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生活

改变生活方式之后的两个月

由于我还要继续工作几天,所以我比我先生和孩子晚一个礼拜离开巴黎。我花了一个钟头开出巴黎大区,然后路上就很空很空了。舒坦!搬家后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安静。堵车?这个东西这里不存在的。有人说:“堵车还是有滴,过河的桥上在上下班高峰期会堵。”当我在高峰期开车过桥的时候是有不少车辆,但是交通是顺畅的。在巴黎,仅仅20公里路我有时都得开俩小时。我到达新城市的时候是傍晚5点,在我们新家门前的路上,一个人影都没有。真的超级安静。
J’ai quitté Paris une semaine après mon mari et mon fils, car j’avais encore quelques jours de travail. Ça m’a pris une heure pour sortir de la région parisienne, puis soudain le trafic disparut. Quel bonheur ! La première chose qui m’a impressionnée après le déménagement était le calme. Les embouteillages ? Ça n’existe pas ici. On m’a dit: “si si, sur le pont au-dessus de la rivière il y a du trafic en heure de pointe.” Lorsque je traverse le pont , je trouve qu’il y a pas mal de voitures, mais ça roule. À Paris, pour faire seulement 20 kilomètres parfois je roule pendant 2 heures. Je suis arrivée dans ma nouvelle ville vers 17 heures. Dans la rue où se trouve notre maison, personne. C’est vraiment très très calme dans le quartier.
继续阅读

Why did I move to Auvergne ?

很长时间以来,确切地说是从孩子出生开始,我和我先生就有了离开巴黎地区的想法。我们想要一种质量更好的生活。那天当我跟公司宣布辞职的时候,同事们都惊呆了:“什么??!你要搬去奥弗涅?你去那里干嘛?”
Depuis très très longtemps, précisément depuis la naissance de notre enfant, moi et mon mari, nous avions l’idée de quitter la région parisienne. Nous voulions avoir une vie de meilleure qualité. Le jour où j’ai annoncé ma démission au travail, mes collègues étaient presque tous étonnés. “Quoi ??! Toi, tu vas déménager en Auvergne ? Mais qu’est-ce que tu fous là-bas ? “
继续阅读

Hello 2017 !

已经2017年2月份了,我才来写新年,是有点晚哦。我太懒了。
不过中国新年刚过,今天正月初六,我在中国和家人庆祝春节。

今年是鸡年,我的本命年。2017年是变化很大的一年。
最大的一个变化就是我们走出了comfort zone。
舒适区,我的理解就是有房有车有儿有稳定工作,在这个安乐窝中感到舒适而不敢再去打破这种状态。
很多人可能就这样一辈子。

我们计划了很久,选择走出舒适区。
在2016年底辞了职、搬了家。2017年1月初,我来到了新城市新的家。
很多人为我惋惜,老公很感谢我对他的支持和牺牲。
我觉得,工作对我来说只是一份收入,而收入我哪里都可以找,更重要的是家庭和生活。
我根本就不是个事业心很重的人。

搬家后接着就申请了回国签证,我和嘉容一起回国过年。
因为工作原因,我已经3年没在国内和家人一起过春节。
嘉容下半年要上小学了,所以以后可能也鲜有机会再在春节期间带他回国。
所以此时辞职对我来说也是个好时机。

这次回国嘉容的中文适应非常好,从他出生开始我一直坚持只用中文和他交流。
在法国的时候他说得不多,但是一到中文环境他自然而然就开始讲了。
这更坚定了我的信心。

新的一年里,老公在适应新的工作环境,而我的目标就是寻找新的就业机会。
我虽然不是个事业心很重的人,但是我不愿意做一个家庭主妇。
我喜欢独立、喜欢跟老公两个人相互依靠。
我一直都觉得,依赖会给人带来压力,而依靠才是一种安全感。

