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摄影

下雪了

        圣诞的时候没有冬天的气氛,没想到这几天就接连下雪,印象中这场雪不是我在法国生活这几年里最大的一场,我怀嘉容那年下的是传说中的鹅毛大雪,今年的雪不大但是下得很勤奋很卖力,零星小雪可以飘整整一晚上可以飘连续三四天。周末我们带嘉容散步,小家伙第一次在雪地里玩,在他的意识里还不知道“雪”这个东西,刚出门就摔了一跤,算是第一次亲密接触。赏雪的时候我们都跟孩子般激动,但是只要是出门办正事就很火大,主干道上的雪清很快,小路上就很难开,走路的话更恐怖,化雪的地上一走就一塌糊涂。
继续阅读

        在法国这6年间没见过像今年那么多雪,从11月就开始飘,到了这个礼拜是不是到达顶峰了还不知道。初雪总给来带来新鲜,but雪多了出门就成问题。以前吧雪地里摔一跤可能还一笑置之,换身衣服的问题吧,没事。现在这特殊阶段可不是闹着玩的,绝对不能摔着自己啊。新雪倒没那么怕,特别是大雪,还是蓬松的,踩在上面嘎吱嘎吱,不会摔倒。最怕就是旧雪未融,新雪又来,底层被踩实了、冻成冰了,难免滑一脚,得保持很好的平衡力。

第一场大雪还是在本月初的时候,洋洋洒洒落了一整天,到了傍晚还在下。我和老公忍不住跑出去看雪,其实是去附近的面包房买长棍。

继续阅读

世博会

        世博会开幕时老在开心网上看惊天动地的帖,世博以肉博闻名,我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当我们到达上海后,老公非拉我去逛世博,他说都已经到人家大门口了(去日本前一天傍晚到达上海)不去走走实在说不过去,反正就是去体验一下气氛也好。酒店里有个柜台专门提供世博会的咨询,我们在那儿问到地铁哪条线过去、从几号门入最方便(我现在也不记得我们是几号门入的了,大概就是世博园区的南面)。出了地铁站后先找售票点,我滴妈妈呀,光是去售票点就得走那么多路,那时我们根本就无法预知在园区到底大成什么样。
继续阅读

情绪需疏通

        情绪不佳的时候,什么倒霉事都跟着来。昨天上午我急匆匆地出门,我叫老公帮我跑趟驾校拿一下7月份的驾驶课预约。之前我也不知道7月份什么时候会有空,现在知道了吧我们星期一一大早就出发了,星期天驾校关门,也就星期六可以去预约。可是我磨蹭到快错过一班车了,自己没时间过去。我随之一想,要他专门跑过去也麻烦,要不就直接打个电话过去吧。我边收拾包包边冲向门外,结果他来一句,说:“你就不能自己打电话呀!”我一下子就火了,其实我也很少发脾气,可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昨天就像灌了火药似的。“对,我是可以自己打,可是驾校电话我都没存手机里。这不快错过车了嘛,叫你帮我办件这么简单的事你就那么不乐意!好啊,以后别叫我帮你办事!”我甩门就走人了,一路上老公给我打了几个电话我也没接。

        火气下来后心情也没好起来,我去PARASHOP帮青青买一套NUXE的产品,在店入口的收银台旁边我心不在焉的,一瓶多功能护理油滑落出手,啪一声摔个稀巴烂,油渍溅满一地。我非常非常羞愧,给收银台的店员连声道歉。整家店没几个店员在,没人能马上过来收拾,我就没马上走开,怕有人走过来没注意到近乎透明的油渍还有一地碎玻璃。我想是这样想着,可是真的有个40多岁的女人快步走过来时我却没来得及拦住她,我已经张嘴想要告诉她小心,她已经朝后仰了,我没能扶住她,还是一屁股跌坐在地,裙子一边被油浸湿。我可内疚可内疚了,问她有没有摔伤。她还笑着跟我说:“没事没事,没摔着。”店员拿着大卷的纸巾冲过来,收拾残局,替摔倒的Madame做清理。收银台的店员唤我过去,轮到我付账了。在法国,商店里摔破了东西不会叫顾客赔,可是我实在是太内疚了,还害得其他人摔倒,我主动和她说,摔破的那瓶我会付钱,她还是笑着对我说:“没事,不用。”我道了无数次歉意。今天幸好是撞见都很和善的人,尽管我犯了错,人也没追究。
继续阅读

