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兰溪

摘杨梅

        这次回家刚好赶上杨梅季节,前些日子总是下雨,气温偏低,导致杨梅成熟也推迟了时日。在家第二天我们就上山去摘杨梅了,兰溪产杨梅也是出了名的,去马涧山区的一路上都是杨梅摊。我还是在很小时候摘过杨梅,平时都懒得上山,买着吃就好了。为了让婆婆他们也体验一下摘杨梅的乐趣,全家人都出动了。中国人8点钟出门都算晚了,法国人嘛度假的日子能晚则晚,9点钟出发都还嫌早,最后定了时间9点15去酒店接他们。

乡村美景,坐车上抓拍的。

继续阅读

旅途

飞在阿姆斯特丹的上空

        在家两天了,时差倒得很快,今天就感觉正常了,晚上有时间来更新一篇,先说说这一路旅途情况。

        只睡了4个小时,15号大清早我们出发去机场。这次订的是KLM,去阿姆斯特丹转机。我的意思是转机时间留一个小时够了,阿姆斯特丹转机还是挺简单的。可是婆婆男朋友坚持要提前飞过去,一次差点误机经验让他特别谨慎,搞得我们要在阿姆斯特丹希普霍尔机场等了3个多小时。

继续阅读

正月

        我家的正月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忙”。从初二开始走亲戚拜年,一直到我正月十一这天离开兰溪的前晚都还在吃团圆饭。别人家里聚会吃饭在正月头几天就都能搞定了,我们需要妥善的组织,乃至家里几口人分开行动赴宴才能把饭都吃完。一般分头行动的时候我和老弟一起,第一次乘老弟开的车,我那个紧张呀。现在想想,老弟真的长大了,不再是跟在我屁股后面跑的小P孩了,他都能那么老手地开着车载着我跑了。中饭连着晚饭,所以我只囤了几公斤的肉回来已属不易。爸妈他们这辈人都还保持着传统,不知道到我们这辈人当家的时候还有没有这样家庭大团圆的机会,表、堂兄弟姐妹基本上都各分东西在外工作成家,也唯独在过年的这几天里回家数天而已,像我这样一回去就赖上个把月的太稀有了。

初二中午在我舅舅家拜年,我起得太晚了,早饭都没吃,直接到舅舅家吃茶叶蛋。

继续阅读

年夜饭

        偶老爸老妈保持传统,三姨他们不是第一次约一起去酒店过年,他们都拒绝的。过年是一定要在家过的,虽然麻烦了点。不过主要还是麻烦老妈要烧一桌子的菜,老爸办一下祭拜祖宗的仪式。我和老弟基本上是靠边站着,等一切就绪就吃年夜饭收压岁红包了。

大约下午3点多,街上已经见不到几个人了。大家都已经赶回家去准备过年了。

继续阅读

年三十

        一转眼,回到家都已经十多天了,今儿个是年三十了。外面倒是挺安静,感觉像是在为今晚震耳欲聋的爆竹烟花之势而静静酝酿。到时候这个世界将是一片沸腾,在家里说话都得靠喊,根本就听不清楚。老妈大清早就已经把菜都买回来了,老爸买鞭炮买得晚,往年应该早就买来了吧,他今天中午才去买。还顺便又买回来一把二胡,中饭前就在楼下调音,拉了几小段。我和老弟也拖拉,正月里吃的各种小食今天下午才去买。去的路上还挺热闹的,超市里也是挤得很,买完出来就明显感觉路上车少人少了,店门也一间间开始关,大家都要赶回家去吃团圆饭了。

        有人问我,年三十晚上什么活动?今年我也不知道干什么好了,因为同学朋友们都成家了之后,也都很少有机会出来活动了,我看我就在家看看春晚得了。春晚最期待的就是“小虎队”了,小虎队给我们这一代人所带来的回忆是90后所不能理解到的。读小学甚至初中时都还在听小虎队的歌,现在一听到曲子都能哼出歌词来。
继续阅读

这一片土地上的那一些人

        去年5月底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加入了老家的摄影协会的论坛,在那里又让我认识到,小城再小也总是一个藏龙卧虎之地,我以前从不知道在老家有那么一大群身手不凡的摄影爱好者。在论坛里认识了总斑竹百东,后来私下聊过一两回QQ发现我们还是本家同姓。刚回到家两天,百东QQ上发消息过来问我过年回不回来,我说已经回来了。他说等天气好一点带我去他们开发的山庄里去玩,互留了手机号码,我以为只是客气一下,没想到天气好起来之后他真联系我去喝茶了。不过那天我晚上回家后才看到短信,我的手机不能发中文,干脆直接电话过去,择日不如撞日,就约在第二天。

        他到我家楼下接我,我在论坛里是看到过他照片的啦,可是我没自曝过,还担心他认不到我。正在大街上搜索目标人物时,一辆很有个性滴红旗飘飘过街滴小车里有个人正向我挥手。后来我想,估计没看过我照片也应该挺好认的,有谁像我这样背着大包小包的呀。见面以前我对百东的了解并不多,他的车子首先就透露了他的与众不同,那是旅行者的车,我马上想到了他的签名“行色东西南北中”,对,就是潇洒行走江湖的车。他车里还播“大悲咒”,我看找不出第二人了。

见到面后我就跳上了车,没来得及给这辆特别的车来个写真,后来在山庄里拍了几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