欧的停车场费。老公说再多花点钱直接办张年卡算了,于是办了两张159欧的fantasy年卡,等嘉容满3岁以后也给他办一张,包含停车费,迪斯尼里面饭店和其他消费都是9折,一年里有些假日不能入园。我们也不可能老是去玩,就是想天气好的时候偶尔带嘉容去散散步也好的。反正去两次就已经把费用赚回来了。
继续阅读

惊喜礼物

        5月8号是国定假日,天气很差,老是下雨,带着孩子没地方去。等嘉容午觉起来后老公邀我去逛fnac,我就同意了。他直接带我去了苹果展示区,问我:“Mac Air和Macbook Pro你觉得哪个好?”我完全就是个外行啊,一点儿研究都没有,他就blablabla给我介绍了番,其实就是把他的看法灌输给我:Macbook pro更好。
继续阅读

重逢

        方严一家人从南部来巴黎,为了带他们儿子来迪斯尼玩,于是就有了我们两家的重逢聚会。缘分是多么奇妙的一件东西,我们由写博客而认识,然后交换电话号码聊天,后来再在现实中见面。那时我们都还没有小孩,头几次见面都在巴黎,之后是09年我和老公去南部度长假,我们约了一起去南部小城Cassis玩,这也是我们两家人上一次的大聚会,当时方严已经怀孕了。2010年我和方严见了一次,她回国出差途径巴黎,特地从机场赶来市区见面,当时轮到我怀孕。再接下来就是这次重逢,聚会队伍变庞大了,都带着小拖油瓶。
继续阅读

婆婆和小姑子的生日

        婆婆和小姑子的生日接近,所以3月中旬我们回了一趟诺曼底给她俩一起庆祝生日。那个周末天气很好,可以脱下冬衣了。嘉容就穿了个长袖体恤在阳光下都玩得出汗。
继续阅读

大聚会

        我们公司每年有两次大型聚会,一次是年底一次是年初,真有点辞旧迎新的味道。迎新年大聚会是全巴黎地区的,今年公司在香街的Club 79包场举办。没错,我又拖拉了2个月才写,这都已经是2个月前的事了。听说大老板也会来,要在现场致辞。结果大人物没出现,致辞的是巴黎地区的头头。
继续阅读

会师啦

        和XO妈妈认识至少8、9年了,那时她还不叫XO妈妈。我和老公在国内办婚礼那年也是她和她先生结婚的那年,两位男士坐了同一个航班到上海。我在筹备婚礼,没能去上海接机,她去了,我老公先我那么多年见到了她。几年来我们一直都保持着联系,从博客、到围脖、到微信,今年总算在巴黎会师啦。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