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摄会主义

下雪了

        圣诞的时候没有冬天的气氛,没想到这几天就接连下雪,印象中这场雪不是我在法国生活这几年里最大的一场,我怀嘉容那年下的是传说中的鹅毛大雪,今年的雪不大但是下得很勤奋很卖力,零星小雪可以飘整整一晚上可以飘连续三四天。周末我们带嘉容散步,小家伙第一次在雪地里玩,在他的意识里还不知道“雪”这个东西,刚出门就摔了一跤,算是第一次亲密接触。赏雪的时候我们都跟孩子般激动,但是只要是出门办正事就很火大,主干道上的雪清很快,小路上就很难开,走路的话更恐怖,化雪的地上一走就一塌糊涂。
继续阅读

        在法国这6年间没见过像今年那么多雪,从11月就开始飘,到了这个礼拜是不是到达顶峰了还不知道。初雪总给来带来新鲜,but雪多了出门就成问题。以前吧雪地里摔一跤可能还一笑置之,换身衣服的问题吧,没事。现在这特殊阶段可不是闹着玩的,绝对不能摔着自己啊。新雪倒没那么怕,特别是大雪,还是蓬松的,踩在上面嘎吱嘎吱,不会摔倒。最怕就是旧雪未融,新雪又来,底层被踩实了、冻成冰了,难免滑一脚,得保持很好的平衡力。

第一场大雪还是在本月初的时候,洋洋洒洒落了一整天,到了傍晚还在下。我和老公忍不住跑出去看雪,其实是去附近的面包房买长棍。

继续阅读

香街大农场


        我俩是电视上看到香街大农场的新闻的,活动搞三天,我俩选了周日去凑热闹,天气大好,气温暴涨到犹如盛夏。下了A线,往凯旋门方向的出口走,场面壮观到就像新年时分。人流在地铁口自动分成出和入的两股,有序地慢慢移动,我拿着小傻瓜机抓拍了一张。


继续阅读

铃兰芬芳

相公送的铃兰花

今年的五一节刚好在周六,我和老公决定趁这个大周末回趟他妈妈家。周五我下午就得空了,先买了些Noix de St-Jacques(一种扇贝肉)作馅的干贝饺子外带回婆婆家,婆婆和她男朋友非常爱吃这种干贝,我本来想自己包饺子的,可是天性懒惰,还是直接买现成的尽点孝心吧。我人已经在外面了,就和平安夜那天一样,我直接从St-Lazare坐火车去Mantes-la-Jolie,老公在那边车站接上我再去诺曼底。事先查好了班次,上的是趟直达车,半小时就到了。在快到Mantes-la-Jolie的时候老公打电话来,问我的火车是不是刚过电站,他就在和火车轨道平行的高速上,看到一趟车刚过去。这次他把时间掐得挺好,没像上次一样让我苦等大半天,等我下车后他已经在出口等我了。
继续阅读

忙里偷闲

博客劳模的更新率越来越低了,不是我不愿意,实在是忙得我一有时间就拼命补觉,在睡不醒的状态下对写博客就不上心了。这一个礼拜我连周末都没得休息,总算忙过来了,任务的这最后一天倒显得轻松起来,大家边做着收尾的事边大侃特侃,讨论着这周末的大聚会。我挺想参加的,可是因为刚好这周末是国定假日,我们也很久没回公婆家,我已经答应了老公一起回诺曼底。可是大家叫我一定要去,今天回家和老公商量了一下,他说要不就给他妈说一下,我们下次再回,要不星期五下午回去,星期六下午就回来,这样我还能赶上周六晚上的大聚会。可能后一个方案比较好。
这两个礼拜,巴黎的天气前所未有的好,5月份的天都赛过8月盛夏了,中午都有20多度,看着那么好的阳光不能出去享受一下还真不甘心。所以,即便我真的很累,周六下午还是和老公一起在外面走动。我是挺耐寒的,可是在气温飙高的时候却不经冻,就是那天学他们老外一见太阳就吊带短袖地出来,我就着凉了,第二天开始就嗓子痛,我还和Toei去吃泰国菜。说回星期六下午,我和老公去看了场电影,傍晚的阳光还是很灿烂,他说去塞纳河边picnic,可是我俩什么准备都没有,就在Les Halles的Monoprix里面临时买了点沙拉、三文治什么的,就往塞纳河上的Pont des Arts(艺术桥)桥晃荡过去。
继续阅读

La Seine

      茵同学留言给我,叫我拍些塞纳河的照片给她。上周末在市区内逛时就顺手掐了两张,再找了些以往拍的塞纳河照片来交作业了。希望茵同学能满意,也祝愿她手术顺利,早日恢复健康。


继续阅读

新玩具

        周六天气大好,叫人在屋里根本坐不住。yarui给我打电话那会儿,我正和我家那口子暴走,她问:“在哪儿呢?”“在逛书店。”惹得她嘿嘿笑,说:“你俩除了逛书店还会逛什么。”哎,我有什么办法,若找不到他人我准能在书店里揪到他。这不,在网上看到有人评论Jussieu那站有家很amazing的书店,叫你走进去后都出不来。有好东西他一定得找我分享,我就被拽过去了,结果走进那家被说得何等神奇的书店里五分钟我们就出来了。也就那样啊,还没旧书市有逛头。

阳光那么好,都不用找室内坐下来吃午餐了,一人一根panini在Jussieu的广场上晒太阳。身后那个公厕我记忆犹新啊,4年前的某个重要日子俺在这儿蹲过。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