2017,保持一个月读两本书的习惯。(本来一个礼拜1本,但是我完成不了)
找新工作
健身
再学样东西,还没想好学什么。

新年里,我们会越来越好。

我都快忘了这里

网络时代的变迁快到我都觉得我已经穿越,要不是在微信上看到芳子的文章分享而看到她的博客,我也都快忘了这里,我的博客。突然有欲望来这里码几个字,结果我都忘了要怎么进入后台页面。让我这个曾经还会自己编码的人情何以堪。

转眼也只不过十多年前的事,那时我们都还在玩ICQ或QQ,后来又开始玩MSN写着MSN Space,再后来又开始建自己的博客,再再后来,在博客上生存的人也越来越少了,曾经在博客上认识的好友们,并没有因为博客的冷清而断了联系,我们大家一起穿越到了微博上,再一起穿越到了微信上。

偶尔回来这里看看,往事如潮,汹涌而来,我想我还是不忍心舍弃这里。

采摘蔬果

        今天可能是9月最后的好天气了,不能辜负这么美好的阳光,我们决定去农场采摘蔬果。有这个主意完全是受了身边女友们的影响,最近掀起一片农场热,大家先后都去农场找新鲜蔬菜水果,连我这个不下厨的人也觉得有必要参与一下这股热潮。
继续阅读

物理治疗

怀孕的时候麻醉师给我做基础检查的时候说我的脊椎不正,建议我生完孩子后去看kiné,就是做物理治疗。我总忘了这事,一直拖到嘉容都2岁多了才去找全科医生让他给我开个处方。全科医生也确认我的脊椎有轻微不正,给我开了看kiné的处方。然后,我又拖拉了半年没动。上礼拜老公给我拿了预约,是前年嘉容看过的整骨医师,他同时也是物理治疗师。
Pendant la grossesse, mon anesthésiste m’a fait des examens basics, en me disant que je souffrais d’une toute petite scoliose. Elle m’a donc conseillé d’aller voir un kiné après l’accouchement.
Depuis, je n’y ai plus pensé, jusqu’aux 2 ans de Flo. Là, je me suis décidée à consulter mon généraliste. Celui-ci m’a confirmé que j’avais bien une scoliose et m’a donc prescrit un RV chez le kiné. Encore une fois, j’ai oublié et suis restée 6 mois sans rien faire. Et ce n’est finalement que la semaine dernière que mon mari m’a pris un RDV avec l’ostéopathe/kiné de Flo.
继续阅读

你吓死我了

凌晨两点睡下,两点50分我被惊醒。老公不知为何全身发抖,抖到床都在颤,我就在“模拟地震”中醒来,问他怎么了,他答好冷,冷到不受控制地发抖,棉毛衫棉毛裤都穿上了,家里暖气都一直开着,可是就是冷。我也被他吓得开始发抖,生怕他出事。给他量了体温37.8,应该算正常。

他最近减肥体重一下子掉太快,加上他follow的Dukan食谱我一直都觉得不靠谱,没有什么医学常识的我判断他可能低血糖了,马上让他嚼了一块白糖喝下半杯可乐。我想打15急救,老公说没那么严重,可能被传染了流感,我再一次被惊吓,各种胡思乱想,难道是最近刚在法国出现的SARS?!新闻说就在里尔啊,不会传来巴黎了吧。对着老公我面不改色,实则心里都已经怕得要死。62岁的邻居就在几天前突然觉得心脏不适,接着呕吐,就这么离开人世。我不敢再继续往下想,老公如果没有了你我怎么办?

