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心情

来法12年了

查看日历,突然发现我来法国已经整整12年了。从20出头的小女生奔走到了奔四道上,又让我想起“人生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这句话。跟友人闲聊,都说年轻的时候敢做敢闯,可以放弃国内的一切来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甚至连语言都不会讲的地方。12年过下来,法语流利了,工作也安稳,有家有爱人有小孩有朋友,可就是没有最亲近的父母家人在身边,这永远是我的遗憾。这12年里我错过了太多重要的时刻。所以偶尔会想,如果现在让我选择,我会不会来法国?好难的选择题。

不想生了

和我妈聊电话,她说这次我回国过年后就把嘉容留下我自己回法国吧。不是一次两次这样说了,打从我怀孕开始她就老希望我们送孩子回中国让他们养。我生孩子的时候他们来法国照顾我,我看我妈偷偷带嘉容回国的心都有了。不过我们永远都不可能接受这种事,既然要生,就必定要留身边自己带。我妈就“假装”好意给我出主意:“你们回去再生一个不就得了。”这也已经不是一次两次说起的话题了,事实上,结婚后她就一直催我快点生孩子,等我生了嘉容后又一个劲儿地催我生老二。最近我都有点怕和她讲电话,因为讲不了三两句就给她绕回生老二的话题上去。我实在是太佩服她了,以前都没发现她口才那么好,说什么事都能扯到生老二。我说我不想生了,我就只要一个孩子,她就骂我贪图安逸。一户人家人丁不旺哪行,我说我的妈呀,这都什么年代啦,你要催就催我弟去吧。她说我弟成家后媳妇就是媳妇,她逼不来的,她也就拿她女儿来催催。我怎么就那么无辜啊!

我说我爸都心疼我,说一个就够了。她非跟我狡辩说他没说过这样的话,我爸说的是让我自己拿主意。这不就对了,我早拿好主意啦,我就只生这一个。我就又被她一顿批,还说理解不了现在年轻人的思想了。确实啊,代沟是存在的,人和人之间差异本来就很大,每个人想要过的生活也不一样,都会有自己的模式,不用谁来说服谁,我也不是个没有主见的人,老需要别人来指点。相反,我就是个什么都有自己主张的人。我看我就拖到奔四,我妈总不会让我去当高龄产妇的。

当妈以后……

当妈妈以前我和Yarui每次“批斗”Xin脱离集体,她都义正严词地说道:“你们还没当妈妈,不知道一天到晚会有多忙。” 每次她一拿这话来堵我们的嘴我们就没法分辩了。当妈以后我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没错,带孩子真的会忙,但是不会忙到不至于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也不至于从此不再和朋友聚会。

从去年夏天嘉容出生到今年3月我一边当妈一边上班,这也没耽误我和Yarui煲电话粥,上下班路上总会有时间的,晚上宝宝睡了之后也会有时间的,我也还是经常和朋友聚会吃饭。其实这都是想或不想的事,有些人一旦当妈之后母性指数暴涨,让生活以孩子为主,甚至是出来聚个会都对老公看孩子不放心,凡事都要亲力亲为。这都是自己把自己给累的,越要亲力亲为,老公越习惯了凡事撒手。老公对照顾孩子的参与度有多少决定着妈妈的轻松度有多少。妈妈们也不是生来就知道要怎么照顾baby的,都是孩子出生以后一边带一边学习的,新手上路,爸爸也和妈妈一样开始学习怎么为宝宝洗澡、喂饭、换尿片,怎么照顾小孩。

当妈以后,计划确实不如变化快,比如说有次我和朋友约好吃饭的,结果前一天嘉容生病了,我只能在家看一天。本来今天和女友们有聚会的,昨天Wangzhen和Tingting家的小孩都生病了,于是我们改期进行。这种情况下我们的计划都跟着孩子转,大家都能相互理解的。但是在家看孩子也还是有空偷闲打个电话发个短信啥的。上个月干女儿Ania生日,我和Yarui分别都发了短信或打了电话祝贺。5天后我俩通电话都忍不住偷乐:“Xin啊终于回消息了哦,Ania生日5天以后”。我们的朋友里估计就Xin忙得和总统有一拼,我们都已经习惯她了。

当妈以后,我还是照常护肤、化妆,想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我们带一个孩子若是都没时间料理这些事的话,那Wangzhen带3个小孩还都这么光彩照人是怎么做到的。时间挤挤都是有的,早上起来伺候好儿子让他自己一个人玩着,小婴儿的时候最好办,transat里一搁我想干嘛就干嘛去,会翻身会爬会站会扶着到处走的时候就搁到parc里去,他安全我也好安心洗刷。“忙到没时间照顾自己容貌”的言论我看到要忍不住吐槽的。还是一回事,想或不想的问题。你想,怎么都办得到,你不想,怎么都有借口。

