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除夕

又一年除夕

         连续两年不能回国过年,还是那么不习惯。去年在忙碌中这一天也就过去了,今年我拿了两天假,早上起床(实则已近中午)后给家人打电话,老弟已经在他未来丈人丈母娘家吃了一顿带上我未来弟媳回家继续团圆饭。是的,曾经跟在我后头的小孩子已经长大快成家了,上个月订婚,我们今年秋天回国去参加他们的婚礼。电话里传来鞭炮声声,更显得我这边的凄凉,早知道还是上班好,在家呆着越显冷清。挂了电话,看到我弟弟给我传来的年夜饭我眼眶一热,泪就滚下来。
继续阅读

2014年的除夕

        又是一个没有办法回国与家人团圆的除夕,不只是因为我还没有年假,即使有,在忙碌季里都不准请假。为此老妈怂恿我辞职,她现在总嫌我请假不自由。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就是这麽回事。除夕这天我提前下班,去滋味云南打包提前预订好的菜,一家三口在自己家里吃顿团圆饭,过年的情绪还是很浓郁的。嘉容好爱吃饺子,一大盘饺子几乎都是他干完的。老公早已练就中国胃,多辣多重口味都能跟着一起吃。他给我下载了高清版的春晚和我一起看。我们还给嘉容准备了压岁红包,在异国他乡的除夕也还是要一本正经地过。
继续阅读

除夕

        除夕这天没有像天气预报说的下雪,不过气温仍然低,快10点了老妈把我们叫醒,她和爸爸都从超市回来了,说替我把正月里走亲戚的礼品都买好了。又啃老了,爸妈总给我打点好一切,回国我什么都不用带,人到家就行了。冬天回江南是挺让人受不了,但是过年了就想和家人在一起,年味儿才浓。等以后嘉容上学了也没办法带他回来过年,趁现在能回来就一定回来,我知道爸妈都希望这个时候能一家团聚。

        和往年一样,妈妈烧10个菜,祭祖、放鞭炮,然后一家人听着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吃年夜饭。今年嘉容都自己坐上桌了,妈妈说时间过得就是快,去年还抱着他在怀里今年他就和我们一起坐着吃了,明年过年他都会自己夹菜了。每当吃到一半爸爸就开始给我们每个人发红包,老妈拿到红包问:“今年有多少啦?”爸爸笑着说:“去年我包多少来着?”我答多少多少,他说他都不记得每年都给了多少压岁包。因为去年是历史新高嘛,我记得。爸爸说:“那今年更多。”压岁红包收得一年比一年多了,是不是表示着咱日子一年过得比一年好呀。妈妈说那今年着红包捏上去怎么那么薄?爸说都是新钞嘛。嘉容这小家伙是个小财迷啊,吃完饭了下桌他竟然还记着要把红包带走。

        今年过年我没活动,同学老友们都成家有小孩了,不会出来热闹了。爸妈也不出去打麻将什么的,就老弟和他朋友聚会去了。嘉容睡下后我就和爸妈一起看春晚守岁,有了围脖后看春晚也更有意思了,一边看一边刷围脖,各种吐槽好欢乐。你说要是春晚取消了也挺可惜了,那就真的要一家四口凑在一起搓麻将守岁了。老公一会儿来微信视频一会儿电话,要是他在我们身边多好。嘉容睡得很淡定,鞭炮焰火那么大声都没吵醒他。今年焰火很漂亮,零点蛇年到来时我站在阳台上看焰火,风景独好。

