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圣诞

阿尔萨斯的童话之Colmar

        去年从意大利回巴黎的途中因为老公的腰受伤而取消了Colmar的行程,这次我们去斯特拉斯堡看圣诞集市把Colmar这一站补回来了。早有耳闻Colmar的美,这座阿尔萨斯地区的第3大城市在节日气氛下显得精致、温馨。我们出发之前只查了斯特拉斯堡的圣诞集市开幕日期,很庆幸来到Colmar小城的时候这里的集市也已经开始了。
继续阅读

圣诞节

又圣诞了,如同近几年在老公大妹妹家过,他们一家人今年夏天搬去了美国,为了圣诞和新年特地回法国的。半年没见,我这小姑子越发苗条越发美艳动人了。这个圣诞除了公婆两边的家人之外还多了小姑子夫妇的朋友,老公说他们怎么那么厉害,刚回法国第二晚就在家举行了大爬梯,然后圣诞趴,再然后是朋友趴,再再然后是新年趴,精力也太好了,不光需要精力也需要经济。
继续阅读

圣诞橱窗

上个礼拜五我下班晚,走出单位大门发现老公抱着儿子在等我。
好大的惊喜。
大冷天的还带着儿子出来真需要勇气。
老公说,儿子顺便把巴黎春天和老佛爷的圣诞橱窗一一欣赏了。
这也算是巴黎的一大圣诞景观,
每年两大商店都各自有主题来装扮橱窗和圣诞树。
前者可以因为不同的主办单位来PK一下,
至于圣诞树巴黎春天估计怎么都拼不过老佛爷,
光是树的size并且在古典圆顶的衬托下就已经胜出了。
继续阅读

圣诞爬梯

        圣诞节前老公公司举行了一个圣诞爬梯,有孩子家庭一般都会带孩子来参加,我们也带着嘉容去凑热闹。事实证明嘉容还是太小,对过节没有概念,其他孩子都专心看演出的时候他在一边捣蛋。爬梯内容每年都在变,今年请来了魔术师。大人在位置上就座,孩子们都在临时搭建起来的小舞台前席地而坐,小小孩在父母的陪同下也可以坐在前面。刚开始嘉容坐我怀里倒也老实,目不转睛地看表演,大概过了半小时就坐不住了,先是沾花惹草调戏周围的小朋友,后来又一个劲儿往前面钻,也想加入表演,我在后面拼命拽着他衣服。要圈住这个小小孩实在是辛苦,换老公来陪他。最后老公也受不了了,干脆把他的推车推到前面,他坐推车上就老实了。
继续阅读

Joyeux Noël

        如同过去三年,我们在老公大妹妹家过圣诞。今年我们一门心思想着搬家的事,对过节没热情,看着家里乱七八糟的样子连圣诞树都不想装饰。礼物也拖拉到最后一天才来弄,而且在出发去妹妹家前才发现少准备了两份礼物,我公公的女朋友的孙子孙女忘了算进来了,又急急忙忙先跑去商店买礼物,然后再顺道去他妹妹家。刚下车,我问老公有没有把sac à langer带上,他说你没让我带啊。真要疯掉,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忘掉了,儿子吃的用的全在里面,爹妈当得越来越不靠谱了。我们还专门给嘉容买了一套平安夜穿的红色的圣诞睡衣,结果都落在妈咪包里了。我叫他赶紧来回跑一趟,他嫌麻烦,要去附近的商店买,幸亏妹妹家什么都有,连尿不湿都还有呢。吃的么反正嘉容从不挑剔,给什么吃什么,就让他和我们吃一样的了。将就一晚上吧。
继续阅读

圣诞2011

        平安夜刚好在周六,为了有足够时间打扮,周五晚上我包装礼物包装到大半夜。老公给我的礼物包装时还特别把我支开,而且包好后也不先放在圣诞树下,不让我看到外壳大小,当然我也用这招对付他。送给嘉容的第一份圣诞礼物是我俩一起去老佛爷里挑来的,原先我就知道5楼是童装部,原来还有玩具部。我和他爸想法一致,想送一份他可以持久保留的东西,转了一圈商店就挑到了。商店里问我们要不要包装好,我俩决定自己拿回家包,对那么点小事也好在意的说。
继续阅读