为爱奔天涯

M是老公表弟的女友,委内瑞拉人。
见过三次面,第一次见面时我俩只能英语交流。
那时她不会法语,我不懂西班牙语。
时隔不到一年,后两次见面她就能基本听的懂法语,我们都能用法语直接交流了。
西班牙语为底子的人学法语就是快,反之亦然,好多法国人第二外语是西班牙语。

早晨,收到M的邮件。
这回她刚到法国一个礼拜,
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不是来短期游玩的,而是来长期生活。
两个想爱的人不能分开太久,两国间来去飞不是个办法。
决定共同在法国生活。
继续阅读

两难

昨天老爸老妈回国了,入关前他们亲亲嘉容的小脸蛋,我在一旁哽咽,拼命忍拼命忍才没让眼泪流下来。现在每每回想起这一幕,还是会鼻子发酸。多大的不舍啊,爸妈看着宝宝出生,再看着他慢慢长大,尽管知道不可能,老妈还是开玩笑似地说:“我们偷偷把嘉容带回国去算了。”回国前一天,妈妈为了和我在一起时间再多点,陪我去做复健,娘俩一路聊,她说要是真把嘉容带回去,也不可能永远都留身边,等他长大了再带走她会更伤心。其实妈妈心里都明白的,只是沉浸在悲伤中不能自拔。这一个多礼拜我也很压抑,因为太担心她。我和爸爸再怎么开导她都没用,她知道我在法国能把自己照料得很好,也知道她女婿很疼爱她闺女,只是知道再多都抵不过闺女守在她身边。我爸比较想得开,跟我妈说能陪她一辈子的不是女儿或儿子,而是他,所以孩子不占最重要,最重要的是他,我妈又说她都知道,可是就是放不开手。他们跟团去意大利玩时结实了一些差不多年纪的夫妻,也都是子女在外头,我妈很佩服他们,说他们怎么就能那么乐呵她却做不到,她自认她也是让很多人羡慕的,有个对她疼爱有嘉的老公,子女双全,经济水平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可是却抵不过女儿在她身边生活。 我以为,过了那么多年应该就习惯了,而且一年当中我回国陪她的时间和大多数在国外生活的人来说都已经算多了。显然,那只是“我以为”,妈妈适应了一段时间的,这两年里又绕进了死胡同,就犹如7年前我离家来法国时一样,连夜失眠,胃口尽失。全都因为我,让以前那么开朗无忧的妈妈变得很悲观,甚至有了害病妄想症,一有哪里不舒服就自己吓自己。今年开始越发严重,血压计一天量好几次,但是血压心跳都会受她的情绪影响很大,一个寝食难安的人血压心跳能正常吗,于是恶性循环。其实妈妈血压或心跳都还不错,可就是很纠结于个位数上两三个点的落差。

在他们来法国前,妈妈又经历了一个情绪低靡期,加上中国人很爱当面家长里短地评论,老有些邻居对她说:“就这么个女儿怎么舍得让她嫁那么远。”老妈每次都听进去,超羡慕那些女儿在身边的。我们都和她说,我生活得幸福不就是她所期许的吗?就算我嫁在当地好了,如果三天两头哭回家那还不是操碎她的心。她说她知道,可是知道还是没用的。电话里她对我说:“我越来越后悔同意你嫁去法国。”这话说得我尤其难过,当时我正怀孕着,我甚至想难道我过得好不好对妈妈来说很无所谓,有所谓的就是我在不在她身边?好吧,做女儿的没心没肺,自私到只追求着自己的幸福。站在妈妈的角度,我也真的很能体会她的心情,尤其是自己也已为人母。只是不同的时代造就不同的思想观念,将来我也肯定会舍不得孩子离开我身边去展开他自己的生活,我不同于妈妈的一点就是我现在就意识得到孩子需要他自己的空间去设定他要走的路。来法国生活了7年,我喜欢这里的平淡安宁,回国生活的事也没想过。今年因为妈妈我和老公又再提起,所以他也在找有没有好机会外派回去。我们已经没办法像当年那样说怎样就怎样了,当年的我们可以只身闯荡,现在的我们不能说回中国就回中国,因为我们有孩子要养,有房贷要还:让老公直接在中国找工作薪水不够高、福利没保障,有外派的offre呢待遇不够吸引人,老公的标准是外派待遇如果不及他在法国的收入是没兴趣举家跨国搬的。中国有我的家,法国我自己成了家,两边都那么重要,两难境地。