        我凌晨3点半才睡,大清早7点半嘉容被新一轮的鞭炮声吵醒了,我也就起来了。爸妈和弟弟去上新年坟,嘉容带上山很麻烦,我就带他在家呆着。午饭后我和我妈带他去中洲公园晒太阳,好多好多人哪,估计嘉容心想他是第一次见到人山人海。在儿童乐园里嘉容自己就要冲进去玩了,超可爱,一本正经地坐在旋转椅上转方向盘。就是实在太挤了,卖票的地方就排超长的队伍,幸亏有人说票买多了退了我们一张,否则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勇气去排队。我在旁边给他们拍照,每次别人一轮玩下来,门一开我妈就抱着嘉容冲锋一般上去抢位置,真的,人口大国太不容易了,做什么事都那么挤,连小孩玩个秋千都排队等半天才轮上。玩了一圈嘉容不肯走,把他拖去兰江边他又要蹦进去玩水,教他往江里扔小石子他又玩high了,最后又是把他硬拖走的。

        什么是幸福?家人身体健康,家庭和睦美满就是幸福。

大年三十

        除夕前一天才开始备年货,下班后老公接我一块儿去陈氏。超市里播着挺土的但是充满喜庆充满年味的音乐,从快清空的货架来看,这儿的华人还是挺看重年三十的。我们差点连豆腐都买不到了,只剩没几块。要做什么菜,我事先列好了个单子,所以我俩很神速地购了两大篮就撤了。除夕当天才来大扫除,我俩这一整天就在家里吸尘拖地洗厕所清卫生间了。法国时间下午1点春节联欢晚会开始,正是我俩劳动得热火朝天的时候,都奔到电视前看开场了。本来都没觉得什么,可是那个时刻突然觉得很难过,过年的日子就应该合家团圆,和亲人在一起的呀,我却在千里之外,一想到这眼泪就涌上来。刚好这时yarui也给我打电话,她也正难过着,两个人轮流哭了。不过幸好很快就见面庆祝了,只要和朋友在一起就不会那么悲伤。

        我很了解自己的弱点,第一次在家做中国菜招待朋友,必须提前做准备。切菜一直都很折磨我俩,所以我傍晚6点钟就开始切菜装盘了,老公说可真像国内的餐馆,都是装成这样给食客点菜的。rita到得最早,接着yarui相公也到了,yarui比我预计到得晚,我就马上把菜下锅了,等rita老公到了之后没多久就做完菜了。我是准备了10个菜,可是菜量都蛮大的,yarui和rita都说9个菜够多了,那盘酸菜笋片我就没做。

我也就能鼓捣点家常菜,相比较以前十指不沾阳春水到现在还能整点东西出来招待朋友,已经算是很大的进步了吧。

继续阅读

年夜饭

        偶老爸老妈保持传统,三姨他们不是第一次约一起去酒店过年,他们都拒绝的。过年是一定要在家过的,虽然麻烦了点。不过主要还是麻烦老妈要烧一桌子的菜,老爸办一下祭拜祖宗的仪式。我和老弟基本上是靠边站着,等一切就绪就吃年夜饭收压岁红包了。

大约下午3点多,街上已经见不到几个人了。大家都已经赶回家去准备过年了。

继续阅读

年三十

        一转眼,回到家都已经十多天了,今儿个是年三十了。外面倒是挺安静,感觉像是在为今晚震耳欲聋的爆竹烟花之势而静静酝酿。到时候这个世界将是一片沸腾,在家里说话都得靠喊,根本就听不清楚。老妈大清早就已经把菜都买回来了,老爸买鞭炮买得晚,往年应该早就买来了吧,他今天中午才去买。还顺便又买回来一把二胡,中饭前就在楼下调音,拉了几小段。我和老弟也拖拉,正月里吃的各种小食今天下午才去买。去的路上还挺热闹的,超市里也是挤得很,买完出来就明显感觉路上车少人少了,店门也一间间开始关,大家都要赶回家去吃团圆饭了。

        有人问我,年三十晚上什么活动?今年我也不知道干什么好了,因为同学朋友们都成家了之后,也都很少有机会出来活动了,我看我就在家看看春晚得了。春晚最期待的就是“小虎队”了,小虎队给我们这一代人所带来的回忆是90后所不能理解到的。读小学甚至初中时都还在听小虎队的歌,现在一听到曲子都能哼出歌词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