圣诞节前的周末

周六晚上去yarui家聚会,带儿子出趟门跟搬家似的,尽管都已经轻装上阵了。嘉容不认生,托儿所里见的人也多,到了他干妈家见谁就笑。把他扔地板上他自己叽里呱啦说个没完,到点了给他喂水果泥喂奶,换了尿片扒了衣服套进睡袋,抱进房间让他睡yarui他们床上,本来我还担心他是否因为环境改变一时半会睡不着,也才不到5、6分钟就听不到他“讲话”,呼呼大睡了。接下来就是我们大人滴自由时间。


继续阅读

平安夜

        有雪相伴的平安夜,是我在法国过的这7个圣诞假日中的第一次。白色圣诞节确实带来了气氛,问题就是去过节的路上变得比较辛苦。今年我们改在他大妹家庆祝,我们开了1个小时的车才到。大路上都没问题,下了高速后到他妹家附近了,小道上的雪都还没清掉,我们开得相当小心。这是我第一次带着小白兔与亲友见面,虽然电话里都随时报道着动向,见了面了仍然关切地问个不停,他俩小妹都激动地狂拥抱我。二妹还说,这6年多里还是第一次在拥抱我的时候感觉原来我有腹部。我们到了之后就开始apéro,但是配开胃酒的餐点我很多都不能吃,再说了酒也不能喝,我就干脆坐一边陪俩妹妹聊天去了。(其实是没忍住啦,从老公酒杯了小酌一口香槟,当然鱼生鱼籽酱之类的canapés我是不敢吃的,餐前就吃了几个烤熟的小点心)
继续阅读

第七个圣诞

        可怜的我,平安夜这天也要上班,和大多数人一样。其实拿天假也没什么,不过我因为先斩后奏订了机票回国度长假搞的上司责备我,我想还是在平安夜这天乖乖地留守到最后吧。后来我还是提前走人,傍晚4点半就往车站冲刺。今年的圣诞我和老公不一道回诺曼底,因为他开车进市中心来接我铁定困在巴黎,所以我俩商量了一下,我去St-Lazare坐火车到Mantes-La-Jolie,他在那边的车站等我(最终变成我等他)。上班前我就已经买好了车票,就怕傍晚买车票都要排长队。果然我很有先见之明,车站里密密麻麻都是人,让我不由自主地想到国内的春运。虽然人是不可能多到像国内一样,不过这样的景象在法国也只有在巴黎才能见识到的。我也没那闲心掏相机拍照,因为看到往Mantes-La-Jolie方向的一班车还有四分钟就开了。虽然我也没往那方向坐过火车,但是知道有些是直达的有些是站站停的慢车,我也来不及研究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正都是能到达的,先上车再说。车里几乎满座,可以想像人们赶回家庆祝的心情,我的心情也如此。
继续阅读

圣诞节前

        后天就是平安夜了,我们都还没把礼物买齐。不过买送给对方的礼物就非常积极了,都是早早地准备好了。还要玩互相猜测的游戏,给暗示给线索,可是却又不挑明,非要把惊喜留到平安夜。老公先透露的,叫我别看银行账户(我们各自的私人账户和联名账户都在同一个银行,一登录银行网站就一目了然地呈现在屏幕上),因为他已经买了礼物了。我有时候真是挺能忍的,虽然很想知道他会送我什么,可是我真不想提前揭晓惊喜。过了两天我也就准备好了送给他的礼物,所以也叫他别看账户。他给我的线索是:送我的礼物不是很多中国人所拥有的、狮子、红和白、土地、tidy。我问他是不是电子类产品,他说这次送我的不是。不是很多中国人拥有的,那能是什么?我就想他可能请我去看歌剧《狮子王》。可是他说不是。我给他的礼物线索是:方块、无限止、网络,他也没猜到是什么。后天就能揭开谜底了哦。

        我们先去家附近的商业中心,竟然找不到停车位。只好又转去远一点的,路上虽没堵,但是行进速度也不快。远一点的商业中心很大,停车位充足,这次圣诞节我们需要买6份礼物,因为是夫妻的话呢就合送了,不分别去买了,省了不少麻烦。两个小妹妹Charlotte和Margot的礼物也不用买了,就直接给红包了。这个可不是受中国风俗影响哦,法国的小孩子其实到了十几岁的年龄真的更希望收到钱作为礼物,与其收到并不合意的礼物,真不如自己去买。所以我们也乐意直接给红包,省却了挑礼物的麻烦。说实在的,除了给我自己家人还有老公挑礼物我非常用心之外,圣诞节时准备其他礼物真的是件非常头痛的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