感谢网友提供的为父母申请长签到法国申请居留的建议,我也有想过,只是这条路并不是所有的父母都会走,我父母就不会,让他们到人生地不熟、言语不通跟文盲没区别的地方生活3个月就异常不习惯,才来1个多月时都想改签机票回国,若不是看在我和宝宝需要照顾哪能坚持得下来3个月。这3个月还有我天天陪着,那我上班的话指不定无聊到什么程度。他们的根在中国扎深了,怎能轻易挪。同时我也很能体会老公的心情,和父母同一屋檐下生活这么久对于众多外国人来说很不易,别说岳父岳母了,让他和他自己父母在一起住他都不愿意,成年后就独立的人是不愿再和父母同住的,对他来说3个月也已经是极限了。另外,他也不愿意我和儿子离开他身边太久,所以又是两难,想再多点时间陪陪我爸妈,可是我也不忍心丢老公一个人,毕竟赚钱养家的主力军是他,他不可能老陪我回中国呀。

我让妈妈休息下我来做饭,那天做了酱爆茄子、麻婆豆腐、刀拍黄瓜,爸爸对她说:“你看你还有什么好挂念的,女儿在家什么都不会,嫁了人不都会了吗,菜做得多好吃,孩子也带得好,她知道怎么照顾自己。宝宝在法国成长也更好,回去中国连喝点奶粉都不放心。”妈妈苦笑说她并不是挂念这些,可就是想不开啊。哎,我亲爱的妈妈,我现在真的很难做,请再等等,我们就是再找一个机会。

情绪需疏通

        情绪不佳的时候,什么倒霉事都跟着来。昨天上午我急匆匆地出门,我叫老公帮我跑趟驾校拿一下7月份的驾驶课预约。之前我也不知道7月份什么时候会有空,现在知道了吧我们星期一一大早就出发了,星期天驾校关门,也就星期六可以去预约。可是我磨蹭到快错过一班车了,自己没时间过去。我随之一想,要他专门跑过去也麻烦,要不就直接打个电话过去吧。我边收拾包包边冲向门外,结果他来一句,说:“你就不能自己打电话呀!”我一下子就火了,其实我也很少发脾气,可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昨天就像灌了火药似的。“对,我是可以自己打,可是驾校电话我都没存手机里。这不快错过车了嘛,叫你帮我办件这么简单的事你就那么不乐意!好啊,以后别叫我帮你办事!”我甩门就走人了,一路上老公给我打了几个电话我也没接。

        火气下来后心情也没好起来,我去PARASHOP帮青青买一套NUXE的产品,在店入口的收银台旁边我心不在焉的,一瓶多功能护理油滑落出手,啪一声摔个稀巴烂,油渍溅满一地。我非常非常羞愧,给收银台的店员连声道歉。整家店没几个店员在,没人能马上过来收拾,我就没马上走开,怕有人走过来没注意到近乎透明的油渍还有一地碎玻璃。我想是这样想着,可是真的有个40多岁的女人快步走过来时我却没来得及拦住她,我已经张嘴想要告诉她小心,她已经朝后仰了,我没能扶住她,还是一屁股跌坐在地,裙子一边被油浸湿。我可内疚可内疚了,问她有没有摔伤。她还笑着跟我说:“没事没事,没摔着。”店员拿着大卷的纸巾冲过来,收拾残局,替摔倒的Madame做清理。收银台的店员唤我过去,轮到我付账了。在法国,商店里摔破了东西不会叫顾客赔,可是我实在是太内疚了,还害得其他人摔倒,我主动和她说,摔破的那瓶我会付钱,她还是笑着对我说:“没事,不用。”我道了无数次歉意。今天幸好是撞见都很和善的人,尽管我犯了错,人也没追究。
继续阅读

原来很远

        刚离开父母来到法国时,觉得离他们好远好远,思念之情无以言表。渐渐习惯了这种距离之后,又觉得其实也没那么远。经常回家看望他们,或是他们有时间就来法国,电话、视频等通讯的便利也使得距离缩到最小。当一切都好时,距离这东西可以几乎不存在。可是偶尔,我又会觉得,原来我离家人那么远。

        最近老妈回家了,老爸陪她在家呆了些日子又返回江西,那儿的工程还有些收尾工作。老妈手上不知道长了什么东西,看了中医西医都不见好,本来老爸在家的日子还可以早晚都换药,现在她一个人在家,又不想麻烦家里其他人,所以就一天换一次药。电话里,老妈又说起:“有你这个女儿跟没有一样,离我那么远,有什么事都不能照应到。”这句话我早不是第一次听了,可是每次听到都好心酸,心酸到总是忍不住掉眼泪。不在父母身边生活,是很大的遗憾。在他们身体不舒服时,我这个做女儿的却不能陪在旁边;反而为了不让我担心,他们经常是过了什么事才会告诉我。就比如说,老妈在江西时不小心踩到了钉子上,脚肿得都不能走路,过了很久才告诉我,老妈你可知道我有多心疼。现在我就想着,时间快点过吧,还有一个月就能回家陪家人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