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聚会

杭州行

上一次在杭州的大聚会是2010年,也就是我、Jenny和Julie怀孕的那年。
从那年到2014年,从我们怀孕到孩子出生,长到3岁,终于让孩子们会师了。
很可惜Jenny最后没来,没看到她家元宝。
我弟弟要去杭州,我就搭他的车一块去,只是回家时还是不得不坐火车。(看后续)
带着孩子聚会肯定没办法全身心投入,Jenny和Julie都说会带上妈一起。
于是我也搬出了我妈,虽然在法国我一个人就搞得定,
但是一到国内我就觉得我是乡下人进城什么都不懂,独自带孩子我搞不定,我也怕搞丢他。
我想一个人去杭州,显然Ava她们都要我带上嘉容,他面子比我大。就这么定了。
继续阅读

共度母亲节

        法国的母亲节比多数国家都晚,5月的最后一个礼拜天(也有例外,如果刚好和Pentecôte重合,母亲节就推迟到6月的第一个礼拜天)。母亲节礼物我已经提前收啦,嘉容在托儿所也有做礼物送给我,是一盘植物,旁边有嘉容画的小人,还有一首诗。我没看出来是什么礼物,老公说大概是葱。
继续阅读

嘉容的第二次迪斯尼之旅

        因为托儿所罢工,我们临时决定带上嘉容和方严他们一家人一起去迪斯尼玩。我临时去CE买票没买到,卖完了。去迪斯尼时临时买的,以前去都是CE特价票,真不知道门票要那么贵,成人票一天两园的84欧,加上15欧的停车场费。老公说再多花点钱直接办张年卡算了,于是办了两张159欧的fantasy年卡,等嘉容满3岁以后也给他办一张,包含停车费,迪斯尼里面饭店和其他消费都是9折,一年里有些假日不能入园。我们也不可能老是去玩,就是想天气好的时候偶尔带嘉容去散散步也好的。反正去两次就已经把费用赚回来了。
继续阅读

重逢

        方严一家人从南部来巴黎,为了带他们儿子来迪斯尼玩,于是就有了我们两家的重逢聚会。缘分是多么奇妙的一件东西,我们由写博客而认识,然后交换电话号码聊天,后来再在现实中见面。那时我们都还没有小孩,头几次见面都在巴黎,之后是09年我和老公去南部度长假,我们约了一起去南部小城Cassis玩,这也是我们两家人上一次的大聚会,当时方严已经怀孕了。2010年我和方严见了一次,她回国出差途径巴黎,特地从机场赶来市区见面,当时轮到我怀孕。再接下来就是这次重逢,聚会队伍变庞大了,都带着小拖油瓶。
继续阅读

Sobane

        参加培训时认识了韩国女孩Soo Jin,因此有了这次韩国菜聚会,让她给我们推荐个巴黎好吃的韩国餐馆。我以为会有比较出名的那几个,没想到是我完全不认识的这家,叫Sobane。位置不多,装潢也很简洁,从外面看根本就不会以为是家韩国餐厅,和我以前吃过的韩国菜也不一样,貌似它要走高端一点的路线。我反而更喜欢那种小餐馆,虽然没去过韩国,但是觉得韩国菜就应该是那种味道。好吧,我已经给韩国菜定下了刻板的印象,觉得应该就是路边摊应该有的味道才正宗。
继续阅读

大聚会

        我们公司每年有两次大型聚会,一次是年底一次是年初,真有点辞旧迎新的味道。迎新年大聚会是全巴黎地区的,今年公司在香街的Club 79包场举办。没错,我又拖拉了2个月才写,这都已经是2个月前的事了。听说大老板也会来,要在现场致辞。结果大人物没出现,致辞的是巴黎地区的头头。
继续阅读

会师啦

        和XO妈妈认识至少8、9年了,那时她还不叫XO妈妈。我和老公在国内办婚礼那年也是她和她先生结婚的那年,两位男士坐了同一个航班到上海。我在筹备婚礼,没能去上海接机,她去了,我老公先我那么多年见到了她。几年来我们一直都保持着联系,从博客、到围脖、到微信,今年总算在巴黎会师啦。
继续阅读

元宵大聚会

        每一次大聚会都多亏了贞的组织和忙碌,她绝对是女人中的典范。我没见过哪一个女人能像她般精致耀眼同时带3个孩子还能家里家外一把手打理得井井有条,她散发出来的才是真正的正能量。总之,我们几家人的元宵大聚会在她的安排下热闹度过。Liuliu也从外省赶过来一起,她和贞最忙碌了,给大人小孩粗粗一算20多口人准备了一大桌美食。我们不光现场吃到胃都要爆炸,聚会完还都大包小包打包回家,连第二天的午饭晚饭都全包了。
继续阅读

参加小朋友的生日会

        第一次我们作为嘉容的陪同去参加了小朋友的生日会,我一同事M和我同一天入职的,她女儿过生日,邀请了我和另一个同事珍带着孩子去参加。M的好友儿子也一起过生日,她们在15区的Une mère, une fille à Paris租了场地,类似这种室内亲子乐园的地方我以前也带嘉容去玩过,大人可以在一旁吃饭喝茶小孩在一边玩,很适合有小孩的家庭。
继续阅读

2014年的除夕

        又是一个没有办法回国与家人团圆的除夕,不只是因为我还没有年假,即使有,在忙碌季里都不准请假。为此老妈怂恿我辞职,她现在总嫌我请假不自由。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就是这麽回事。除夕这天我提前下班,去滋味云南打包提前预订好的菜,一家三口在自己家里吃顿团圆饭,过年的情绪还是很浓郁的。嘉容好爱吃饺子,一大盘饺子几乎都是他干完的。老公早已练就中国胃,多辣多重口味都能跟着一起吃。他给我下载了高清版的春晚和我一起看。我们还给嘉容准备了压岁红包,在异国他乡的除夕也还是要一本正经地过。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