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新闻

Fusillade de l’A4

        下午我要去趟驾校,快走到那儿的时候发现有好多好多警车警察,而且好多条主干道都封路了,我这才想到今天下午在市府举行上礼拜四被枪杀的女警的祭奠仪式,总统萨科齐也出席。我赶到驾校一看,关门,为了祭奠仪式,好多商家都关门两小时,我的驾校也不例外。驾校就在市政府附近,我看很多人都往市府方向走,那我也就跟过去看看。

        枪杀事件发生在上礼拜四,一辆无牌照小货车在CRETEIL试图逃脱警方的检查,发生枪战,罪犯的车开上了4号高速,警方继续追击,可是一辆警车车胎破裂而被迫停下,罪犯准备在V市的下高速逃离警方追捕,却在高速口与一辆卡车相撞发生事故。V市的市镇警察试图介入追捕罪犯,在此处再次展开枪击,市镇女警Aurélie不幸头部胸部中枪,抢救无效而死亡。年仅26岁,她小孩才14个月大。

        我们不能靠近市政府,市长和很多政府官员出席了女警的祭奠仪式,本来就挺安静的小城在这样的气氛下显得更加沉静。

谷歌是留是走?

        今天的twitter上满眼都是#google.cn的关键词,在百度刚被黑,第二天又听说google.cn有可能撤出中国的消息。百度被黑我是后知后觉,因为搜索引擎我一直都用google.com或是google.fr,百度的使用率只是偶尔到一年可能就两三次用来搜索一下音乐,至于google.cn也是被阉割过的版儿用起来都嫌没意思。可是人在国内时,不翻墙那是没办法看到外面的世界的。我们的和谐社会很巧妙,一方面要追求与国际接轨改革开放,一方面又要限制自由,朝着大中国的一个局域网奋力发展。

        昨天我告诉老公百度被黑的事,他显得挺不屑(这个在中国长久生活过的大网民实在很懊恼网络监管),说:“世界上最强的黑客是在中国,咋么中国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反而会被人黑》!”网民也很有意思,给咱中国的黑客取了个极具特色的名字,叫做“中国红客”。

        话说回google为什么有可能撤出中国市场,今天看到了它官方博客里发表的声明。表示他们有足够证据证明去年12月有受到来自中国内地专业性地且有针对性的强大攻击,目标是致力于人权活动者的邮件帐户。谁会对人权活动者的邮件往来感兴趣,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google终于忍无可忍了吧,所以说会重新考虑中国的问题。
继续阅读

Y2010M01D05

        上个礼拜我们的家庭医生度假去了,我想感冒也没啥大碍,就没急着拿和其他医生的预约,还是认定了家庭医生等他回来。于是拖到了这个礼拜,其实已经明显感觉好转了,不过也还是去一趟吧。中午11点45的预约,在那儿等了1个小时才轮上。诊室里的3位医生的心明显不在工作上,其中一个还在接待处临时定了个度假计划,刚在网上付费。这3位医生我看总是轮流度假。

        医生替我诊断了一下,确认不是什么严重类型的感冒,至少不是H1N1。给我开了些药,我也顺便问了一下注射疫苗的事(我和老公都相继收到了免费注射疫苗的信),他倒是无所谓的态度,看来还是我们自己拿主意。不过主意其实已经拿了,我和老公都选择了不注射。昨天新闻里还在播报,法国政府开始出售过剩的H1N1甲型流感疫苗。政府花了8亿6千9百万欧元订购了9400万只疫苗,准备给全国民众每人注射2次。但是其实疫情在法国并没有大规模传播,而且大多数法国人都选择不注射疫苗,导致订购的疫苗过剩,虽然现在已经确认可以取消很大数额的订单,但是仍然囤积过剩。法国政府除了赠送掉一部分之外,便正在和某些国家商谈销售疫苗的事。此次政府的反映还是遭受了舆论批评,说他们反映过度,浪费了纳税人的钱。不过卫生部长引述世卫组织发话了,说疫情没有结束,而且很可能在今年开春之时病毒变异而导致疫情大规模爆发。大家都做好防御工作哦,少在人多的地方活动。看来我们还得少下馆子,还是在家吃饭卫生。

医生那儿回来路上瞧见了一辆粉粉红的车,车内粘满了大大小小的模型,叹为观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