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生活杂记

国际农业展

        第一次带嘉容去看巴黎的国际农业展,他还没出生的时候我和老公已经去过,这一次纯粹是为了带嘉容去和动物近距离接触,顺便我是为了去吃(可能这个原因更多些)。
继续阅读

物理治疗

怀孕的时候麻醉师给我做基础检查的时候说我的脊椎不正,建议我生完孩子后去看kiné,就是做物理治疗。我总忘了这事,一直拖到嘉容都2岁多了才去找全科医生让他给我开个处方。全科医生也确认我的脊椎有轻微不正,给我开了看kiné的处方。然后,我又拖拉了半年没动。上礼拜老公给我拿了预约,是前年嘉容看过的整骨医师,他同时也是物理治疗师。
Pendant la grossesse, mon anesthésiste m’a fait des examens basics, en me disant que je souffrais d’une toute petite scoliose. Elle m’a donc conseillé d’aller voir un kiné après l’accouchement.
Depuis, je n’y ai plus pensé, jusqu’aux 2 ans de Flo. Là, je me suis décidée à consulter mon généraliste. Celui-ci m’a confirmé que j’avais bien une scoliose et m’a donc prescrit un RV chez le kiné. Encore une fois, j’ai oublié et suis restée 6 mois sans rien faire. Et ce n’est finalement que la semaine dernière que mon mari m’a pris un RDV avec l’ostéopathe/kiné de Flo.
继续阅读

元宵大聚会

        每一次大聚会都多亏了贞的组织和忙碌,她绝对是女人中的典范。我没见过哪一个女人能像她般精致耀眼同时带3个孩子还能家里家外一把手打理得井井有条,她散发出来的才是真正的正能量。总之,我们几家人的元宵大聚会在她的安排下热闹度过。Liuliu也从外省赶过来一起,她和贞最忙碌了,给大人小孩粗粗一算20多口人准备了一大桌美食。我们不光现场吃到胃都要爆炸,聚会完还都大包小包打包回家,连第二天的午饭晚饭都全包了。
继续阅读

参加小朋友的生日会

        第一次我们作为嘉容的陪同去参加了小朋友的生日会,我一同事M和我同一天入职的,她女儿过生日,邀请了我和另一个同事珍带着孩子去参加。M的好友儿子也一起过生日,她们在15区的Une mère, une fille à Paris租了场地,类似这种室内亲子乐园的地方我以前也带嘉容去玩过,大人可以在一旁吃饭喝茶小孩在一边玩,很适合有小孩的家庭。
继续阅读

2014年的除夕

        又是一个没有办法回国与家人团圆的除夕,不只是因为我还没有年假,即使有,在忙碌季里都不准请假。为此老妈怂恿我辞职,她现在总嫌我请假不自由。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就是这麽回事。除夕这天我提前下班,去滋味云南打包提前预订好的菜,一家三口在自己家里吃顿团圆饭,过年的情绪还是很浓郁的。嘉容好爱吃饺子,一大盘饺子几乎都是他干完的。老公早已练就中国胃,多辣多重口味都能跟着一起吃。他给我下载了高清版的春晚和我一起看。我们还给嘉容准备了压岁红包,在异国他乡的除夕也还是要一本正经地过。
继续阅读

半程马拉松

        去年年底老公报名参加了今年巴黎半程马拉松,他开始跑步原自减肥,事实上刚开始是挺有动力,最起码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坚持得久。不过后来还是有所松懈啦,直到去年夏天去意大利旅行时把腰扭伤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跑步,接着就入冬了他就给自己找各种借口跑不了。所以我就觉得他那四五十欧的报名费是打水漂用的。
继续阅读

Karaoke Night

        上个月底珍给大伙儿组了一局卡拉OK聚会,她在13区的中国城大酒楼订好了位置,没想到我们到达的时候把我们在卡拉OK厅里的位置取消了,他们说两个小时前联系珍联系不上,以为我们不来了。于是把我们安排在隔壁厅里吃饭,等卡拉OK厅里有位置空出来了就把我们移过去。结果那个厅里估计是被哪个公司搞聚会给包了,3、4桌人轮流唱,法国人都唱得很疯狂,边唱还边跳,可怜我们点了一圈歌一首都没唱上。Patricia一直很期待这次唱K,好不容易聚上了却唱不了。于是我们决定3月份再来一次Karaoke Night,但是不到这里来唱了,去包个小包厢让麦霸们都唱个爽。
继续阅读

Formation

阴差阳错地开始了这份新工作,进展一切顺利。
10月1日合同第一天,en binôme一个礼拜,在intégration组里一个月的时候经理就像我透露某组看上我了。
我的第六感很敏锐,猜到是哪一个,正好也是我想进的组。
11月底经理已经私下跟我确认了分组的事,12月初在brief上宣布。
新组的经理和同事我都超喜欢的,每一个人都很nice。
继续阅读

女友小聚

我以为我们会在2013年达成搬去外省居住的梦想,最终在计划不如变化快的名言下还是留在了巴黎。一些小伙伴们以为我搬家了,当我告诉她们还在大巴黎扎根着她们都觉得留下最好,根据地呀。我和小C已经一年多没见了,和橘子还有Bene倒是见过两回。2014年伊始,小C邀请我们去她家聚聚。那天下班离聚会时间还早,我和俩同事一起逛街买衣服,接着去酒吧喝一杯。没想到一杯白葡萄酒竟然就上头了,晕晕呼呼地在雨中找地铁赶去小C家,那一区我不熟,跑错方向找不到地铁站,打出租车也一辆都找不到,最后迟到半小时。不过在法国就是有这样一个好处:我以为我大迟到但终究有人会垫底,我永远都不会是最晚的那个。果然Bene比我还晚。
继续阅读

年会

        2013年的公司年会本来是在12月底举行,最后推迟到了1月初。当时我入职才3个月,怎么着都想去见识见识滴。以前小公司的年会是走温馨路线,不知道大公司里面的年会是什么样的。不过听着老同事们都说去年年会是在塞纳河上租的游船里举行的,就觉得今年相差得也太远了,就在单位附近租了个晚会公寓。不管怎样我还是去玩玩呗,喝几杯酒去也好的。最近的人事调动也特别多,有新的头头来,旧的头头走;有经理去了总部,也有经理升职去做了头头。这年会听着有欢送会的感嚼。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