铃兰芬芳

相公送的铃兰花

今年的五一节刚好在周六,我和老公决定趁这个大周末回趟他妈妈家。周五我下午就得空了,先买了些Noix de St-Jacques(一种扇贝肉)作馅的干贝饺子外带回婆婆家,婆婆和她男朋友非常爱吃这种干贝,我本来想自己包饺子的,可是天性懒惰,还是直接买现成的尽点孝心吧。我人已经在外面了,就和平安夜那天一样,我直接从St-Lazare坐火车去Mantes-la-Jolie,老公在那边车站接上我再去诺曼底。事先查好了班次,上的是趟直达车,半小时就到了。在快到Mantes-la-Jolie的时候老公打电话来,问我的火车是不是刚过电站,他就在和火车轨道平行的高速上,看到一趟车刚过去。这次他把时间掐得挺好,没像上次一样让我苦等大半天,等我下车后他已经在出口等我了。
继续阅读

忙里偷闲

博客劳模的更新率越来越低了,不是我不愿意,实在是忙得我一有时间就拼命补觉,在睡不醒的状态下对写博客就不上心了。这一个礼拜我连周末都没得休息,总算忙过来了,任务的这最后一天倒显得轻松起来,大家边做着收尾的事边大侃特侃,讨论着这周末的大聚会。我挺想参加的,可是因为刚好这周末是国定假日,我们也很久没回公婆家,我已经答应了老公一起回诺曼底。可是大家叫我一定要去,今天回家和老公商量了一下,他说要不就给他妈说一下,我们下次再回,要不星期五下午回去,星期六下午就回来,这样我还能赶上周六晚上的大聚会。可能后一个方案比较好。
这两个礼拜,巴黎的天气前所未有的好,5月份的天都赛过8月盛夏了,中午都有20多度,看着那么好的阳光不能出去享受一下还真不甘心。所以,即便我真的很累,周六下午还是和老公一起在外面走动。我是挺耐寒的,可是在气温飙高的时候却不经冻,就是那天学他们老外一见太阳就吊带短袖地出来,我就着凉了,第二天开始就嗓子痛,我还和Toei去吃泰国菜。说回星期六下午,我和老公去看了场电影,傍晚的阳光还是很灿烂,他说去塞纳河边picnic,可是我俩什么准备都没有,就在Les Halles的Monoprix里面临时买了点沙拉、三文治什么的,就往塞纳河上的Pont des Arts(艺术桥)桥晃荡过去。
继续阅读

La Seine

      茵同学留言给我,叫我拍些塞纳河的照片给她。上周末在市区内逛时就顺手掐了两张,再找了些以往拍的塞纳河照片来交作业了。希望茵同学能满意,也祝愿她手术顺利,早日恢复健康。


继续阅读

新玩具

        周六天气大好,叫人在屋里根本坐不住。yarui给我打电话那会儿,我正和我家那口子暴走,她问:“在哪儿呢?”“在逛书店。”惹得她嘿嘿笑,说:“你俩除了逛书店还会逛什么。”哎,我有什么办法,若找不到他人我准能在书店里揪到他。这不,在网上看到有人评论Jussieu那站有家很amazing的书店,叫你走进去后都出不来。有好东西他一定得找我分享,我就被拽过去了,结果走进那家被说得何等神奇的书店里五分钟我们就出来了。也就那样啊,还没旧书市有逛头。

阳光那么好,都不用找室内坐下来吃午餐了,一人一根panini在Jussieu的广场上晒太阳。身后那个公厕我记忆犹新啊,4年前的某个重要日子俺在这儿蹲过。

继续阅读

这一片土地上的那一些人

        去年5月底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加入了老家的摄影协会的论坛,在那里又让我认识到,小城再小也总是一个藏龙卧虎之地,我以前从不知道在老家有那么一大群身手不凡的摄影爱好者。在论坛里认识了总斑竹百东,后来私下聊过一两回QQ发现我们还是本家同姓。刚回到家两天,百东QQ上发消息过来问我过年回不回来,我说已经回来了。他说等天气好一点带我去他们开发的山庄里去玩,互留了手机号码,我以为只是客气一下,没想到天气好起来之后他真联系我去喝茶了。不过那天我晚上回家后才看到短信,我的手机不能发中文,干脆直接电话过去,择日不如撞日,就约在第二天。

        他到我家楼下接我,我在论坛里是看到过他照片的啦,可是我没自曝过,还担心他认不到我。正在大街上搜索目标人物时,一辆很有个性滴红旗飘飘过街滴小车里有个人正向我挥手。后来我想,估计没看过我照片也应该挺好认的,有谁像我这样背着大包小包的呀。见面以前我对百东的了解并不多,他的车子首先就透露了他的与众不同,那是旅行者的车,我马上想到了他的签名“行色东西南北中”,对,就是潇洒行走江湖的车。他车里还播“大悲咒”,我看找不出第二人了。

见到面后我就跳上了车,没来得及给这辆特别的车来个写真,后来在山庄里拍了几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