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度假

母子俩的假期

法国学校的假期真正多,每上2个月学就放2个礼拜假的节奏。9月初儿子刚开学10月底就迎来了Toussaint假。所以基本上我是随着嘉容的假期来请假的。今年还有两天RTT 没用掉,加上11月1号的国定假日和周末我搭个桥就有了5天假。老公工作太忙,我就在想我们母子俩要怎么过这5天假。刚好方严说她也同时放假,而且老公不在家,于是我们两个妈妈约好一起带小孩玩。我就带上嘉容去南法找她们母子俩了。也是一场说走就走的关于母子的旅行。

南法的天气好到让我觉得我们是在不一样的国家,从巴黎出发还是冷飕飕的,一下火车就20多度的气温,从冬天穿越回夏天了。方严把这5天安排的超棒,两个小孩是第二次见面,上一回是两年前,嘉容还太小,除了晚饭后一起瞎跑之外俩孩子基本上没交流。这回就不一样了,我儿子幼儿园大班,方严儿子小学一年级,很会叽里呱啦聊天了。我一直都觉得嘉容心性还很小,和她儿子在一起更显嫩,她儿子真的成熟很多,就像一个大孩子一样,虽然个性不一样,但是也玩得挺好。后来我们回巴黎后她儿子还伤心到哭,想想都心疼。
继续阅读

杭州行

上一次在杭州的大聚会是2010年,也就是我、Jenny和Julie怀孕的那年。
从那年到2014年,从我们怀孕到孩子出生,长到3岁,终于让孩子们会师了。
很可惜Jenny最后没来,没看到她家元宝。
我弟弟要去杭州,我就搭他的车一块去,只是回家时还是不得不坐火车。(看后续)
带着孩子聚会肯定没办法全身心投入,Jenny和Julie都说会带上妈一起。
于是我也搬出了我妈,虽然在法国我一个人就搞得定,
但是一到国内我就觉得我是乡下人进城什么都不懂,独自带孩子我搞不定,我也怕搞丢他。
我想一个人去杭州,显然Ava她们都要我带上嘉容,他面子比我大。就这么定了。
继续阅读

上山摘杨梅

我们在杨梅成熟季回国,必然会安排上山摘杨梅的活动的。
只是今年带着嘉容我本来是嫌麻烦的,那天爸妈晨练结束被他们的太极友们一怂恿就去了。
兰溪杨梅也很出名,每年都有杨梅节的啦。
我一回国家里就已经几框杨梅备着了,嘉容也吃了很多,可怜老公吃不着,视频聊天时我还不忘在镜头前显摆显摆。
然后,我就口腔溃疡了。。。。。
继续阅读

妈妈去哪儿

回国这几日每天都好忙,忙着到处吃喝玩乐。
带着嘉容上山下乡,就好似上演着“妈妈去哪儿”。
嘉容外公外婆对于嘉容任何一点小事都津津乐道,和家人邻里即时分享。
到达第一天,外公外婆就带嘉容去理了发。
这几年我都没在夏天时回国,都已经忘了有多热,是应该给嘉容理个短发清爽些。
我每天早上都带上嘉容陪他外婆去买菜,说是早上,其实都已经在他外公外婆晨练回来。
大约都快9点了,嘉容先在家喝了奶,再陪我一起去外面吃早饭。
早饭家里也有,可是我就是馋那些家乡味,比如:水索粉、天津包子、清汤面、大饼油条和豆浆……
嘉容这个小吃货也必定参与瓜分我的早饭。
继续阅读

回国玩喽


时隔一年多我们才又有时间回国玩。
嘉容外公外婆是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外甥盼回去了。
一年里就这么些日子能在一起,对他们来说真是太不容易了。
直到飞回国前一天我还在上班,行李也没准备。出发前晚整理到后半夜。
我自己没什么好带的,无非就是给家人的礼物以及嘉容的食品。
继续阅读