我决定先打电话给médecin de garde(值夜医生)来家里看看,老公说打给他妈妈吧问她知不知道这症状是怎么回事。我心里又怕又急,可是也忍不住OS打你妈有个屁用啊,当然得问医生。打通省里médecin de garde的专线,说明了情况后对方说他们医生都出去了,如果病人情况严重的话叫我打15急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了糖喝了可乐真有补充到糖分的关系,老公居然不发抖了,他说可以等到天亮,不用打急救的。我想这时候他也没必要和我逞能,他停止发抖我也能镇静下来了。问他还有没有其他症状,他说就全身酸痛,而且有拉肚子,没有什么医学常识的我进行第二次判断他估计得了gastro,老公自己也这么觉得。看他裹在被窝里虽然不再发抖了,但是我也睡不安心,继续在网上查症状。过了一个多小时后他真的开始发烧,起来两次跑厕所拉肚子,应该就是gastro了。

清晨5点左右我累得重新入觉,6点半嘉容居然醒了,居然这么早就醒了。我挣扎着起床,这一夜伺候完大的又继续伺候小的,把我累得一点耐心都没有,嘉容自己玩玩具都会火大,他一火大我也火大,过了他又来亲亲我,搞得我很内疚。出门时给他穿鞋子被他瞧见书架上我们的结婚照,他发现新大陆似地指着照片上的我开心地喊:“妈妈!妈妈!”我又抱起他狂亲一顿,真觉得自己跟神经病似的。

后续

前天早上送嘉容去托儿所,刚进门就看到带嘉容的老师站在办公室门口朝我们看,随即所长迎了出来。我马上知道,位置能不能保留住有结果了。“希望是好消息”我心想。还没等我开口,所长笑着对我说:“好了,可以继续留着。”太好了,总算先有了个好消息。嘉容那么喜欢托儿所,现在不搬家了就怕连这位置都被别的宝宝顶了,幸亏啊幸亏。打算下礼拜买点甜品什么的送去托儿所作为答谢。

虽然不离开巴黎了,但是收拾整理还在继续进行。很多东西平时根本翻都不会去翻,借此机会都清理了。我自己的东西很容易搞定,收拾两三天差不多了,清理掉很多东西,超有成就感。只是整理起老公的东西来我都要崩溃掉。我说他囤东西的习惯简直达到病态,让他清理根本就只是搬来搬去挪动一下地方,收拾两天了没见他扔过东西,还是那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堆在书房里,叫谁都不信我家最乱最难整理的地方是书房,我见了就烦,恨不得全给扔了。

把大小俩厅里的家具格局又重新改了一边,把两个书架都移到了小厅,大客厅里就只留了沙发和电视柜,一下子就宽敞起来了。

Premier tour de manège

        圣诞新年期间市府前空地上都设有小型游乐场,去年嘉容还太小没带去转,今年总算是有东西可以让他玩了。为了有灯光更好看,我们特地等到夜幕降临时才出门,嘉容乖乖地戴上帽子手套,在这方面他的配合度是相当高的。
继续阅读

病了

星期天晚上开始嗓子痛,一觉起来后感觉头晕头痛,妈呀竟然发烧了,不过就一点点热度,我很自觉地吃了药。当妈以后更重视自己的身体了,生病了就自觉吃药,不会像以前一样还要老公催促,因为身体是带孩子的本钱。药吃过以后就感觉好一点,星期一傍晚去托儿所参加圣诞爬梯,刚到托儿所就被通知说第二天中班关门,老师人手不够,我头又痛了,我还和婷婷、Fiona她俩约好了吃中饭的,这下要么在家带嘉容一天,要么就带他一起去约会,完了之后回到家我感觉病得严重起来了。

第二天早上起都起不来,浑身酸痛地像被人揍过一样,赖床到10点钟,嘉容也睡到这个点才起来。我还是发低烧,就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出去吃饭啊,心里是很想去的,可是就怕带着孩子吃不消。吃了药之后感觉舒服多了,于是决定依照几乎赴约。吃完饭后我们还一起去老佛爷逛逛,结果那可恶的电梯慢得要死不算,我和Fiona带婴儿推车的还每次都挤不上去,分开行动后都还没等到集合婷婷就只能赶去接她儿子了。

逛完回家后我更累惨了,继续发烧,太贪玩的结果啊,睡一觉起来赶紧预约医生。没什么大碍,就是普通感冒,喉咙有点红,但是扁桃体没有发炎,配了止咳糖浆、doliprane等药,今天起床后总算活络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