猪羊会

        檀树村每年元宵都有个传统活动叫“迎猪羊”,官方一点的名字叫“猪羊会”。我早听说过却没机会亲眼见识,倒是有一年我老公回国出差的时候被我爸妈带去看过。这回过年我刚好会在家过了元宵节,大好机会岂能错过。
继续阅读

回国

        2月4日晚近11点半的航班回国,为了让嘉容上飞机后好好睡觉,托儿所接回家后就故意拖着他让他熬,洗澡、吃饭,老公送我们去机场,路上嘉容没熬住,睡了一会儿。行李超重一点点,没事,和老公依依不舍,入关,一切顺利,法国海关蛮宽松的,尤其是对待着小孩的人,我带了大瓶的依云矿泉水,还有喷雾,另外一堆吃的喝的。免税店里逛一圈,给家人买点东西。带着孩子又有好处,提前登机。航班爆满,我坐在第一排,左边右边是西班牙和英国过来转机的上海人。左边大姐一副十足上海女人的腔调,吹嘘着她家有多赚钱,她女儿有多漂亮多有气质,我心想关我屁事。右边的妈妈带着俩小孩,和别人换了位置坐过来的,挺sympa的一个人,她带俩小孩都比我带一个的轻松,大的4岁有座小的6个月有睡篮,我是抱了嘉容一路。飞机一开始滑行嘉容就睡了,一睡睡了一路,可怜我两条胳膊,现在都还酸得抬不起来。真觉得独自带这般大的孩子回国是自虐。
继续阅读

第一飞

在嘉容还没出生时就已经计划要带他回国过年的,因为怀孕生小孩苦得为娘我第一次时隔一年半没回国,对于每年飞个两三次的我来说老想老想家的。他爸对嘉容说,儿子你可真幸运,你妈妈第一次坐飞机是她12岁的时候,你爸我也是差不多这样的年纪,你才6个月大就要坐大灰机跨欧亚大陆去了。我们准备工作也比较充分,去药房买了些婴儿用药带回国,让我想起上回和momo她们聚会的时候,momo和gigi说不用担心的,就算宝宝生病了只要不带去医院就没事。这对国内的医疗是有多讽刺啊。一个大行李箱装得全是嘉容吃的用的,另一个行李箱我和老公合用。在去机场的RER上巧遇法国小妞E,在短短3天里第2次在同个车站同节车厢里遇上她,真是出门遇贵人,本来我们俩带着两个大行李箱还推着宝宝实在是忙不过来,这下好了有人帮忙我们送到去往机场的路上。

去机场路上 继续阅读

Tokyo Love 第三回-Imperial Palace

        东京旅行正式开始,一大早我顶着熊猫眼很不情愿地起床,整晚的地震遐想把我折磨得非人样。酒店大堂里有咖啡无限供应,我们前一晚在便利商店里买些吃的,拿到楼下配着咖啡,先把早餐解决了。酒店里还有很多东京地图等一堆旅游信息资料提供,我们各拿一份便出发了。在东京的那几天天气挺热的,主要是很闷,湿答答黏糊糊的感觉。即便没出太阳也还是闷,我俩行头一看就是游客,不像其他人着个正装。特佩服他们,那么热个的天还穿西装打领带,竟然还不怎么出汗。我是还好,老公他是水缸里抓上来似的。

东京地铁也有像巴黎一样的天票出售,但是由于由多家公司经营,所以我们事先研究好了路线,这一天所去的地方全都在主要营运商Tokyo Metro线路上,所以只需要买它家地铁天票就可以了,710日元一张。
继续阅读

Tokyo Love 第二回-第一晚

6月27日入住酒店后,我们快速清理了一下自己就出门觅食了。刚好是星期天,好些餐馆都关门的说。酒店的人告诉我们前面不远处有家回转寿司周日营业的,一想到新鲜生鱼片,我俩就更饿了,直奔目标。

出去吃饭我也挂着大相机去,这机身加这机头,旅行途中都能把我给累个半死。

继续阅读